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黑天鹅,我们如何“反脆弱”?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深响旗下新媒体“深探”(deep_insights),作者 | 王舷歌。

脆弱是指因为波动和不确定而承受损失,反脆弱则是让自己避免这些损失,甚至因此获利。

风会熄灭蜡烛,却也能让火越烧越旺。不确定性就像风一样。你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他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

如何“反脆弱”实际上正是尼采那句名言「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的行动路线。

面对黑天鹅,除了坚韧、忍受,我们还能做些什么?以反脆弱的方式建立各种事物,让我们跳出泥沼,转危为安、反败为胜。

什么是“反脆弱”?

反脆弱,是塔勒布提出中战胜波动性和不确定性的力量。

但需要注意的是,反脆弱的反义词是脆弱,但它并不等同于坚韧。它指被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影响的东西,具备进化到比之前更强大、更好的状态的力量。

举个例子。

一个玻璃花瓶放在桌上,安安静静的呆着就是它的常态。突然间,有只猫把它打翻在地,玻璃花瓶瞬间粉碎——对于花瓶来说,猫的出现就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而它摔成粉碎,玻璃花瓶就是脆弱的。

但如果摔在地上的是一个塑料花瓶,它不会粉碎,而是弹两下滚到一边去。因此塑料花瓶不脆弱,它是坚韧的。

不过,坚韧不等于反脆弱。试想一下,有一种花瓶它摔到地上非但没碎,还变成了两个,而且还更美了,这时它就是反脆弱的。

书里这样概括“反脆弱”——能够在突如其来的变化冲击下获益的能力。

但这种能力来之不易。

世界中,一切事物会从波动性中获得收益或者遭受损失。但人们往往害怕波动性,讨厌不确定因素。我们喜欢稳定、希望每件事都按部就班、喜欢规模化、可复制,因此丧失了对于随机事件的应变能力。我们寻找平均值,却忘记平均本身是两个极端的化身。

波动性,随机性对有机体是有利的,对机器是不利的。能够应对波动性,随机性,才能更好地生存。反脆弱是所有幸存下来的自然和复杂系统的共同特征。

另外,关于反脆弱这一概念,作者还延伸到了社会层面——“系统的反脆弱性是通过牺牲个体为代价取得的”。

例如当年美国大萧条时期,大批企业倒闭、普通人辛劳一生的血汗钱化为乌有。再比如大公司之所以稳定,是因为“体系至上、公司文化至上、业务至上”,任何一个螺丝钉员工的利益都无足轻重,随时可以被牺牲掉。

当年美国倒闭的银行数量

而更可怕的是,“在过去,负起责任的人才享有特权”,而现在,享有特权的人似乎不用负责。大多数人正在被极少数的人群转嫁脆弱性。如果说脆弱性是社会统治及骗局游戏维持的力量,那么反脆弱,就是一个充满反叛主义的力量。

如何“反脆弱”?

反脆弱的好处显而易见,那么如何才能“反脆弱”?书中观点比较杂乱隐晦。

首先是要有压力源进行刺激。

人类在应急刺激下会比在慢性刺激下表现得更出色,尤其是在急性刺激后给予较长的恢复期,这将使得这些压力源成为信息的传导渠道。而这种压力源不能太规则,也不能慢性。

“复杂系统在被剥夺压力源的情况下(会)被削弱,甚至被扼杀。”塔勒布借用“米特拉达梯式解读法”来说明压力源的作用。在传说中,这位国王因为在流亡中持续摄入剂量不致命的有毒物质,最后竟然百毒不侵,“强韧化的道路常始于一点点的伤害。”

其次是态度上拥抱变化。

“当你脆弱的时候,你往往倾向于墨守成规,尽量减少变化―因为变化往往弊大于利。如果你想做出改变,并且不关心未来结果的多种可能性,认为大多数结果都会对你有利,那么你具有反脆弱性。”

第三是“杠铃策略”——采用处在两个极端的方式来处理事物。

怎么理解这个概念呢?迈向反脆弱的第一步就是减少不利因素,而不是增加有利因素。也就是说,通过降低自己暴露于负面黑天鹅事件的概率,让反脆弱顺其自然地发挥作用。

书中指出杠铃策略是一个实现反脆弱性、向三元结构的第三类转移的方法。作家如果白天能从事一个与写作活动无关的闲职,那么他的作品会写得更好。

或者,做一些疯狂的事情,而在更大的决策上保持理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