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存的故事——Rambus之战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金捷幡(ID:jin-jiefan) ,作者:金捷幡,封面:

2000年初,英特尔宣布新一代奔腾4将启用Rambus RDRAM,来和当时势头强劲的威盛PC133和DDR竞争。Rambus (RMBS) 的股价从不到20美元一下子窜升到75美元。

当年53岁的Rambus员工Fred Abramson手握大概5万股成本只有1美元~2美元的期权,到了6月份,Rambus股票涨到100美元的时候,Fred选择了行权并浮赢约500万美元。

当年的500万美元是一笔巨款,Fred随即从公司退休了。然而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选择了继续持股而不是卖出,这导致他一年半后自杀身亡。

Fred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电子计算机硕士和数学博士,后来还在斯坦福任教。世界上比他聪明的人,估计也数不出很多。

究竟发生了什么从而导致这个悲剧呢?

一、PC133

《内存的故事》里提到,1999年是内存行业发生巨变的一年,Wintel联盟在这一年里都过得很糟。

微软正在反垄断官司中挣扎,面临被肢解,英特尔则面临来自威盛 (VIA) 和AMD的强劲挑战。1999年借英特尔陷入180nm制程泥潭,AMD推出速龙 (Athlon) 一举反超。而同年威盛收购了Cyrix以后,不光在芯片组领域攻城略地,CPU也走上正轨。

更糟糕的是,内存标准的话语权也被威盛夺走了。英特尔选择固守PC100,而威盛因内存厂商大量可以超频到133Mhz的SDRAM,而顺势推出PC133标准。

我现在还记得,那时批量采购内存时,英飞凌已经可以提供全部133Mhz的DRAM,而Hynix也可以提供超过7成的133Mhz。

双倍频率的DDR200和DDR266业界标准也呼之欲出。英特尔在沮丧之中,匆忙和Rambus结盟,试图在速度上逆转翻盘。

二、RDRAM

那个时代的电脑主板,除CPU外有两个主芯片,北桥芯片负责CPU和内存以及显卡通信,南桥负责硬盘光盘等外设通信,合称“芯片组”。

北桥也叫Memory Controler Hub (内存控制器) ,当年有威盛、SiS、Ali甚至Nvidia和Micron等一干厂商提供,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决定使用何种内存。而北桥芯片后来由于AMD和Intel把内存控制器和显卡集成到CPU里而消亡。

为了击败上述厂商,英特尔决定独家采用Rambus技术的RDRAM,并给出了PC800的响亮名称。为什么叫800呢?因为它的时钟是400Mhz,上升沿和下降沿都传输数据,所以叫800。

虽然听起来比DDR266的133Mhz时钟快得多,但RDRAM是串行读写数据而且时延很大,实际内存读写效果并不比DDR快多少。

糟糕的是,RDRAM因为频率高制造良率很低,而且产生热量非常大必须要加散热片,这导致它成本非常高。还有一点不合理的是,RDRAM为了整个串行通道完整,必须插满所有内存槽,因此还产生了一种不带内存颗粒的占槽条:C-RIMM。

那时,RDRAM内存条很难买到,Hynix、美光都没量产,英飞凌也只有小量。只有三星和Elpida可以买到,但是这两家当年都不面向中国OEM销售。国内PC厂的采购都骂死了,不仅不好买而且价格比DDR还贵了2倍~3倍。

英特尔自己在零售盒装奔腾4时,都带两根RDRAM内存条,因为实在是很难买到。

2000年,AMD和威盛正好开开心心地推广DDR。AMD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的43.75美元,而威盛股价达到629新台币,成为股王。

三、专利战

英特尔面临困境立刻壮士断腕,对沉没成本毫不心疼。一方面决定放弃Rambus转而支持DDR,另一方面立即和威盛打起专利战。

结局大家看到了,威盛在专利对垒后一蹶不振,今天化身为兆芯扛着民族x86的小旗。

Rambus的股票一年中跌去9成。雄心壮志的Rambus实在不甘心沦为配角,掀起了对内存厂商一轮又一轮的专利战。

内存标准是由美国JEDEC组织制定的,它的成员包括电子业界几乎所有大佬。制定标准的时候,按JEDEC法务指南,成员公司需要公开自己的相关专利,放弃收费或者公平收费。

Rambus于1992年~1996年加入过JEDEC,但是没有公布任何关于自己正在申请的专利可能影响相关标准。1996年6月,因为看到Dell在标准化组织未公开专利遭到FTC惩罚,Rambus退出了JEDEC。此后,Rambus特别针对JEDEC内存标准做了一些专利伏击准备。

2000年起,Rambus起诉了几乎所有内存厂商。三星等公司为了避免陷入泥潭选择迅速和解。2001年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 (FTC) 针对Rambus在JEDEC的行为,裁定Rambus涉嫌欺诈垄断,这使得其它被起诉公司逃过一劫。

但2003年美国联邦上诉法庭又裁决Rambus欺诈不成立,Rambus随即起诉了Hynix、英飞凌和南亚华亚等公司。那时正在DRAM领域冉冉上升的英飞凌最终选择了和解,未来支付给Rambus最高1.5亿美金以获得自由。

2006年FTC又判Rambus收费太贵,重新规定了较低的费率。

有意思的是,Rambus对阵Micron和Nvdia等美国公司时,法官和专利局多半判决对Rambus不利。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两次拒绝受理Rambus案。

专利案并不是标准法律的战争,站在法官的角度,各有各的道理。因此在国际纠纷中,外国公司吃亏肯定是不少见的。

四、结局

Rambus靠着对DDR等内存专利收费一直生存到今天。根据FTC的裁决,估计每颗DDR芯片销售额的0.25%将缴给Rambus作为授权费。因此三星是Rambus的第一大客户,Rambus的营业收入也会受内存价格波动的影响。

Rambus财报截图,主要收入来自授权费(橙)和版权费(蓝),绿色是服务器内存控制器等产品

Rambus的辉煌只是在2000年昙花一现,现在每个季度的营收都不到1亿。

2000年从Rambus退休的Fred是飞行爱好者。他可不是一般的爱好者,他曾获加州自由飞行比赛的冠军。飞行是Fred一生的挚爱,而他的女朋友是一位飞行教官。在Rambus股票暴跌后,他无力支付期权行权时欠下的巨额所得税,只得抵押了他的飞机来赌股票回升。

2001年中,英特尔的决绝使得Rambus股票跌到不到10美元,等于是高点的十分之一。绝望的Fred卖掉了全部股票,但这仍远不够支付他欠国税局的税。破产的他被迫放弃飞行的梦想,他也选择放弃最后的抗争。

2002年1月22日下午,Fred把自己锁在挚爱的苏-26飞机里,往自己头上套上了塑料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金捷幡©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429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虎嗅App猛嗅创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