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滤镜大生意:Snap股价飙升9%,病毒式传播的大杀器

语言: CN / TW / HK

【猎云网(微信号:)】8月14日报道 (编译:Liam)

近日在外媒采访中,一名18岁的佛罗里达女生Ana Casciello向记者表示,她在Snapchat上居然找不到适合她个人风格的滤镜。

Casciello在电脑上比对了Snapchat的免费AR开发工具Lens Studio和Adobe公司的Photoshop软件。此外,她还在Snapchat上制作了一款名为“镜头”的AR滤镜,所有用户都可以使用这款滤镜在照片上添加星星和花朵形状的雀斑。

Casciello是Snapchat官方滤镜制作团队(约100人)的一员,为Snapchat设计各种增强现实镜头。这支团队中的许多成员都通过为耐克和芬达等品牌制作AR镜头以及t恤贩卖,赚得了数万美元。

自去年10月以来,Casciello已经为Snapchat制作了约30个AR镜头,范围涵盖数字对象,以及照片和视频的特效。她的作品已经收割了超过170亿的点击量,而她的平台粉丝量也因此一举超过21.4万。

据悉,Casciello将于今年秋季前往弗吉尼亚理工学院进修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她本人在Etsy(手工艺品交易网站)上以49美元出售过一套滤镜,用户可以下载和编辑该套滤镜,然后在Instagram等平台上使用。自6月份开设网店以来,她已经赚了4000多美元。

Ben Knutson表示,Snapchat上的其他官方滤镜制作者,对滤镜的最低要价为1000美元。Knutson去年辞去了信息技术部门的工作,全职为各品牌制作Snapchat镜头。对于更复杂的滤镜,一些制作者的要价高达3万美元。

这个包含了平面设计师、艺术家、动画设计师,以及Snapchat的忠实粉丝的镜头创作团队,受到了Snapchat母公司Snap的大力支持。Snap帮助创作者们与各大品牌达成协议,虽然Snap并不收取中间费用,不过创作者们必须为Snap设计源源不断的新AR滤镜。在Snap努力吸引更多新用户时,这也有助于保持老用户的参与度。

借助“病毒滤镜”,Snapchat最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Snap首席财务官Derek Andersen在最近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这段时间平台新增的1300万日活跃用户中,估计有700万到900万人就是因为他们新推出的AR滤镜而被吸引过来的。Snapchat有两款热门滤镜:性别切换滤镜和婴儿滤镜。

此外,用户可以使用Snap公司的免费AR开发软件,自己制作AR滤镜和模板(比如为宠物定制太阳镜滤镜等),而且这些基本工具并不要求用户有多么强大的技术知识。

当然,如果你要制作复杂的滤镜,那就需要一定的技巧了,比如编码、3D建模、照片编辑和平面设计方面的知识。不仅如此,你可能还需要借助一些其他的付费软件,比如Photoshop。

对此,创作者Rhonda Greene表示,滤镜制作为很多人开辟了一条全新的职业道路,以前大多数人都是业余爱好者,或者只是觉得它很新奇,可如今它却成为了许多人的工作饭碗。

再来看看Snapchat的竞争对手,脸书旗下的Instagram也在进军AR领域。该公司于周二,开放了测试版程序,所有用户都可以使用Facebook的增强现实平台Spark AR在Instagram上制作和分享他们的AR特效。

创作者Knutson表示,他原本只是想要让自己分享的Snapchat动态更加有趣,毕竟Snapchat上分享的照片和视频24小时后就会自动销毁。

幸运的是他制作的滤镜(比如把用户变成新闻主播)自从被他发布到Reddit平台上以后,就为他积累了大量人气。因此,当Knutson转职成为正式的滤镜创作者之后,诸多品牌方都来光顾他的生意。

此后,他学习了Javascript和3D建模技术,和耐克、红牛和挪威巧克力生产商Freia等品牌进行合作。Knutson表示,因为他所接项目类型的不同,他的月收入在3000美元到1万美元之间不等。

社交AR公司Blnk Digital的创始人兼创意总监Michael Nicoll为音乐行业专门设计了Snapchat滤镜。其中一款滤镜的点击量目前已超570万次,分享量超过20万次。

Nicoll表示,Blnk公司有数十万美元的年收入,若他在滤镜制作方面的技术还有欠缺,他将会聘请其他的官方镜头创作者来帮助他完成后续的新项目。

精品媒体公司Paper triangle(一家官方镜头制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Frank Shi表示,Snapchat的滤镜现在占了该公司一半以上的作品。此外他还表示,Paper Triangles今年的月收入有望在3万至4万美元之间。

但一些创作者表示,他们希望通过在这个平台上的工作获得更多的收入,而不仅仅是赞助形式的交易。例如,他们希望可以在YouTube上,直接从视频里的广告中牟利。

另一方面,Snap的公司业绩也有不小的问题,虽然他们在今年有所改善,最近一个季度新增每日用户1300万人次,但他们在2018年的表现并不好。去年,Snap因重新设计Snapchat应用程序而饱受争议,不仅导致日活跃用户数量首次下降,在应对着劲敌Instagram带来的竞争的同时,还面临着公司高管出走。

创作者Nicoll表示,他很关注Snapchat的业务发展。他认为,作为公司老板肯定是疲于处理,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公司本身,因为无论如何,客户的需求就是最大的动力。

尽管Snapchat的业务最近出现了波动,但Knutson表示,他愿意为其孤注一掷。

在他看来,Snapchat一直在进步,未来可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