网文主流化的二十年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话娱”(ID:huayufunds)作者/喵喵酱   责编/如谦 ,36氪经授权发布。

一切都在变化,没有东西会消失。——奥维德《变形记》

上海网络作家协会第一任会长陈村在祝贺“中国网络文学专藏库”时,如此写道:“网络文学如闲云野鹤,风起云蒸,但转瞬灭失,只剩传说。上海图书馆出手,开拓入库品类,为网文留下快照,功德无量。”

2019年8月28日,阅文集团与上海图书馆达成网络文学专藏战略合作并举办签约暨入藏仪式,宣布设立“中国网络文学专藏库”。多位业界名家出席活动,共同见证了全国首个网络文学专藏库的诞生。

“进入上图,就是进入历史。”

从初创到显学, 网络文学的20年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在传统文学式微的当下,网络文学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和不容置疑的姿态,成为新时代的焦点。

这一代年轻人或许都还记得,鲜网、龙马、榕树下、起点中文网、湘潇书院等网络文学网站。

时间要追溯到1997年,在那个尚且处于全民办网的时代,由网易等公司提供免费空间,网友自发开办自己的个人网站。

1998年3月,“文学城”问世,页面浏览人数在一月之内超过100万人次,邮件订阅人数达到一万人次;1998年7月10日,“书路”正式创办,之后发展成为日访问量过万的大型文学网站。邮件订阅人次在开通三个月内达到5000人次。

1998年3月22日,痞子蔡的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开始在论坛上连载,风靡一时,掀起了网络文学的第一波浪潮。这部小说讲述了主角痞子蔡因一篇Plan邂逅女孩轻舞飞扬,而发展成为知心好友,最后,女主角却因疾病离开人世的故事。《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网上的风靡,除了使其成为新的流行符号外,也让网络文学成为一个新的商机。

这本言情小说被认为是网络文学的第一部标志性作品,1998年也被普遍意义上看成是网络文学发轫之年。在之后的21年里,网络文学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巨浪,开始了它所向披靡的征途。

在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之后,大部分免费空间因此消失。大部分的个人网站关闭,而西陆的bbs成为网络文学的新中心,让读者们有了更多的阅读自主性;2000年,鲜网成立,是当时华人界最早最大的文学网站;2001年,龙的天空原创联盟网站成立;2002年,起点中文网成立;2003年,晋江文学城成立……随着这些网站的发展,网络原创文学逐渐从萌芽走向兴盛。

一个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时代拉开帷幕。

路金波、俞白眉、宁财神、沧月、南派三叔、当年明月、江南、今何在、天下霸唱、天籁纸鸢、安妮宝贝……这一大批至今仍耳熟能详的作者,正是当年网络文学的领军人物。近年来《悟空传》、《盗墓笔记》、《鬼吹灯》、《九州》系列等一大批热播影视剧也正是脱胎于当年网络文学全盛时期所产出的作品。

2000年,今何在的《悟空传》以颠覆《西游记》的宿命论调,建构起新的西游世界,一时间引发了“西游热”;2001年,遥控、潘海天、今何在、水泡、江南、斩鞍、多事等作家在清韵论坛上的一拍即合,“九州”奇幻世界就此诞生;随后,随着文学网站的兴起,重生、穿越、仙侠、玄幻、盗墓、同人、耽美……各种小说的元素和类型都曾火爆一时,以碎片化的形式折射出当时的潮流。

虽然众口难调,但网络文学正是以其多元化的类型、大规模的产出量、天马行空的想象年力,涵盖了精英和通俗,颠覆了雅俗界限,包罗万象,从被质疑和抨击,成为一种新世纪的新型文化。

2015年,IP热兴起,网文市场迎来新的红利期。

2019年,以《将夜》、《大国重工》、《明月度关山》、《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为代表的一批网络文学进入上海图书馆,被誉为“进入历史”。

网文生意经, 谁促成了网文产业化

有人认为,网络文学是大众文学的“文艺复兴”;也有人认为,网络文学是对传统文学的颠覆和挑战。

但无论是肯定还是质疑,网络文学从初露锋芒、野蛮生长的初创时期,到逐渐规范化、规模化的这些年里,网络文学逐渐成为了大众向的文学形式,形成了新的文化产业。

网络文学的发展,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截至2017年12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78亿,占总体网民的48.9%,600万余网络文学耕耘者,每天新诞生1.5亿字;2019年,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4.7亿,预计到了2010年,用户规模将达到5.1亿。

网络文学之所以能够引领风骚、占据网民碎片化事件,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其通俗化和大众性。归根到底,互联网只是网络文学的载体,网络文学和传统图书并非二元对立,而是在发展中不断相互渗透影响、相辅相成。传统文学可以通过电子化成为网络阅读,网络作者也可以突破网络的维度,走向传统文学领域,并且对传统文学造成一定影响。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网络文学深刻改变了文学的形式,打破了书写的垄断,使无门槛、零成本创作成为现实。互联网的深度普及,也培育了一大批拥有碎片时间的网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兴起,更是给予了网络文学蓬勃发展的肥沃土壤。

随着网络文学市场的不断扩大,资本入局开始抢占文化市场,网文成为一座新金矿。

腾讯出手布局,与原盛大文学整合成立了阅文集团,旗下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等一众网文阅读品牌,以及起点读书APP和QQ阅读等APP;阿里巴巴也于2015年推出阿里文学,布局阿里大文娱,“签约阿里文学就是签约阿里大文娱生态。阿里文学选择的是一条具备战略纵深的生态型的打法”;百度也不甘示弱,2014年百度文学上线,整合百度系资源,试图以IP为核心打造全产业链。

而由于《花千骨》等一大批IP剧的大获成功,大批影视公司、游戏公司、演艺公司,甚至主题公园都开始疯狂抢购IP,IP热兴起。热门IP遭到哄抢,在最热门的时期,一部热门网络小说卖出千万版权似乎成为常态,传统影视市场“变天”,在泛娱乐行业中,“IP”成为一个无法规避的热词,一个“互联网+”的影视蓝海似乎正在来临。而网络文学也得以从二次元走向三次元,走向主流化。

版权问题向来是网络文学产业的沉疴。对此,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重拳打击盗版、为网络文学保驾护航,同时还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网络文学发展的政策举措,使生于混沌的网络文学逐渐上升为文化发展的国家战略和核心价值观建设的重要阵地。

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驱动下,网络文学蓬勃发展。

根据《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行业规模方面,2018年重点网络文学总体营业收入342亿元,其中网络文学主营业务收入达159.3亿元,同比增长23.3%,保持稳步增长。

另外,2018年,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到2442万部,较2017年新增795万部,同比增长48.3%。其中,2018年新增签约作品24万部,目前签约作品已达129.1万部。

野蛮生长后, 网络文学的机遇和挑战

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在批判网络文学,认为其为不入流之作,难登大雅之堂。的确,网络文学作为大众文化,本身就是以多元类型化取胜,无方向、无深度,只是以追求普遍的愉悦和快感为主要目的的游戏文化。

但无可否认的是,任何作品在成为一门生意后,难免都会掺杂着泥沙俱下的算计和图谋。从目前的网文市场来看,虽然一直呼唤着精品化与现实主义,但更明显的特质却是趋利性,以套路化生产来追求高利润。

追求高速度、高产量,对爆款和流行的复制导致的内容同质化,以及质量下滑,都是网络文学在内容上潜伏的危机。不同于在网络小说创作全盛时期,各路大神大显神通,创作的作品包罗万象、摧枯拉朽,一路高歌猛进的网络文学行业到了现在也不免疲态尽显。

(cr:晋江月榜排名前10)

在网文本身质量下滑的同时,互动和传播模式的更新改变、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兴起、手游、VR等新型交互产品逐渐占领市场,这些新型娱乐产品对“碎片化时间”更加极致的利用,也对网络文学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另一方面,政府的管制也是一把双刃剑。今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了咪咕阅读、天翼阅读、网易文学、红袖添香网、起点中文网、追书神器、爱奇艺文学等12家企业,对近期发现的网络文学内容低俗问题,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整改。而官方对影视的管控,也对当前以出售影视版权为重要盈利模式的网络文学,造成了威胁和打击。

从小众的论坛文学,到创造了辉煌的网文产业,再到进入图书馆,网文走过的这21年,依然只是探索的开始。网文的主流化意味着所需要负担的社会责任也随之加重,无论是促进网文类型多元化和内容精品化,还是推动网络文学行业的良性发展,在机遇和危机之下,所有从业者都应有所思考。

头图来自pexels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