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制造“负熵增”

语言: CN / TW / HK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郭晓康

在经历了明尼苏达之殇后的刘强东又能松一口气了。

8月13日,京东集团(Nasdaq:JD)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四大核心指标全面飘红,多项数据创历史新高,就连常年亏损的京东物流也迎来了盈亏平衡点。

刘强东罕见地出席了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还特地强调,“我们的盈利绝对不是减少投资,或把亏损业务砍掉所得到的。”

京东通过Q2财报向外界秀肌肉,资本市场做出回应,Q2财报发布后,京东股价大涨12.89%,重新站上30美元。其实年初至今,京东的股价已经累计上涨超过50%。上周五(8月16日)京东股价大涨 3.75%,收盘于每股 31.29 美元,主要是受旗下合资企业“京东到家”正在筹备赴美 IPO 消息的刺激。

不过,这份漂亮财报背后,主要依靠盘活存量还是吸引增量,关系到其增长能否持续。

挤一挤总会有的

京东Q2财报显示,Q2单季度营收1503亿元,超出分析师预期,为历史单季最高。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京东已实现连续14个季度盈利,2019年Q2净利润为36亿元,同比增速644%,为历史新高。

京东Q2财报数据(净收入同比增长表)

从2019年京东第一季度财报营收1211亿元,净利润33亿元,创下历史最高盈利记录,到Q2财报营收持续增长,净利润也同比暴涨之时。京东正在努力表达一个信号,京东是一家很能赚钱的公司。

刘强东经历了明尼苏达之殇后不再秀恩爱也不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京东也四面楚歌了四五个月,但这两个季度的财报数据又让刘强东昂起头来。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首先,第二季度京东实现了净收入15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9%,虽然营收为历史单季最高,但从增速上来看,呈一路下滑的趋势,22.9的同比增速相对比Q1的20.9%已经有所回升,也不算很耀眼。

再者,Q2净利润36亿元同比增速为644%,看数字很吓人,但对比Q1净利润的33亿元,环比增速为9.1%,这其中还有京东“618”的加持。

不过,同比净利润增速644%远高于同比净收入增速22.9%,这个数据落差是如何来的呢?

从财报来看,第二季度电商业务为京东贡献1335亿元收入,占89%,包括物流在内的服务业收入占比不过11%。

从增速来看,京东物流业务Q2取得了98%的同比增速,电商业务仅仅实现了20.8%的同比增速,可喜的是,曾经的亏损钉子户京东物流迎来了盈亏平衡点。

在此背景下,电商业务不过是正常发挥,而Q2净利润环比暴增真正的功臣是,不再亏钱的物流业务。

从财报可以看到,与去年同期相比,本季度京东履约成本增速为6.1%,一般及行政费用同比增长了5.02%,也均远低于营收22.9%的增长速度。所谓“履约费用”,指从用户下单到商品配送再到售后服务全流程费用,即为完成整个销售动作所需要的全部费用,其中物流费用占大部分。

京东履约成本同比增速表

而这是基于京东物流规模化效应的连锁反应,此指标的下降,意味着京东物流成本下降与效率提升,既让我们明白了京东物流实现盈亏平衡的原因,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京东集团利润为何超出了之前市场预期。

以京东集团的体量,履约费用即使下降1%,就意味着其可以节约数亿元的成本。

费用减少,勒紧裤腰带,是京东净利润增速远高于营收增速的主要原因,36亿的利润,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降本增效。

杯酒释高管,挥泪斩兄弟

除了业务上节流降成本,人事变革,薪酬调整在京东也掀起了血雨腥风。

在刘强东发生了明尼苏达事件之后,京东从历史最高值700多亿美元的市值直接跌落到谷底,整个集团都笼罩在阴沉的氛围中。

负面事件持续发酵,资本市场持续看瘪,京东面临上市以来最危急的时刻。

在2月中旬的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掉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一时间舆论哗然。作为一家拥有18万员工的企业,京东此轮调整高管可能达到几十甚至上百人规模。

自此开始,人事大动荡。3月15日,京东宣布张晨卸任京东首席技术官;3月19日,京东宣布首席法务官隆雨,因为个人职业发展和家庭原因,提出辞职;4月4日,京东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碰巧也因为个人和家庭原因提出离职。

4月9日,京东两位高级副总裁——7FRESH事业部总裁王笑松和3C事业部总裁胡胜利也被调离原岗位,京东给出的理由是“核心高管轮岗计划”。

年会推杯换盏中宣布末尾淘汰制,后续马上有动作,铁腕强化了执行力。那段时间,京东股价因为人事地震不降反升,资本市场的反馈证明京东此举的正面效果。

在4月12日的公开信中,刘强东再次强调,“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杀于江湖,一起承担责任和压力,一起享受成功成果的人。”在信中,刘强东还表示,京东已经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人员急剧膨胀,混日子的人越来越多,这必须改变。

随着规模增长,一直毛巾拧水的京东,内部成本控制也遇到挑战。有京东高层透露,去年一年,京东光采购服务器的开支就高达80亿人民币。

如今不仅是高管流动,底层员工薪酬结构变化也是京东砍成本,提效率,增利润的手段。

曾有报道称,京东将取消旗下快递员的底薪,增加快递员收件任务,揽件数量将计入绩效考核,直接影响工资收入,还将快递员公积金系数从12%下调至7%,而以上举措极大可能会降低快递员的收入。

而北京不同片区的几位京东快递员均表示取消底薪和下调公积金的情况属实,并且与公司签订了相关文件。

4月15日凌晨,网传刘强东发内部邮件《致全体配送兄弟的一封信》。在信中刘强东表示,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如果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的!公司所做的这一切,只想让京东物流可以生存下去,只想让大家的日子过得更好、更加长久!

刘强东在内部信中表示,公司绝对不会取消配送员的五险一金,会对大家的未来负责;取消配送员底薪提高揽件提成,是为了让京东物流生存下去。

从财报中看,优化这一部分成本,多劳多得的方法是奏效的。

Q2财报中,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大幅增长98%,并首次实现盈亏平衡。

辞高管,大裁员,取消底薪降公积金比例,京东一系列降人力成本的手腕对第二季度36亿的利润功不可没。

投入技术与沉向低线

如果说挤利润是为了现在财报好看,稳住资本市场,把形象危机中的京东拉回正轨,那加大技术投入和下沉市场布局,是为了长远发展。

在2017年的开年大会上,刘强东喊出,“未来12年京东只有三样东西:技术!技术!技术!”

在京东Q2财报上,技术研发投入同比增速为32.1%,高于营收增速。

京东技术投入环比增长表

刘强东在京东二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会继续加大技术投资,比如会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继续持续性投资。

不难猜测,未来京东会继续追加技术研发投资。

而作为中国电商前三巨头的京东,自然不会放弃下沉市场,这从Q2财报上也有体现。

根据京东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的京东618全球年中购物节期间,低线级市场下单金额同比增幅达全站2倍。

与此同时,京东也在下沉市场逐渐提升用户增长的效率。截至2019年6月30日,京东过去12个月活跃用户数增长至3.213亿,较上一季度环比增长了1080万。相比较,去年同期京东过去12个月活跃用户数为3.138亿。

在京东的财报分析会上,刘强东、京东零售集团轮值CEO徐雷均着重强调了低线市场。

刘强东在解释履约成本率下降的原因时表示,四年前让京东物流大举进入3-6线城市,刚刚开始,订单密度较小,因此物流成本较高,随着低线城市拓展结束,特别是大量外部订单进入,导致物流成本大幅度下降。

而据徐雷透露,京东目前来自于三至六线城市的用户增速高于一二线城市,尤其是在新用户当中,有将近七成是来自于低线城市的。徐雷称,按照收货地址去看,整体用户中超过一半是来自于低线城市。

今年从4月开始,京东相继入股五星电器;收购迪信通9%的股份;投资生活无忧;领投新潮传媒10亿元融资,这都是在面向低线市场布局。

根据京东方面的表述,在今年十一前后,京东会升级与腾讯合作的微信一级入口的资源,打造一个针对微信的生态,尤其是女性和低线市场的一个新的模式,这也有利于是获得低成本流量的动作。

物理学上有一条被称为最令人绝望的定律,即熵增,我们不需要真正了解它在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经典物理学含义,只需要知道其社会学意义即可。熵増就是世界上一切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都是从有序走向无序,最终灭亡的过程。作为一个封闭的系统,例如社会,星系,最后肯定走向灭亡。

企业作为有人构成的组织,也会面临熵增的过程,熵会由低到高,逐步走向混乱并失去发展动力,出现拉帮结派、部门墙越来越厚、内部协同成本越来越高、流程逐渐僵化等情况。京东从去年陷入内忧外患,实际上就是熵增的一种体现。

要想生成用于抵消正熵并以此来强化企业管理的有序度的负熵,则必须依赖于制度、变革,这也是华为一直以来变革哲学的核心,而腾讯、阿里、小米近年来频繁的架构调整,同样是为了在内部制造负熵。

从这个角度看,京东Q2财报体现出来的真实价值,并非仅仅是各项指标飘红,而是它也开始有效的利用负熵增,来给自己补课。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