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我们就和曹德旺聊过美国工厂

语言: CN / TW / HK

作为中国第一代的民营企业家,曹德旺是有魄力的,但也是通达的,甚至是狡黠的,在他身上,有福建沿海地区人特有的哥伦布式的野望,也有中国商人特有的圆融和智慧。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芳洁

编辑 |马吉英

头图摄影 |邓攀

在我采访过的企业家里,曹德旺大概是最有“网红体质”的一位,正如2017年第22期《中国企业家》发表的封面文章,初稿标题就叫作《“网红”曹德旺》。那年,他就彻底红过一次了。

你需要了解的背景是,当年,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纷纷推出了制造业复兴计划,一种危机感在中国蔓延。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是伴随着欧美发达国家制造业转移发生的。当老牌制造业强国杀个回马枪时,中国真的具备竞争实力吗?

而在此不久之前,福耀玻璃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投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曹德旺通过自己的投资经验,对比了中美两国的情况,提示中国投资环境正在丧失比较优势,企业承担的资源要素成本都较美国高。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一些人眼里,这个七旬老人仿若“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冒天下之大不韪,讲了真话。在另一些人眼里,看到福耀近几年来完成数笔海外投资,直接向曹德旺发出质疑——你莫不是要跑路了?

大洋彼岸也不消停,2017年,福耀玻璃美国工厂和当地工会之间发生了一些小摩擦,但却被当地媒体夸张成了大规模的游行和抵制。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曹德旺曾接受《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详述福耀玻璃建设美国工厂的初心,在那里遭遇到的不同投资环境,以及处理和应对的方法。

令我没想到的是,2019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会拍一部纪录片,以旁观者的视角,讲述曹德旺的美国工厂故事。

曹德旺又红了。红到让我们再次对他充满好奇,于是又从资料夹里翻出了上一次专访的笔记。那种感觉再次扑面而来,作为中国第一代的民营企业家,曹德旺是有魄力的,但也是通达的,甚至是狡黠的,在他身上,有福建沿海地区人特有的哥伦布式的野望,也有中国商人特有的圆融和智慧。

所以,《中国企业家》将2017年10月的那次采访对话整理出来,以飨读者。让我们听听曹德旺是如何讲他的美国工厂故事。

摄影:邓攀

CE: 为什么想到要去美国建厂?

曹德旺: 2010年,跟美国通用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时,我们就答应它,从2017年1月1日开始,它的订单在美国供货。因为我们从2010年以后,就是美国通用全球最大的供应商了。人家也是讲道理的,说你的货从中国运来我没意见,但如果码头工人罢工(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或者海啸地震、双边政府有什么矛盾,我怎么办?我就不要生产了,今年就完蛋了。就是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跟着人家进到美国来。

CE: 您谈到了工人罢工,这种情况在欧美国家非常常见,工会在背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一点与中国有很大不同,您在做投资时,有没有对这种冲突有预期呢?

曹德旺: 当然有预期,这就像你去东南亚的热带雨林,那边有鳄鱼会吃人,但是当地人也能和它和平相处。所以只要你去了解它的习性和规律,创造条件去适应它的规律就行了。你到那边做生意,肯定要去适应的,总不能告诉美国,我来投资,把工会给取消了吧?根本不可能的。

CE: 是什么时候,您第一次意识到工会在美国是个很重要的组织,而且这个工会跟中国的不太一样呢?

曹德旺: 那是在2005年了,我们那时候考虑收购底特律的伟世通玻璃。进到工厂参观的时候,跟他们的管理层见面,我记得是一张长条桌,我坐在那边(桌首),一边坐的管理层,一边坐着的是工会的人,你是生产部,他是工会生产部的代表,你是财务部,他是工会财务部的代表,一个一个,对等的。我跟他们开了一下午会,就觉得这个(项目)不能做了,怎么做啊?!这个浪费多大,工资那么高。

CE: 但是后来还是去美国建厂了,也还是和美国工会打交道了。

曹德旺: 2014年,我们买了美国PPG公司旗下的芒山工厂,在那之前呢,芒山工厂的工会,跟PPG打了五年官司,因为2008年1月份,芒山工厂决定给工人加工资,小时工加2美元。但是5月份,金融危机来了,工厂没钱了,就不想加了。

官司五年都没有输赢。法院每次判,每次都有人起诉,PPG就弄烦了,要把工厂卖给我,还开了个条件,说你可以把工会解散了,他负责赔,不要工会,合同可以这样签。

后来我想人家在这里几十年了,你把这个工会解散了,不是得罪这几个美国人,而是得罪整个美国。后来,我单独和工会接触,他们还不让我接触,说要等正式交接的时候。那一天,全厂工人都在那边,我跟PPG玻璃部的总裁也在那里。我就讲(指着PPG方代表),我从他手里买了这个工厂,他是老板,我跟他签了合同要解散工会,他负责赔偿。你们知道他有钱,要赔多少,大胆的开口,我不负责任何赔偿。但是我买这个工厂,不是要把他拆了,我要把它建起来,后面我们可以谈判一下怎么做。

那个会议开完以后,我就告诉管理层怎么跟工会谈判,什么条件可以留下来。他们当时提了一大堆条件,我说都没有问题。还有呢?他们又提打官司的那两块钱,我说以前我不管,以后我加两块给你。

来源:《美国工厂》视频截图

CE: 所以,芒山工厂后来一直有工会?你们相处的怎么样?

曹德旺: 芒山工厂现在还有工会,跟我相处的很好。后来我跟他们讲,我是中国来的个体户,福耀做玻璃,还是PPG教的。我没有政府背景,也没有什么爸爸背景,靠的就是自己。现在,我要和你们一起,把这个工厂做起来。我答应你们所有的条件,当然我也想在这里赚钱,我在中国做玻璃是你们教我的,现在我们中国人能够做到了,你们能不能做到呢?他们说可以。

那么合同签完了,我就买了飞机票,让一些工人办签证,来看我中国的玻璃厂做到什么程度。他们进来后,看得大眼瞪小眼,“他做的比我们棒”。我就说,我来教你们怎么做。现在在那些美国人心目中,我们就是神,工会从来不闹事。

CE: 但是现在俄亥俄州的新工厂似乎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他们在发动新工厂的工人们成立工会。在建设这个工厂之前,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也会成立工会?(当地时间2017年11月8日,福耀俄亥俄州工厂的工人投票结束。结果显示,工人们以868票反对对444票赞成,近乎2:1的比例否决了成立工会的动议,福耀美国工厂无须建立工会组织。)

曹德旺: (想过)那是肯定的,美国很多工厂都有工会。他也可以建,也可以不建,我们肯定也做好思想准备,也没有那么可怕,大概一年会损失一千万美元。

CE: 是政府要求你设工会就得设吗?

曹德旺: 政府反对,这一次他们(UAW)出来闹事的时候,州里面25个议员联名写信,劝大家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州长跟局长还想亲自到我工厂去演讲,我马上派人去跟州长讲,你小心一点,选州长他们是有权投票的,会影响到你的政治前途。

CE: 一定程度上,发达的工会组织是不是也在阻碍美国制造业的发展。

曹德旺: 这是美国去工业化政策的后遗症。

来源:《美国工厂》视频截图

CE: 2014年您谈到了在海外设厂,不是说国内的产能转移,而是在海外进一步扩大产能,在巩固国内市场占有率的情况下,提高国际市场占有率,但当美国工厂投产了之后,很多人都说曹德旺跑了。

曹德旺: 我有没有跑,事实摆在那个地方,我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办了福耀玻璃,我是福耀集团的创始人,福耀集团的控股股东,我一生的财富都在福耀集团。在所有国家的投资,中国省份的投资,都是以福耀集团的名义投的。我是在中国持有的福耀集团,做了大半生,那么多钱不要,要跑到哪里去?那个美国工厂也是福耀的,不是我曹德旺的。

我是得罪了谁,做不下去吗?没有的。我在中国享受那么高的荣誉,我为什么要跑,而且钱都不要的跑?

CE: 当很多人不相信您,会觉得难受吗?

曹德旺: 我倒没那么难受。对于那些说曹德旺跑了的人,我觉得这样讲你要是开心的话,那就开心吧。

摄影: 邓攀

佛教里有一个故事,释迦牟尼涅槃之前,弟子迦叶和阿难问了他四个问题:“佛陀涅槃后,以谁为师;以什么安住;恶人如何调伏;经典的结集,如何才叫人起信?”释迦牟尼答:“你们应以戒为师,依四念处安住,遇到恶人时,默摈置之,经首安立‘ 如是我闻 ’,便会令人起信。” 

没有人可以当你的师父,一切成功只能通过个人的努力;不要和别人争,凡事做不做由你,信不信由他。

CE: 您对财富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曹德旺: 财富不是金钱,也不是珠宝,财富就是智慧,你留给孩子的金钱珠宝没有用,弄不好会害了他。你能够把成功的经验,真正传到他身上去的话,这个比什么都好。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 陈睿雅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 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