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战疫|238家SaaS企业“呼救”:早期行业危机并存

语言: CN / TW / HK

“所有人都知道SaaS行业中长期利好,但就怕短期内会死掉。”薪太软创始人杨鹏博如此描述当下的行业境况。

疫情之下,中小微企业困境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以SaaS行业为例,在部分企业选择员工居家办公的背景下,远程办公、视频会议等SaaS细分行业逆风爆发,但与此同时,作为边缘行业,SaaS行业在现金流紧张、申请贷款援助等方面仍旧面临困难。

不久前,包括百度智能云、Testin云测、UCloud、蓝猫微会等238家企业签署发布《来自SaaS行业的一封公开信》,称疫情对全国经济的影响已深刻波及到SaaS行业,作为数字化浪潮时代的新兴产业,大多数SaaS企业都处在创业的攻坚阶段,技术创新层面投入巨大。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正令创业者面临双重凶险:在线化经营需求的爆增触发空前的运营成本压力;而每一家企业个体必须独自承担既定战略停摆、未来6个月各项规划收入大幅萎缩的残酷现实。

压缩成本

杨鹏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行业签署这份公开信,就是希望可以被更多人看到发展初期的SaaS行业,可以获得更多被帮助的可能。与明显受到冲击的餐饮业、旅游业等中小企业相比,SaaS算是一个边缘行业。

另外,虽然疫情期间远程办公等赛道对SaaS行业产生刺激与利好,但杨鹏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正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冰火两重天境地’。”他称,疫情期间产生的机会的确使得客户需求大幅增加,但自身现金流短期内也发生快速缩减——云服务费用没有削减,房租没有减免,现金缩水非常尴尬 。

同样“尴尬”的还有资本市场,杨鹏博表示,当下投资人们的确认可SaaS赛道的火热与长期性,但部分投资环节需要面对面,甚至部分年前谈妥的投融资年后面临着无法走完最后手续的尴尬,这对创业公司来讲都是致命的。

分贝通联合创始人兼COO施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去年年底分贝通即完成一笔融资,但目前情况下,公司最紧要的任务仍是对现金流的控制。整个SaaS行业在国内暂处于成长初期,尚未实现大规模盈利,大多SaaS创业公司今年的业绩目标也将进行针对性调整。

小鱼易连联合创始人兼CEO袁文辉表示,疫情之下,每个公司的CEO都应该担心现金流问题。创业公司的实力和资源有限,能省的每一分钱都希望省下来。小鱼易连今年年初制定的计划是各方面费用比去年减少至少10%。

杨鹏博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公司应对策略称,一方面缩减研发与扩张计划,其次通过股东借款、申请援助等方面“勒紧腰带”,最后在坚持不裁员前提下,进行集体降薪。“我们在2月10日之前线上讨论过降薪问题,”杨鹏博称,公司管理委员会初期计划“管理层薪资打六折,中层打七折,员工打八折”的策略。针对员工的反应态度,杨鹏博表示,大部分中层较为支持,会尽力对员工进行安抚,个别影响到房贷问题的会进行个案性处理。

面对行业困境,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在燃财经线上沙龙上表示,目前面向中小企业的企服公司受到的冲击比较大,建议这类公司转换思路,尽可能赋能线下企业转战线上,将这次挑战变成机遇。另外,朱啸虎强调称,即使熬过疫情结束,企业的运营数据恢复可能还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再花两三个月融资,所以从疫情结束到拿到钱可能还需要四到六个月时间,建议创业公司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多位创业公司创始人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达“调整收入预期、缩减研发等方面投入”的计划。另外,扛过疫情期间的困难并不意味着万无一失,朱啸虎强调称,创业企业不要倒在疫情结束后的倒春寒上,建议创业公司做好最坏的打算与最保守的计划,2020年上半年收入会比较少,一定要控制好现金流。

针对SaaS行业本身,朱啸虎表示,尽管中国企业服务土壤要贫瘠很多,但企业服务行业资本利用率高,融资稀释少,对风险投资人价值更大,未来很大一批独角兽会出自企业服务类公司。此外,疫情之下,在线教育、生鲜电商都迎来了较好的机会,但现在也是考验企业产品和体验的时候,在订单量暴增的情况下,毛利率有没有改变是非常大的考验。

危中有机

作为异军突起的远程办公在疫情中引发包括投资人与创业者等群体的关注,朱啸虎表示,疫情可能会让远程办公在中国形成一个大的习惯,这可能是一个触发点,很多企业会用企业服务软件进行协调工作。

疫情中远程办公软件数据涨幅最大的类别即语音视频会议,Zoom年前平均每天下载量不到4000,疫情期间直接超过5万;钉钉每天有40到50多万的下载量;石墨文档创始人兼CEO吴冰称石墨文档最近新增用户量和企业注册数最大达到过去的五倍以上。

袁文辉表示,原本以为只有To C类业务才可能出现急剧增长的情况,To B业务很难遇到快速增长机会,但由于这次突发的疫情,政府、学校、企业对视频远程沟通协作的需求到了爆炸性增长阶段。从大年初一至今,小鱼易连已先后收到三波需求,分别来自有大量远程协作沟通需求的各级政府、卫健委和医院;需要线上授课的教培机构;不得不在家办公的企业。

针对疫情之后远程办公会否热潮消退问题,吴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期间的行业火爆是一个新的开始与契机,让很多企业认识到远程办公或线上的办公体系的重要性,一些基础办公如文档等需在线上才能更透明、协同更高效。但思维模式的改变还需要努力与时间。未来行业还需要语音会议稳定性、管理制度等方面进行改良。

朱啸虎称,如果产品和服务真的非常好,相信大量用户养成习惯后,远程办公不会是假风口。正如非典时电商商业迅速崛起,非典过后行业并未回落,且越来越加速渗透到人们生活当中,相信企业服务行业也将一样。

至于行业冷静后的竞争格局,吴冰表示,资金实力比较雄厚的大厂会免费开放一些同类产品,但在产品的体验、功能、性能上,各家各有优化空间。大厂的免费策略对我们不可能完全没有影响,石墨的策略是提供更强的体验、功能和性能,在意的用户会愿意买单。就好比Zoom和一些大厂都在做远程会议产品,很多用户为了体验更好的稳定性,还是愿意花钱去用Zoom,它的收费点在于产品的强项和特色。

“这次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超想象,可能打乱了很多创业公司的年度计划。”朱啸虎表示,最近挑战比较大的肯定是面向中小企业的这些企业服务公司,因为很多中小企业还没有复工,很难付款,但这是挑战也是机遇,建议这类公司转换思路,帮助他们的客户如线下连锁品牌等,尽可能赋能它们做互联网生意,将此次疫情挑战变成机遇。“核心观点还是必须要和客户共赢,要想客户所想,为他们创造更多的价值,帮助客户一起生存、发展下去,企业服务公司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