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场微金爆雷遭维权,网贷资金交易明细牵出先锋集团身影

语言: CN / TW / HK

【猎云网(微信:)北京】8月23日报道(文/时一)

网信集团旗下P2P平台自7月初爆发逾期危机以来,其集团母公司先锋集团就一直被推至“批判台”上。值得注意的是,网信平台出事时,还有两个疑似“先锋系”P2P平台在同一时间(7月3日)出现大面积逾期。这两个平台是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

8月7日,两平台70多个出借人手持写有“先锋偿还 工场欠款”字体的A4纸在网信大厦(先锋集团办公所在地)楼下进行维权。据了解,在8月5日也已有一拨出借人到先锋集团维权。

(图:出借人维权现场,由工场微金出借人提供)

这本是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的问题,为何出借人“剑指”先锋集团?目前,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实际运营情况又是如何?随着出借人站出来维权,两平台与先锋集团的关系也逐渐接近真相。

实地探访:金融工场无人办公,工场微金高管集体离职、员工所剩无几

公开信息显示,金融信息服务平台金融工场成立于2012年,并于2017年6月将平台P2P业务更名为工场微金。金融工场成立初期由先锋集团持股;目前,由北京豆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豆哥投资”)负责运营管理。工场微金由北京凤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信用”)负责运营管理,公司法人系王宇宁。(注:以下将“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统称为“工场平台”)

工场微金主要提供产融通、消费贷、智存宝等系列产品以及债权转让。而金融工场上的产品与工场微金几乎一致。

据工场微金披露的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台累计借贷金额223多亿元,借贷余额14.5亿元,当前出借人12363人,但披露的借款逾期金额和逾期率均为零。

据了解,工场平台自7月份出现逾期以来,一直没有公布兑付方案,也没有给出借人一个合理的说法。进入8月,工场平台App及官网更是无法正常登陆(目前已正常)。虽然,工场平台解释称,是提供机房服务的承包商拖欠机房费用,导致机房服务施设被断电所致。但得不到任何保障的出借人并不买账,于是上门“讨债”。

猎云网了解到,在8月7日的维权现场,经相关部门人员协调后,先锋集团最终派出3名代表与5名出借人代表进行面对面沟通,其余维权人则由网信大厦移步到京信大厦8楼工场微金的办公室,通过录音收听沟通情况。该地与网信大厦相隔不到一公里。

(图:出借人在工场微金办公室收听沟通会录音)

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的办公地址同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京信大厦8楼,两平台办公区之间隔着电梯和一家其他公司。猎云网后来在现场出借人的指引下,来到金融工场的办公区。现场看到,金融工场办公大门紧闭,从门缝中看,办公室内部有些凌乱,也无办公设备。现场情景不太像是公司正常办公的状态。

(图:金融工场办公区内外)

现场虽没看到任何与金融工场有关的标识,但后经一位已于7月13日左右离职的工场微金员工裴女士证实,此处确实为金融工场办公区。(注:与裴女士签合同的是北京大众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工场平台的出借人还告诉猎云网,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实则一家。猎云网现场也向工场微金某分部负责人确认,该负责人同意出借人的说法。

裴女士也表示,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实际没有分得很清楚,虽是两处办公室,但员工几乎是一体的。

工场微金现场情况稍微好些,其公共办公区有几个人在办公,但很多工位已经空了。

(图:工场微金办公区)

裴女士告诉猎云网, 在工场微金被爆出逾期后,员工们就开始陆续离职了。

当天下午4点左右,猎云网有向坐在工场微金前台位置的人员提出采访其公司高管,但遭到拒绝。现场维权的出借人告诉猎云网,目前,现场剩下的基本是王宇宁找来的维稳人员,并非正式员工。经他们打电话确认,除了王宇宁,其他高管都已离职。

据工场微金官微于7月31日发布的《工场平台负责人给工友们的一封信》显示,王宇宁提到,平台出现借款逾期后,随即出现多名团队核心创始人员相继离职。但文中并未提及高管离职的原因。

猎云网了解到,工场微金的高管在6月13日起就自动要求离职,最终于6月28日左右集体离职。

也就是说,工场微金被爆出逾期前,该公司的核心高管就开始准备抽身事外。然而6月底金融工场还在继续搞活动,让出借人加码入局。

目前,工场微金一些单间办公室的门牌也已被撕掉,除了一个自称是行政的工作人员在一单间办公室内办公外,其余的都空无一人。

(图:工场微金单间办公室内部)

一位来自上海的出借人李先生表示,这些被撕掉门牌的单间,有些是工场微金高管的办公室。而他本人于7月16日、17日已来过一次工场微金,当时该公司就已经是只有些许员工在办公的状态。

在工场微金现场,一位出借人拨通了工场微金客服电话,客服称平台正常工作,也自称正在公司办公室工作中。后来经证实,该客服并不在客服办公室,只是电话转接了。

后来,在现场有两位人员自称是工场微金正式员工,同时也是出借人,其中一位是工场微金广西南宁分部负责人。该分部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各地分部已解散,他是临时被调过来协助工作,直属领导系王宇宁,他也已向王宇宁传达了出借人的诉求,但并未得到回复。

先锋集团逃不掉的责任

在8月7日中午的沟通会上,工场平台出借人代表现场提出诉求称,要求先锋集团就工场平台的资产端与标的问题,发布一个公告证明先锋与工场平台资产端的关系,希望当周官宣;并要求见王宇宁。

先锋集团代表主要发言人——先锋集团副总裁王未识表示,王宇宁和先锋集团董事长是两个法人体系,他们不归先锋管,他本人代表先锋集团承诺会对工场平台客户负责到底。

出借人要求先锋集团为此承诺出个文字说明,王未识则表示不合适。

关于工场平台与先锋集团目前是否存在关联?猎云网向先锋集团方面求证,但未得到及时回复。但在工场平台发出《关于工场平台并入网信统一安排兑付的公告》后,先锋集团相关人员最终回复猎云网称,先锋集团和工场平台没关系,早年卖了,有公告。

当天晚上18点37分,工场微金与金融工场一前一后在各自官微上发布《关于工场平台并入网信统一安排兑付的公告》。

公告称,工场平台在正常运营了7年之后,由于大环境原因,出现了逾期情况。鉴于现在大部分员工离职、部分资产端、借款企业跟网信有重合,催收和处置资产时间较长等原因,为提高工作效率,切实保障出借人的利益,实控人已委托网信代为统一安排相关工作。

王未识也早在当天沟通会上表示过,会把工场平台的客户与网信做合并处理,9月初会统一出兑付方案。

王未识当时还称,目前工场平台总涉及出借人一万多人,网信涉及17万左右,网信涉及上亿元的大客户有很多,上千万的也有很多很多。

猎云网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网信出借人从有关部门处获得信息,网信平台截至6月28日,借贷余额450亿元。网信已自身难保,而工场平台同样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先锋集团一面表示与工场平台没关系,一面又不得不出面沟通并承诺负责到底。在此次工场平台爆雷事件中,先锋集团会负哪些责任?又应该负什么责任?先锋集团一直没有明确,但最终取决于双方的实际关系。

工场平台与先锋集团 、网信的关系

先锋集团始创于2003年,涉足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

王未识在8月7日沟通会上答出借人称, 先锋集团2012年之前持有金融工场大部分股份,但在2012年就把股份全部转售。转售后,虽然股权关系不在,但在工场微金上出售的理财产品是与先锋集团有关。

现场出借人代表称, 7月17日,工场微金法人王宇宁委托法务与出借人见面,当时法务代表法人也承认了90%的标的都是先锋集团提供给工场微金。

据企查查显示,工场金融运营方凤凰信用最终受益人为魏薇,持股100%。凤凰信用共变更过4次法定代表人,其中,2015年1月13日至2016年5月23日的法定代表人系盛佳,盛佳为前网信集团CEO。

公开信息显示,魏薇于2006年加入先锋集团,曾任北京联合开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和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营运管理中心总经理。

虽在股权上看不出工场微金、先锋集团、网信三方存在何种关联,但工场微金早期的核心高管与先锋集团以及网信的高管有高度重合。

出借人出借资金流向担保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猎云网分别从2位金融工场出借人处获得了2份网贷资金存管子账户交易明细。 猎云网对比出借人的借款合同、保证合同与网贷资金存管子账户交易明细发现,在出借人出借的项目中,多个项目的出借资金并没有直接汇至借款人的存管子账户上,而是汇至了担保公司的存管子账户。

(出借人王女士的网贷资金存管子账户交易明细,经王女士本人整理)

以出借人王女士在2019年2月7日出借的一笔5万多借款为例,王女士的网贷资金存管子账户交易明细显示,该项目出借资金划入的是民生物产(大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物产”)的存管子账户。而该项目的借款合同和保证合同显示,借款人是一家在深圳市注册的公司,民生物产只是该项目的担保公司。

(图:王女士2019年2月7日出借项目的借款合同部分截图)

(图:王女士2019年2月7日出借项目的保证合同部分截图)

企查查显示,民生物产由大连嘉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嘉连”)100%持股。而大连嘉连成立于2009年12月,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为刘平,后于2010年1月28日变更法人为张利群,张利群又于2010年12月8日退出。刘平与张利群担任法人时,同系该公司执行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张利群于2004年4月至今出任先锋集团CEO,刘平目前为先锋集团执行董事。

可见,民生物产母公司早期是“先锋系”公司。

根据工场微金官网发布的资金存管银行直连信息显示,工场微金“直连存管”模式就是出借资金从出借人账户直接划到借款人账户上。但从上述情况看,金融工场显然没有完全按照该模式进行。

(截图来源于工场微金官网)

(图:王女士2019年2月7日出借项目的委托划款授权书部分截图)

另外,出借人李先生告诉猎云网, 在他核实的已经回款的部分项目中,有4个项目的出借款是直接划到担保公司存管子账户,但回款时,则是由借款方存管子账户划到他本人账户上。但担保公司与借款方之间又是如何交易的就无从得知了。

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从事或者接受委托从事下列活动:(一)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二)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出借人的资金;(三)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

上述规定并未直接规定担保公司的行为,但对于出借资金流向担保公司是否正常这个问题,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律师团队人员对猎云网表示,“存管机构与担保机构有资金往来我们认为也并非完全不合理,但如果有大额频繁的资金往来,确实可以以此为线索进行更多的证据收集。”

出借人获得的活动奖励由“先锋系”公司发放

在出借人这些交易明细中, 猎云网注意到,还有一项交易描述是红包入账转入,而转入的存管子账户属于北京大众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众联合”)。 

(出借人李先生的网贷资金存管子账户交易明细,图中标红框的也是出借资金流向担保公司)

企查查显示,大众联合由大连先锋微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先锋”)100%持股,最终受益人是先锋联合大众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另外,大连先锋持有网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网信集团”)99%的股权。另外,大众联合在2016年5月25日以前的法人是魏薇。

也就是说,每次工场平台搞活动时奖励给出借人的红包,是由“先锋系”公司打款给出借人。

裴女士告诉猎云网,大众联合、凤凰信用、豆哥投资其实都是在一起办公,没有分得很清楚,反正都是工场微金的员工;之前公司用的是先锋集团的邮箱,但在2018年底,先锋集团开始与工场微金撇清关系,邮箱也被停用了。

如此看来,先锋集团和工场平台的关系更像是一种利益捆绑的关系。

从最新消息看,8月16日,工场平台出借人代表见面会在网信大厦召开,先锋集团两名代表及工场微金法人王宇宁到场,工场平台7名出借人代表参加。就当天双方沟通情况看,关于工场平台兑付问题未有实质性进展。到8月18日晚,工场微金官微发布《工场出借人见面会信息披露》公告,平台方称,“目前在兑付的项目继续进行,不能兑付的项目等待9月中旬先锋发布的同一兑付方案。”

然而工场平台实际兑付项目如何,又有几个出借人清楚?

(注:裴女士、李先生、王女士均为化名。)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