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還是投資之神?從窮酸小子到首富,他經歷了怎樣的冒險之旅?

語言: CN / TW / HK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風馬牛,創業邦經授權後發佈。

孫正義,一個韓裔日本人,從小受盡屈辱。但就是這樣一個窮酸小子,一路跌跌撞撞創辦了軟銀集團,並多次登頂日本首富,還曾當過三天的世界首富。

雖然孫正義的身高只有一米五,但貼在他身上的許多盛讚標籤,堆起來比他本人還要高,其中最知名的是「投資之神孫大聖」。無論是互聯網巨頭雅虎、阿里,還是網約車巨頭滴滴、優步,又或是與英特爾並駕齊驅的半導體巨頭 ARM ……這些遍佈全球的頂尖科技企業的背後都能看到孫正義的身影。他曾直言:我是一個信徒,科技的絕對信徒。軟銀 COO 馬塞洛·克勞雷稱:如果孫正義可以花一整天的時間做他喜歡做的事情,那就是和企業家們見面,這個時候他是最開心的。

馬雲評價:我見過聰明的人物有很多,孫正義卻是其中最特別的。他神色木吶,説很古怪的英語,但是幾乎沒有一句多餘的話,像金庸筆下的喬峯,有點大智若愚。比爾·蓋茨表示:他和我一樣是冒險家。敢冒險,其實是基於對未來的認識。優步 CEO 達拉·科斯羅薩西説:像孫正義這樣的人可以加速世界的運轉。那麼,這樣一個集比爾·蓋茨、索羅斯、巴菲特的風範於一身的傳奇人物,又是如何不斷造夢的?

孫正義説,「男人僅僅有聰明,還不能夠成就大事業。如果一個男人不執著愚直,他就不會成長。男人的人生從挫折開始。」

1957 年,孫正義出生在日本的一個貧困家庭,取名:安本正義。其祖父是從韓國來的移民。因為孫正義的「泡菜」血統,小時候他受盡了歧視和白眼,被人家罵「滾回韓國去」,甚至還被人用磚頭砸傷了腦袋。雖然出身貧寒會「輸在起跑線」上,但奶奶總是安慰孫正義:窮人的孩子未來不一定打敗仗。在逆境中長大的孩子往往會變成適應性強、堅持不懈且無所畏懼的人。並教育他「做事不為名與利,做人常懷感恩之心」。

上小學時,孫正義告訴父親,他想當一名老師。然而父親卻對他説:別把自己的未來想得太狹隘,我相信你是個天才,你只是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此後,孫正義逐漸從父親那汲取力量,他在日記本上寫下,「人生短暫,要立刻追尋夢想」。

16 歲那年暑假,上高中的孫正義獲得了一次夏令營的機會,到美國進行英語短訓學習。回來後,他決定像太陽一樣盡情燃燒自己。孫正義迫不及待地跟家人提出:我要退學,去美國留學。與此同時,他還準備把日本姓氏「安本」改回韓籍老姓「孫」。在孫正義的心目中,尋找自己最根本的東西將是永遠的追求。

孫正義這個「奇葩」的追夢方式嚇壞了他母親,當時孫父因為病重正在住院,家裏忙得一團糟,母親不停哭泣請求孫正義現在不要前往美國。然而病牀上的孫父卻不顧所有人反對,大力支持兒子前往美國追夢,哪怕家中經濟已經捉襟見肘。他給孫正義提出的唯一要求是:結婚一定要找個東方女孩。

1974 年初,孫正義一個人背起行囊,前往美國留學。回首自己當年的瘋狂舉動,孫正義依然表示毫不後悔:我的一生中經歷過很多事情,但是能稱得上轉折點的寥寥無幾,退學前往美國無疑是第一個人生轉折點。

來到美國後,孫正義開始了爭分奪秒的學習生涯,連上廁所和洗澡都在背單詞,最終越級考入名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大學期間的孫正義堪稱是一個「學習狂」,但除了繼續保持學業上的瘋狂與專注之外,孫正義還嘗試創業。大三那年,孫正義與學校教授莫澤爾博士合作開發出了「電子翻譯器」,並把專利賣給了夏普公司,賺得他人生的第一個 100 萬美元。彼時,孫正義説,「最初,擁有的只是夢想,以及毫無根據的自信,但是一切就是從這裏出發的。」此後,孫正義為自己制定了「人生 50 年規劃」:無論如何,20多歲的時候,正式開創事業; 30 多歲的時候,至少要賺到 1000 億日元; 40 歲的時候,一決勝負,為幹出一番大事業,開始出擊; 50 多歲的時候,成就大業; 60 多歲,交棒給下任管理者。在此後幾十年裏,孫正義竟然按照這張藍圖逐個實現願望,令人匪夷所思。

大學畢業後,孫正義回到日本沒有立馬創業,他花了兩年時間調研了幾十個項目,資料堆起來有十幾米高,最終選定了電腦軟件銷售。

1981 年,孫正義在日本的一個破樓的二層正式創立軟銀集團,裏面蒼蠅滿天飛。孫正義表示:儘管自己在入行前進行了大量的調查,但其實剛開始時依然很迷茫。沒有方向不要緊,關鍵是不能停下來。

公司成立當天,在低矮的房間裏,孫正義站在破舊的箱子上,對着員工宣講自己的事業夢想:5 年後我們的營業額要達到 100 億日元, 10 年後達到 500 億日元。相信我們有朝一日營業額一定會以萬億為單位。孫正義的熱血感染了自己,嚇跑了別人,僅有的兩名員工辭職了。不僅如此,當時孫正義的親朋好友都覺得他的想法太過異想天開。有的人會好言相勸,有的人嘲笑他是「瘋子」,而孫正義卻説:這是我的信仰,不要對我的信仰説三道四。

據孫正義一位合作多年的夥伴描述:大多數有過他那種經歷的人都變得猶豫不決。但朋友們説,越是絕望,孫正義越是從容。你從未見過如此無所畏懼的人。

為了走出困局,孫正義利用大阪電子展的機會,耗費大價錢租下了規模與松下、索尼一樣大的展區,進行公司推廣宣傳。正是這次展會,讓軟銀獲得了軟件巨頭哈特森公司與日本最大的零售公司上新電機的軟件業務的代理權。憑藉這兩份大單,軟銀的業績像滾雪球一樣增長,許多軟件公司都主動找上門來合作。

然而當孫正義正滿心激昂地向前進時,一場災難無情地結束了他的事業。1983 年春,因過度勞累, 26 歲的孫正義患上了嚴重的慢性肝炎,醫生説他最多隻能活 5 年。孫正義感覺天一下子就塌下來了,那時候軟銀成立還不到兩年。他不得不辭職,開始養病。躺在病牀上,堅強的孫正義罕見地哭了出來。「我真的很想活下去。只要能和家人一起,只要能稍微多點時間看着我的女兒,只要公司不倒閉……」

經歷短暫的精神崩潰後,孫正義逐漸恢復往日的堅強。因為在醫院的時間太過難捱,他通過大量看書讓自己沒有時間難受。有媒體報道,住院幾年孫正義閲讀了上千本書,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孫子兵法》與《蘭契斯特法則》。除了在書中學習企業的經營方法外,不少書中對於生命、死亡等主題的闡述,同樣讓孫正義逐漸從悲觀被動走向樂觀主動,直至新生。幸運的是,治療結果是理想的。隨着病毒數值大幅降低,孫正義終於在 1986 年 5 月重歸一線,重拾勇敢之心。孫正義説,「只有拼上性命去戰鬥,才能成功。」

在孫正義的領導下,軟銀業務逐漸擴大,開始了多國貿易,在美國成立了分公司,在日本發行了計算機雜誌。1994 年時,軟銀已經成為日本最大的軟件分銷商,併成功上市。隨後,孫正義收購了世界最大的電腦展覽公司 COMDEX 以及全球最大的信息出版公司 Ziff-Davis ,並對初創公司雅虎進行了投資。

1996 年 2 月,孫正義獲「第十六屆每日經濟人獎」。頒獎典禮上,孫正義説:我突然想起小時候,坐在兩輪拖車上,車上粘答答的,令人覺得很難受。如今已經去世的祖母當時經常拉着車,在我們家附近蒐集殘羹剩飯,當做家畜的飼料,因此車上總是滑滑的。她一路辛苦過來……我也辛苦過來了……説着説着,孫正義滿眼淚花,快要講不出話來。停頓了一分鐘後,他哽咽地説了聲「對不起」。最後孫正義以「在場各位前輩都比我還活躍,這次我能夠獲選,個人覺得非常惶恐,但我不會因此而自滿,我會繼續努力挑戰世界」結束他的感言。孫正義這番話,對他的現在與過去、希望與陰影、理想與現實,都進行了充分的闡釋。

同年,軟銀開始轉型,孫正義的命運也轉變了,他集中火力投資互聯網企業。孫正義説: 從一開始就應該把巨大的成功作為目標,選擇枝葉或者夾縫可能獲得一時的成功,但終歸成不了大氣候。只要胸懷大志,錢不過是浮雲,總會有辦法的。

1996 年,孫正義只用了五分鐘,便決定對雅虎追加投資 1 億美元,當時雅虎只有 15 人,大多數人都認為孫正義瘋了,那時候在一個新興公司投資 100 萬美元都是具有很大風險的。然而,把互聯網當做自己信仰的孫正義卻表示:這僅僅是我微笑的開始。隨着雅虎上市後,孫正義的 1 億美元投資逐漸漲到了 200 億美元,雅虎在一段時間內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互聯網企業之一。作為大股東,孫正義也趁着高光時刻賣掉了雅虎的極少數股份,淨賺好幾億美金。

雅虎一戰成名後,擅長複雜操盤的孫正義開始瘋狂投資,全球幾百家互聯網公司都有他的身影。對於打算從事互聯網行業,而又缺乏資金的人來説,孫正義無疑是命運中的天使,給人奮鬥的希望,而對於孫正義本人而言,則希望放在籃子裏的雞蛋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有評論家指出:在孫正義的眼裏,他投資的不是眼前的一個小企業,押賭的是那些有激情、有夢想的年輕人的未來。只要是自己看上的企業,孫正義就有一種窮追不捨的精神。多年後,孫正義回憶道:當年投資阿里巴巴、雅虎等企業我是有獲利,但我也犯了很多錯,其中最大的一個是錯過了投資亞馬遜。當時我出價一億美元收購亞馬遜 30% 的股份,但傑夫·貝佐斯堅持 1.3 億,就因為這 3000 萬美元,我們沒談攏。

90 年代末期,《福布斯》雜誌稱孫正義為「日本最熱門企業家」,處於「全球十大精英」之列。《商業週刊》連續兩年將他評選為全球最有影響的電子商務投資者之首。《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還將孫正義命名為「日本最有聲譽的數字時代企業家」。

在孫正義投資的眾多互聯網企業中,中國企業佔了一定比例,如 UT 斯達康、網易、新浪、盛大、阿里巴巴等。當時孫正義説:如果現在不能在中國互聯網行業做到最大的話,那麼就成不了世界最大的公司。

1999 年秋,孫正義在中國部署的中國軟銀基金的籌備進入尾聲,他來到中國,請摩根士丹利幫忙安排甄選一批資質不錯的互聯網公司會面。趁着工作間隙,孫正義還到長城玩了趟。在長城上,孫正義説:我是孫子的後代,血液中的祖先在召喚我,站在這裏,我感到自己已經取得的成績是何其微不足道。

見面會上,與張朝陽、丁磊、王志東等名貫四方的 IT 大佬們相比,馬雲不過是一個入門級的小學生,排在了非常靠後的位置。當時馬雲穿着一件破夾克,手裏拿了半張紙,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他。輪到馬雲的時候,他準備口若懸河講一個小時,結果第六分鐘就被孫正義打斷:我決定投資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錢?馬雲一下子蒙了,然後四目對視,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因為不久前馬雲拿到了以高盛為主的 500 萬美元的投資,這時候並沒有打算融資,於是拒絕了孫正義的「好意」。

故事至此似乎已經結束,但孫正義並沒有放棄。他把馬雲邀請到日本詳談,再次施展「天下獨步」的談判技能,成功説服馬雲接受投資 3000 萬美元換取 30% 股份的條件。回國後馬雲腸子都悔青了,他嫌孫正義投資的錢太多,自己的股份會減少,幾度交涉,最終達成 2000 萬美元的投資額度。後來馬雲才知道,在軟銀每年接受 700 家公司的投資申請中,孫正義只對其中一家親自談判。此後,軟銀又再次對阿里巴巴進行了投資,成為阿里最大的股東,孫正義將錢和信念都押給了阿里的未來。這種感覺就像一株曼妙的常春藤,它的種子早在馬雲剛見到孫正義之時就已種下。當時馬雲又瘦又窮,但孫正義就是看見了馬雲眼裏的光芒。

而對於孫正義,馬雲曾説:在產業最低谷的時候仍然堅定不移堅持理想的人並不多,孫正義就是這樣一個在全世界難得一見的大智慧的人。孫正義理解我的精神,世界上有錢人很多,但能讓阿里巴巴存活下來的只有他一個。

一路走來,孫正義和馬雲少不了分歧和摩擦,但仍然攜手共進。如今,阿里的市值已經超過了 4500 億美元,並不斷增長,孫正義也因此被稱為「互聯網大帝」。在最近的媒體採訪中,孫正義説:我和馬雲是很好的朋友,幾乎每個月都能與他見面,即使現在也是如此。我們會東扯西拉地聊天,而不是隻談生意。我們有相似的願景,都對世界的未來走向持樂觀的看法。在我看來,馬雲仍將是一個重要的具有遠見卓識的人。

2000 年 1 月,孫正義趁着互聯網泡沫到來前夕,加速投資,擁有全球互聯網公司公開上市價值的 7% 以上。據他本人描述:我的個人淨資產曾一度以每週 100 億美元的速度增長,有 3 天,比比爾·蓋茨還富有。

緊接着互聯網泡沫破滅,滿地都是破產的互聯網公司「屍體」。僅在 2000 年,孫正義的身家就蒸發了 99% ,幾乎創造了財富世界裏的又一項吉尼斯記錄。同年任正非寫下了在業界廣為流傳的《華為的冬天》。但 2001 年初赴日考察回來後,任正非又寫下了另一篇醒世經典《北國之春》。在《北國之春》中,任正非寫道:在泡沫破裂,三大過剩籠罩着日本企業的時候,卻看到那裏的人民,平和、忍耐、樂觀、勤奮和奮鬥的精神未變,信念未變,對生活和工作的熱愛未變。華為若連續遭遇兩個冬天,就不知道華為人是否還會平靜,沉着應對,克服困難,期盼春天。天道酬勤,相信日本能夠度過這寒冷的冬天,北國之春總會來臨。

孫正義就是任正非在《北國之春》中的一個日本人民奮鬥的縮影。從神壇跌落後,他仍然在向上攀爬。孫正義説:人生不公平的事情有很多,挫折也是常有的,但是我們不能一直唉聲歎氣,跨越逆境才是正確的做法。企業家要有足夠的熱情,當然也要有耐心。

2001 年,為了挽回敗局,孫正義劍指寬帶業務,因為這是進軍互聯網的必爭之地。就在這時,這項業務被日本最大電信服務提供商 NTT 卡住了。為了讓日本總務省修改已有的電信寬帶法規,允許軟銀進入這一早被 NTT 壟斷的行業,孫正義在總務省的辦公大樓內,上演了一場「汽油燒身自焚」的戲碼。總務大臣麻生太郎看着眼前的孫正義,在無奈之餘也不得不欽佩他的剛烈。通過這次「自焚事件」,軟銀寬帶業務打開了局面,孫正義成了民眾心中的正直人士。

但是因為技術、人才、設備等資源在短時間內跟不上,軟銀遇到了極大的挑戰。那段時間,軟銀總部大樓經常是徹夜燈火輝煌,通宵奮戰的員工比比皆是。孫正義也不例外,經常在自己的辦公室裏幹得昏天黑地。雖然整個寬帶業務推廣過程進行得很痛苦,每天都有大量問題冒出來,但是在所有人的衝刺下,軟銀開闢了自己新的事業領域,渡過了經濟上的難關。

彼時,孫正義説:一家公司的價值是由挑戰和發展決定的。一家只會固守已有成就的公司不會做大做強,而只會在一個不斷髮展變化的世界裏沉底。

2006 年,孫正義決定進入移動通信行業。他舉債收購了日本的第三大運營商——沃達豐日本公司。由於網絡質量差和品牌形象受損,當時沃達豐被喻為「快要沉沒的船隻」掛牌出售,所有的日本國內運營商都避之不及,但孫正義卻果斷出手,而且開出了天價,孫正義也由此落得了「瘋狂賭徒」的名聲。兩年後,他與喬布斯敲定了在日本獨家出售 iPhone 的協議,實現了又一場奇襲。在孫正義的「改頭換面」下,軟銀移動改變了日本移動通信行業的陳舊的商業模式,加快了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在日本普及的速度。此後,孫正義又陸續收購了美國第三大移動運營商 Sprint 公司,芯片巨頭 ARM 等企業。目前,軟銀移動電信業務是軟銀集團最重要的現金流之一,公司在日本一半以上的營收都來自它,它也一度支撐了軟銀的股價。在孫正義眼中,一個企業特別是信息行業,如果不是第一那它的地位會非常危險,孫正義的快就是為了當上第一。

因為大膽冒進,孫正義在日本顯得與眾不同,人們評價他是一個不安分的「縱火者」,總是喜歡改變一切。

果然在 2016 年,孫正義又成立了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軟銀願景基金,基金總金額達到了 1000 億美元。

孫正義表示,願景基金的目標很明確:只會進行超過 1 億美元規模的後期投資。在世界上最發達的科技市場和世界上最具潛力的科技市場,找到最大風口上的最肥的豬,然後為其提供近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本支持。

如今,願景基金已經花了差不多 700 億美元,覆蓋了共享、無人駕駛、虛擬現實、癌症檢測、基因診斷、人工智能、自動化等各個最熱門的前沿科技領域。

孫正義説:我是一個信徒,科技的絕對信徒。信息革命的下一個階段已經開始,要讓這一切成為可能,就需要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長期投資。有人説我花錢太多,但我認為這還遠遠不夠,未來 5 年甚至更久會依然以這種速度投資,顯然現在的程度只是一個開始。孫正義希望軟銀成為對人類進化做出最大貢獻的公司,現在他非常激動,直言感覺連睡覺都是在浪費時間。

據身邊的親友描述,生活中的孫正義是一個簡樸、機智、謙虛、樂觀,並且十分幽默的人。孫正義有着東方文化特有的寬宏大氣,對於友情極其重視,他處理人際關係的方式乾淨、利落。朋友調侃孫正義長得有點像查理·布朗,他就把一個史努比娃娃放在桌子上,還自稱「大嘴巴」。孫正義經常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個人感想,引來無數人圍觀,當有人打趣他:為何髮際線越來越高。孫正義回覆:這是因為我的事業一直在進步。儘管有人評價他是個「瘋狂賭徒」,但孫正義絕不是一個光「忽悠」不幹活的人,膽大心細可謂是他做事的一個鮮明特點。面對危機時,孫正義總是非常樂觀,穿着拖鞋走時,嘴裏還要哼着小曲,他至始至終沒有失去過信心。

孫正義感言:人生無論有多少艱難曲折都沒有關係,關鍵是摸索着抵達目的地。創業者的野心是企業潛力的唯一上限,用不着特意去拉攏、討好他人,美好的希望就在前方。

參考資料:

1.《投資自己的夢想:孫正義的人生哲學》,新世界出版社,李洋

2.《首富》,浙江人民出版社,吳曉波

3.《孫正義的眼光》,揚子晚報

4.《軟銀孫正義的「藏寶圖」》,企業觀察家,陳潤

5.《「瘋狂賭徒」孫正義》,中關村,曉睿

6.《孫正義可不是負翁》,資本市場,井上篤夫

7.《孫正義,硅谷最有權勢的人》,汽車商業評論,葉無極

8.《孫正義告訴我,創業者的野心是企業潛力的唯一上限》,快公司FastCompany,KatrinaBrooker

9.《孫正義萬字訪談實錄:馬雲仍將是阿里最大個人股東,我幾乎每個月都能與他見面》,騰訊科技,David Faber

10.《這些公司,孫正義要在十年裏投資1000家》,國際金融報,李曦子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繫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