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出圈”记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本文转自鹿鸣财经,作者陈兰,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波谱艺术的领袖安迪·沃霍尔说,每个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钟,每个人都能在十五分钟内出名。

沃霍尔是一名艺术者,他在成名这条路上走了三年,一度窘迫到带着作品集到《时尚芭莎》杂志办公室。拉开作品集拉链,率先跑出的是蟑螂的地步。这是属于艺术者在上个世纪普遍成名的标签,那21世纪的普通艺术者出名需要多久?

可能是一个短视频的时间,一分钟。

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网民使用比例为78.2%。越来越多的人青睐碎片化出圈的方式,包括艺术者,音乐、舞蹈、影视、建筑、书法、戏曲、雕塑、绘画八大门类的艺术者们拥有了一个最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短视频给了普通艺术者平台,而通过短视频大众也分享艺术、欣赏艺术并开始接近艺术。在抖音上,上述八大门类的相关短视频有1.09亿条,累计播放量超过6081亿,点赞量超201亿,转发分享量为3.9亿,而评论数高达7.7亿。

短视频已经成为大众艺术交流的工具,艺术也跨出平台本身,改革自身并“出圈”到不同领域的人。

1在抖音上当“艺人”

“画画可以很简单”,这是抖音上一位ID为“简笔画”的介绍,ID的主人叫楼飞超,生于1997。

画画是楼飞超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在他眼里这是一种可以表达思想宣泄情绪的方式,还在读大学时他就是学校美术社的社长。

短视频之前他曾借助微博发过自己的作品,比如蜡笔小新的简笔画,或者是樱桃小丸子的,都没激起太大的波浪。不过楼飞超也不太在乎,他从未想过要靠画画解锁什么样的人生成就,毕业后就直接进了一家互联网企业。

玩抖音很偶然,“看到朋友玩,觉得蛮有意思的,就自己申请了个账号发画的简笔画,没想到火了。”楼飞超很惊讶随手拍的简笔画视频会多次登上抖音推荐榜,于是他短短几个月他从普通艺术则变成了抖音上的“艺人”,近700万的粉丝、单条点击最高266万的量让他至今都觉得是在做梦。

去年抖音的人签他成为作者,每个月可以收到保底薪水,除了抖音给的钱,他还能偶尔通过直播获取另外的收入,变成朋友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金钱之外楼飞超觉得最有意义的是自己的价值,抖音里关注他的除了年轻人,还有孩子家长以及幼儿教师等,他们通过自己的视频学了以后,可以回去教给小朋友,他觉得这才是最有意义的。

另外一个“出圈”人的ID叫“陆仙人”, 83个作品,1873.9W的点赞量,171.8万粉丝,抖音上万人血书求他上时尚周。

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甚至你可以说他偏离了大部分人的审美,但短视频让人们意识到艺术无关颜值。一张塑料,一个垃圾袋,一张毛毯,甚至是一堆树叶,在陆仙人眼里这些都是设计成服装的最佳材料,而他的走红正是一个随手裹着一张毛毯在农村院子里走T台步的视频。

没有背景没有包装团队没有团队,依靠眼妆,口红,高冷的超模步伐,再加上自己设计的服饰,一个普通农村艺术青年,用乡村道路走出来巴黎时装周的感觉。

在短视频的世界里,比起出身艺术更加至上,网友说:陆仙人啊不但有走秀的气质,还有设计服装的天赋,重点还有色彩的搭配,原来高手真的在民间。

音乐创作者在短视频里也找到了出圈方式,这些年音乐人赚钱很难,在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8年音乐人生存现状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中,有29%的音乐人没有任何来自于音乐的收入,大约70%的音乐人必须从事兼职工作来维持生活。

但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音乐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全球86%的用户通过音视频流媒体听歌,其中52%的人通过视频的方式收听音乐。

“这支小众乐队我爱了十年,没想到却在抖音上一夜爆红。”去年《纸短情长》成为抖音神曲后,有人这样说道。背后的创作者是由龙生、陈凯、佳秋、张龙、言寺组成的来自山东的独立民谣乐队——烟把儿乐队,而歌曲背后的创作故事就一句话:写给前女友的歌。

走红之前乐队的专场演唱会观众人数在20左右,抖音走红以后,他们可以超过四百人的livehouse巡演,而短视频平台上存在着许多个“烟把儿“。

每个艺术者都在通过短视频用自己的才艺打破圈层。

2短视频多维度渐变

各类艺术者打破瓶颈突破圈层背后,隐藏着短视频行业格局、内容等多维度的渐变。

《邪不压正》的编剧李非曾说,如果电影是一场筹备很久的大餐,那么短视频就是随处可见的小吃。

去年,全国生产的各类影片加起来共1092部,而2018年,抖音上经过认证的媒体账号超过1340个,累计发布短视频就已经超过15万条。即使不少声音唱衰短视频,但不可否认这个行业依旧充满魅力与想象空间。

以2005年土豆网打出“让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口号开设博客为起点,短视频已经走过了十多个年头。

这期间入局者很多,出局者也很多,腾讯微视、新浪微博的秒拍、快手、微拍、微录、美图秀秀的美拍、与德国Dubsmash相似的小咖秀以及抖音等等,短视频风口下玩家数量不输多年前的百团大战,但在大浪淘沙后如今行业格局已变成抖音、快手双足鼎立。

而随着行业竞争的凸显,短视频用户的口味也在悄然改变,圈层分割更加明显,每个圈层的偏好各不相同,内容需求发生了渐变。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过去用户都爱看高颜值的帅哥美女,到了今年越来越多的视频以才艺或者技术流等取胜,看脸的时代虽然还未离开,但优质与多元化的内容已经越来越吸引用户。

根据CBNData发布的关于短视频的大数据洞察报告,从年龄分布来看,18岁以下的青年喜欢游戏类,19-25岁间的人的喜欢追剧追动漫,26-30岁的人则更关注育儿类。

另外题材类目也在不断地被拓宽,以往用户更倾向于观看搞笑类视频,但如今在这个基础上知识技巧分享类与艺术领域类正在崛起,知识艺术等大V正在打破圈层成为平台新晋网红。

今年年初清华大学与传播学院、中国可续报社联合跳动发布的《短视频与知识传播研究报告》显示,过去一年抖音上知识、艺术类短视频的平均播放量、点赞量、作者粉丝数等都远远超过了站内平均水平。

在Trustdata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短视频发展行业简析》中,短视频行业的标签已经发生变化,以前是猎奇夸张、风格复杂、一言难尽、社会人等,去年标签开始变为趣味、漂亮女孩、活力丰富、时尚宠物以及优质有品等。

酷鹅洞察的报告也指出,用户的内容消费需求呈现出多元化特点,娱乐消遣与获取优质内容需求并存,内容与品质是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此外短视频也呈现下沉趋势,而下沉用户对于内容的关注更加多元分散,在细分类别上潜力很大。

3艺术向下,短视频向上

一定程度上,艺术者与艺术类视频的兴起促成了短视频平台内容结构多元化,而平台反过来也会促进这类视频的下沉发展,甚至能传播小众文化。

你知道什么是指画吗?那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阿琨坚持了十余年的爱好。两年前他还是一名厨师,两年后他成为了抖音上的指画艺术家。

指画并不被普及,这在阿琨早年学习这门艺术时就知道了,他的朋友看见他的创作会说他是在浪费墨水,浪费人生,家里人也并不支持,还调侃他有自闭症。阿琨一直有个疑问:大家为什么看不见这门非遗艺术的美?

后来,他辞掉了工作投入指画创作,先开了家小工作室在网络上卖画,但因为这种文化的小众以及自己不知名,工作室情况并不好。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尝试了短视频形式,在抖音上发了自己的作品,结果炸了,这时他才意识到年轻人对指画艺术很好奇,也很感兴趣。

有粉丝把他的视频拿给国画大师看,得到了大师的肯定,阿琨会感到很有成就感。而阿琨最明显的感受是,抖音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作画大师,然后他会去欣赏不同画风的作品,感受并吸取跨界作品的风采。“抖音能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它年轻的力量赋予文化更多生机。”阿琨感叹。

近两年,除了指画的唤醒,短视频还让京剧、国画、昆曲戏曲等艺术文化被越来越多人熟知,抖音上一个叫ID为“唢呐哥-阿圣”的人,把流行乐通过唢呐的方式演奏出来,网友感慨:原来唢呐还可以这么好听,想要拜师学艺。

包括阿琨等在内的艺术创作者们在浮躁的时代找到了广阔天地,他们掌握的艺术不再是传统也不再局限于角落,而是随着短视频开到更多圈层里去。

去年抖音不断与多个城市达成合作,让更多年轻人重拾传统文化,帮助贫困县脱贫致富,所以前几天卡思数据最新发布的《抖音下沉市场解析》中显示短视频行业下沉用户过半,下沉态势明显,与一二线城市用户相比,抖音下沉市场的男性及 30+的熟龄的用户明显更多,明星、美食、影视娱乐、社科军工等细分类别内容,在下沉市场潜力很大。

平台也因为艺术细分领域的崛起变得更加多元、完善与受欢迎。没有人再觉得刷抖音一无所获了,他们甚至能在上面了解到最新的新闻、最受欢迎的电影、最小众的文化以及最旧的历史。

《2018抖音大数据报告》指明,对传统文化的助推使书画、传统工艺和戏曲成为抖音播放量最高的传统文化前三类别,另外,黄梅戏、豫剧、秦腔也成为地方传统文化播放量最高的Top 3。

艺术与短视频两者相辅相成,前者向下,后者向上。

也许在多年后的某一天,正在看短视频的你会突然惊醒,艺术无国界文化有共识,而在短视频的世界里,或许真如同抖音所说,人人都是艺术家。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