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的最高境界是老师,企业的最高境界是学校

语言: CN / TW / HK

这是“老许一小时”的第 3 篇文章

/ 许维

昨天,大半个中国互联网圈都被阿里巴巴 20 周年庆刷屏了。

有些事情巧合的有点诡异。 910 日是教师节,也是马云老师的生日,他大学读的是杭州师范,退休以后,马老师说他要去做教育。 马云和教育,有着宿命般的联系。

最近有篇文章叫《阿里巴巴的产品到底是什么》,当中提到一个我特别认同的观点: 阿里真正的产品或者最重要的产品是“人”。 这也是我作为曾经的阿里人、现任的阿里家属最切身的一个感受。

阿里这家公司与其说是一个商业公司,不如说是一个职业学校,他通过工作来让员工“实习”,阿里要的不是短期业绩,他要的是人。 人在了,什么都会有。

做了这么多年的媒体、投资,自己也创过几年业,越发意识到一个公司的基因,就是创始人本身的基因。 阿里巴巴超强的人力资源能力,实际上就是马老师教育基因的外化。 自始至终,他都在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 教育。

阿里巴巴的幸运在于,“教育”这个基因是所有基因当中最强有力的一个,它是“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相比而言,技术基因、产品基因、营销基因这些,都属于“万物”范畴,距离“道”差着一个境界。

教育这个基因为何能处在鄙视链的最顶端? 因为它是驾驭人心的能力。 事在人为,人是事的前提。 人是主要矛盾,事是次要矛盾。 马云直接去抓住了主要矛盾,这个矛盾只要一解决,次要矛盾自然迎刃而解。

在近期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里,最吸引我的是大反派龙波。他 干的事情十恶不赦,随时都有送命的可能,为啥那些人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干? 因为他懂人性,他能驾驭人心。 反观圣人,大权在握,但无论太子还是林相,对他是恐惧、不是追随,在这一点上,他比龙波失败。

马云最擅长的就是让一群平凡的人做出非凡的事。 早年的十八罗汉团队阵容如果写到 BP 里,未必能在 2019 年的一级市场成功拿到融资。 创始人杭师大毕业的,这什么学校啊? 没听过啊, 算了算了,团队不行, pass

如何让平凡的人变得不平凡? 要靠教育,非阿里系的人喜欢称之为洗脑。 新员工入职要参加“百阿”培训,要领一厚摞的书,起花名、学习阿里土话。 做到一定级别了,可以接受组织部培训,最高级的可以进马老师亲自授课的“风清扬班”。 不是阿里的? 也没关系,湖畔大学欢迎你来报名。

阿里的内训,不是 OKR ,而是 KPI 每一个级别的管理者,都必须给自己准备一个备胎,任何时候组织要让你换岗,备胎必须第二天就能顶上,否则你就是失职,你也没有晋升的可能。

有型的培训是教育,借事修人也是教育。 最有名的案例就是来往和钉钉,从业务层面看,来往是完败的,但阿里人不单纯从业务层面看,他们会从人力资源层面去看,来往为钉钉储备了一支历练过的团队,这是来往的价值。

很多创业公司都会挖阿里的人、学阿里的制度,这很好,也是阿里对整个中国商业的贡献。 但阿里最难学的不是这些,而是它的文化。

2010 年,我从上海来到杭州,加入了阿里。 之前是一个叫做吴敏之的阿里人在中欧商学院的一次分享,让我第一次接触到了阿里文化。

我自认为是一个很理性、很难被洗脑的人,但那一次从吴敏之的身上,我看到了“相信”的力量。 她没有从逻辑层面去论证什么,她就是简单的相信。 那就是阿里的文化,那种相信是有力量的。

加入阿里以后最大的变化是,我不怕犯错了。 之前在国企工作每天唯命是从、唯唯诺诺,老同志苦口婆心的告诉你该怎么站队、要怎么明哲保身、怎么隐忍。 到了阿里以后,你有一个什么想法,跟领导一说,他真的就让你去做了。 做好了他表扬你,做不好他也不骂你, 那种感觉可以说是相当好的。 于是我后来越发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啥都敢干。

此处要特别感谢一下我的老上司黄磊,他是一个好领导、好搭档,在他身上也有马老师的影子。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伯乐并不是去寻找千里马,他是把一匹平凡的马调教成千里马。

从这个意义上讲,领导者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成为一名老师,而企业的最高境界,是把自己变成一所学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