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化多年、创新不够?收购BIGO能否成为欢聚时代新的突破点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本文转自猎云网,作者尹子璇,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3月5日,直播社交平台公司欢聚时代宣布完成对海外视频社交平台 BIGO(BIGO Technology Pte. Ltd.)的全资收购,交易总金额约为14.5亿美元,其中包括3.43亿美元现金以及相应的欢聚时代股份。在本次交易前,欢聚时代持有约31.7%的BIGO股份。在本次交易中,欢聚时代收购BIGO余下的约68.3%的股份,其中也包括欢聚时代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李学凌先生持有的BIGO股份。BIGO的机构投放方包括平安海外控股、BAI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晨兴资本、高榕资本、亦联资本等风险投资机构。

据介绍,BIGO总部位于新加坡,旗下拥有直播平台BIGO Live、短视频社交平台LIKE,以及其他多款移动互联网产品。BIGO为全球年轻一代用户创造了基于视频社交的在线社区,已经在东南亚、南亚、中东、美洲等市场占据优势地位。

而值得一提的是,BIGO并非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海外视频社交平台,而被认为是专为欢聚时代出海设计的。而在去年6月,欢聚时代以2.72亿美元认购BIGO的D轮优先股,在D融资完成后,欢聚时代成为其最大股东,在此之前,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也同为BIGO CEO。

那么,此次收购背后,BIGO是一个怎么样的平台?欢聚时代正在散发哪些讯息?未来的直播、短视频将呈何发展态势?猎云网试图进一步挖掘。

1、BIGO:

李学凌说,“BIGO”取自“Before I Get Old”,意思是希望在自己变老之前,能够做一个新的、有趣、有价值的国际化产品。

作为一款内部创业的产品,BIGO仅仅成立了4年4个月,此次被收购后,BIGO市值已破百亿。

2014年11月,李学凌将原YY移动新产品部独立出来,在新加坡成立Bigo Technology Pte.Ltd.,在国内成立广州市百果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BIGO),在当年7月上线的微会后来分拆注入BIGO。

BIGO从零开始进军海外直播与短视频业务,诞生了BIGO Live,LIKE两款旗舰产品及包括Hello语音在内的多款互联网产品。

在2018年参加纪源资本“GGV996”播客节目时,李学凌透露了当初创立BIGO的想法:“我们当初成立BIGO是因为我们想要提供免费的国际电话服务,但是这个服务让我们遭到了严重的亏损。”

在烧完5000万后,BIGO团队意识到了模式的问题,于是关闭了免费国际电话业务,并将BIGO的核心业务变成了海外直播业务,而这正是欢聚时代 Live的形态,可以称之为欢聚时代的海外版。

2016年,BIGO推出了首个名为BIGO Live的服务,BIGO Live是一个视频直播平台,其工作原理与欢聚时代 Live非常相似,甚至最受欢迎的内容和类别也与欢聚时代类似,包括唱歌、聊天、脱口秀等等。

根据腾讯科技的整理,提供相当本地化的服务是BIGO Live与大多数竞争对手的区别。例如BIGO曾针对印度的排灯节推出名为BIGO Ludo的服务,而这项服务帮助BIGO在当年11月达到了印度市场上与其同行相比的最高流量。

截至2018年11月,作为BIGO的社交网络核心平台,BIGO Live已经拥有2.25亿注册用户。

在2017年8月,BIGO推出了另一主营业务——视频编辑工具Like,据报道,这款应用在10个月内就达到了5000万用户,其中约64%的用户来自印度,还曾登上美国俄罗斯等地的应用榜首,并且该应用已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

在出海之路上,BIGO这两款产品都有着不错的表现,截止到去年年底,BIGO Live和短视频业务 Like共收获约6900万的月活用户。根据2月底第三方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报告,2019年1月,中国视频及直播类应用在海外App Store及GooglePlay收入排名中,BIGO Live居第一位,BIGO旗下的LIKE短视频排名第八;在下载量排名中,LIKE短视频仅次于抖音,排名第二,BIGO Live排名第七。

而收入方面,公司2017年10月正式盈利,当年总营收高达3亿美元。

(图片来源:SensonTower)

2、BIGO与欢聚时代

为什么要独立做BIGO?

在去年的采访中,李学凌表示:“我们在这个项目(BIGO)上烧钱之前,我们就已经意识到这个服务太依赖资金。于是我们将其剥离出来,接受外部投资人的资金,试着给这个业务重新注入资金。”

当时,BIGO刚拿到了欢聚时代领投的2.7亿美元D轮融资,可李学凌却认为:“欢聚时代已经没有收购BIGO的能力了。”

那为什么如今欢聚时代要收购BIGO呢?

在一篇新浪科技的文章中我们看到了欢聚时代员工对落地BIGO的看法:“欢聚时代的老牌业务已经运营多年都已经有高管在负责,李学凌是很想再把自己的想法落地实现吧。”但在更大的意义上,李学凌也急需为这家公司寻找到新的增长点。

事实上,2018年的欢聚时代,正在向外界展现自己的野心:专注全球化和人工智能。

一方面,欢聚时代正在积极转向一家人工智能企业,在内部管理与组织向技术研发型公司转化。欢聚时代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也招聘了大量相关的管理人才。

另一方面,在抖音、快手、虎牙纷纷出海的同时,欢聚时代也开始实施自己的全球化战略。欢聚时代的小游戏平台Hago在印尼和越南一直高居社交类APP榜首,自2018年下半年正式推出以来,Hago已经在世界上33个国家和地区上线,并在全球具有2090万的月度活跃用户。Hago在第四季度在其主要市场(如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APPStore和Google Play上成为排行榜上最受欢迎的app。而李学凌亲手操刀BIGO也可看出其全球化的决心。

而在BIGO的发展中,BIGO与欢聚时代这两条新战略的契合度已经越来越高。

在出海领域,BIGO Live和LIKE是分别从收入和用户两个层面带动欢聚时代的海外战略发展:“BIGOLive在持续巩固其在中国以外市场的泛娱乐直播服务领导地位的同时,LIKE也在短视频市场实现用户快速增长和用户观看时长持续提升。”

在人工智能方面,欢聚时代未来在人工智能方面主要包括四个方向:内容理解智能化、内容推荐能力、产品自动化测试及公司数字化管理。

李学凌曾这样表示:“大家无法通过外部财务数据了解到的是,2018年欢聚时代发生的最深刻的改变是,公司整体的内部管理和协调机制都向着一个技术研发型公司继续转换,欢聚时代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也招聘了大量相关的管理人才。”

而BIGO的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BIGO目前旗下已有100名人工智能专家和工程师,还曾宣布,将在未来三年时间内对印度市场投资1亿美元,并将招募大约200个人工智能开发人员和工程师。

一方面,欢聚时代也对于BIGO通过技术的运用反哺国内市场寄与了高期待,正如他们评价Like的那样:“Like在海外市场积蓄的短视频能力也一定会应用到国内市场中来,短视频积累的内容管理能力、数据应用能力还有算法推进能力,会在国外市场的扩张中得到很好的训练。所有这些能力的积累,会让我们在返回国内短视频市场时,有更高的起点。”另一方面,欢聚时代希望通过收购BIGO打通未来的技术平台和数据平台都打通的原因,实现内部技术研发平台和数据管理平台的统一,促进公司数字化管理。

3、欢聚时代的未来

欢聚时代已经创办十年以上的时间,语音、直播这些内容形式很大程度上都是他们所定义的,在2012年登陆纳斯达克的时候,欢聚时代一枝独秀。

但是这几年,直播形式已经越来越普遍,也不乏映客、陌陌这样的公司,欢聚时代直播在转型移动端的时候受到了的冲击。虽然欢聚时代游戏更名的虎牙直播成功上市,且市值超过了欢聚时代,但欢聚时代押注的秀场直播ME直播却沉寂。

而在随后布局短视频时,欢聚时代也慢了一步。在2017年底到2018年交替之际,BAT等大公司先后落地无数短视频产品。2017年8月,欢聚时代曾推出类似于快手的“补刀小视频”,突出搞笑和社区评论氛围,却一直没有发展起来,而落地海外的LIKE却成为了海外的短视频头部企业。

除此以外,当了9个月CEO的陈洲在2017年5月宣布离去,而李学凌再度归来,这让欢聚时代遭受了不少的非议。

然而,欢聚时代的模式对于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是有极大意义的。无论是早期的移动直播还是如今的虎牙、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我们都能从模式上看到欢聚时代的影子。

可惜,欢聚时代的步伐一直走得比较慢,且体系庞杂。据猎云网了解,陌陌估值72.68亿美元,虎牙市值61.06亿美元。而欢聚时代发布财报以及宣布并购事宜之后,公司股价一直在上涨,截至发稿前已达到51.71亿美元。

这背后则是因为这家公司核心业务发展多年、运营模式稍显固态化。李学凌最初在2005年创立的多玩游戏网还是一家游戏资讯公司,3年后,YY语音正式上线,再3年,YY教育频道上线。网络直播、游戏(多玩游戏资讯平台、游戏运营平台)、娱乐、教育是其主要业务体系。过去两年,欢聚时代并未让外界感受到它的创新,唯一押对的是虎牙直播。

对于欢聚时代来说,其面临的压力确实不小,需要新的突破点。而如今,BIGO的成功和欢聚时代的新战略展现了其打破这一僵局的决心。

而从全资并购BIGO开始,欢聚时代的战略或许就已经走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按李学凌的话说,未来,公司会把更多的投资和资产重新吸收回到欢聚时代体内,把更多的资产整合到一起,统一指挥和管理,发挥更高的资源效率和更大的规模优势。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