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阅科技成股东提款机?高管+员工+机构减持套现6亿

语言: CN / TW / HK

每一个上市公司就像人心一样,在面对重大利益选择关口的时候都会人心思动,有的选择减持套现、有的选择资本运作套利、也有的铤而走险,游离在法律法规的边缘……

对于掌阅科技来说,股东和高管们面临利益抉择的时候,很果断地套现,而且是解禁即套现的那种,不知道是对公司发展的前景不看好,想尽早套现走人;还是确实资金紧张,有难言之隐。

总之掌阅科技呈现出了一副典型的股东抛售路线图,先是高管减持套现、然后是持股平台的核心员工减持套现,再接着就是持股5%以上的重要股东减持套现,这个公司所有的关键人都在用最实在的投票宣告自己的看法。

经营性现金流同比降40%,盈利质量在恶化

从2018年年报数据上看,掌阅科技这一年过得还不错。

根据年报资料显示,2018年掌阅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9.03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16.67亿元增长14.16%;实现净利润1.36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1.243亿元,增长9.7%。

但是仔细分析财报会发现,掌阅科技的这些财务数据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主营业务疲软和盈利质量下降两方面。

就主营业务疲软而言,其数字阅读业务在2018年收入16.56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12.05亿元仅增长5.61%,是数字阅读、硬件产品和版权产品三大板块中增速最低的业务板块。

并且还出现了毛利率下滑的现象。数字阅读业务2018年的毛利率为27.21%,相比于2017年的数据减少了3%。

盈利质量方面主要变现的就是经营现金流开始大幅度下滑。年报资料显示2018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3亿元,相比较于2017年的2.28亿元减少了近40%。

在影响经营性现金流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和存货的三个指标上相比于2017年全面恶化,用比较通俗的话说是2018年花的钱比较多、赊销比较多,导致经营性现金流受到挤压。

花钱比较多可以理解为预付账款增多和存货的增加。年报资料显示掌阅科技2018年的预付账款为5502.1万元,相比于2017年的2949.74万元增长接近100%,公司解释称是由于预付版权款增加所致。

而2018年的存货为4813.19万元,相比于2017年的2031.75万元增长超过100%,公司解释称是由于硬件产品销售增长及年末备货增加所致。

赊销比较多可以理解为应收账款的激增。2018年的应收账款为2.23亿元元,相比于2017年的1.58亿元元增长接近41.14%,远远超过营业收入14.16%的增长率。

值得一提的是,应收账款随着账期的拉长极有可能演化成坏账,遭受无法回收的风险。在2018年掌阅科技就因为应收账款而计提455.29万元的坏账准备。

高管和核心员工齐减持,套现约2亿元

掌阅科技是在2017年成功IPO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半次新股,因此面临着一个严重的股权风险:股票陆续解禁、股东套现走人。掌阅科技相比于其他类似的公司,吃相比较难看的是重要股东的股票刚过解禁期,就毫无犹豫开始减持。

第一个减持的是公司副总裁王良减持700万股。从2018年12月14开始至2018年18日,王良分两批,分别以18.30 元/股、17.34 元/股各减持350万股,合计减持700万股,共套现资金约为1.25亿元。

接盘王良股份的是掌阅科技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如果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能说是王良套现,而不能说是抛售,但是员工持股计划的持有性是不确定的。因为在2018年掌阅科技的上市前的持股平台天津爱瑞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减持了,只不过因为天津爱瑞德持股比例仅为3.95%,减持的时候不需要公告。

掌阅科技的IPO资料显示,2015年 9 月,刘伟平作为普通合伙人联合其他 35 位有限合伙人共同设立天津爱瑞德,作为员工持股的激励平台于2015年10月份完成入股的工商变更。

在IPO的招股书中,天津爱瑞德承诺入股36个月内不会减持掌阅科技的股份,没想到刚刚过了3年的承诺时间就迫不及待地减持399.06万股,减持完成后天津爱瑞德所持掌阅科技的股份也从3.95%下降为2.95%。

如果按照掌阅科技2018年末尾的20元/股股价价计算,减持399.06万股大约可以套现近8000万元,这意味着高管+核心员工套现约2亿元。

解禁即套现,重要股东国金天吉拟减持2406万股

有的股东没有在2018年减持成功,但是刚拖到2019年解禁期也毫不犹豫的减持,比如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持股8.98%(3600万股)的机构股东深圳国金天吉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

2019年1月29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国金天吉计划自公告之日起 15 个交易日后的 6 个月内, 拟减持股份数量不超过 2406 万股(若此期间公司有送股、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等股份变动事项,应对该数量进行相应调整),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 6%。

按照这份公告的时间和股价计算,国金天吉的减持均价应该在20元/股附近,这意味着国金天吉一次性就套现4亿元。

这份拟减持公告设计的精巧性非常引人注目。一是这批股份刚刚才于1月21日解禁,不到10天就发了拟减持公告;二是一次性减持约6%的股份,顺利减持完成国金天吉的持股比例就降为2.98%,低于5%的红线,日后再减持就不需要再公告,就意味着可以悄悄完成。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国金天吉背后最大的股东掌趣科技,持股比例为74.25%。这是一家在A股市场广受争议的游戏公司,不仅仅业绩变脸,2018年巨亏31亿元,而且大股东、创始人姚文彬自上市之后一路减持套现,业内声誉狼藉。

值得一提的A股“亏损王”天神娱乐的创始人和前董事长朱晔亦曾是国金天吉的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12.38%,在2018年5月份将其股份悉数转让给共青城睿信顺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

跟随国金天吉同一批解禁的还有奥飞娱乐,这也是一家在2018年陷入争议的公司。因为2015年左右疯狂买买买,高企的商誉在2018年集中爆发导致2018年巨亏16.13亿元。因为奥飞娱乐仅持有不到5%的比例,所以不需要公告减持与否。

国金天吉的解禁即减持让市场对于掌阅科技变得敏感起来,而最担忧的则是大股东张凌云和成湘钧的解禁压力,这成为盘横在掌阅科技上空最大的利空,外界担心2020年到期的两人共计2.37亿股,合计市值约57.24亿元。

这成为悬在掌阅科技头上的达摩克斯之剑。【责任编辑/李小可】

(原标题:掌阅科技成股东提款机?高管+员工+机构减持套现6亿)

来源:新浪财经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