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结束之后,药店会迎来“补偿性反弹”吗?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在疫情结束之后,连锁药店是否会迎来“补偿性反弹”?是否会存在部分中小连锁难以回春、出现经营困局?

本文来源于中国药店,作者刘瞳;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抗击疫情的战役仍在继续。很多连锁药房在面临诸多社会压力的同时,对于疫情结束后的“补偿式反弹”抱有期望。回顾2003年的SARS疫情我们能够发现,医药行业的利润反弹位列各大行业第四,较为乐观。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但医药行业的历史模板很难套用。毕竟2003年电商尚未崛起;政策面对于药店的把控较为宽松;自媒体未出现,有关药品零售的负面新闻传播速度较慢。更重要的是,当时中小型连锁的发展规模不大,竞争不是很激烈——2002年连锁药店前100名的门店总数仅为14493家。

环境不同,结局自然有差异。在疫情结束之后,连锁药店是否会迎来“补偿性反弹”?是否会存在部分中小连锁难以回春、出现经营困局?

疫情之下,药店情况不容乐观

疫情为连锁药店带来诸多影响。我们将从员工、政策与品类三个层面进行披露。

员工

以本次疫情的重灾区湖北为例,由于一线药店在疫情物资供应方面的重要作用,政府要求药店达到100%的开门率。但在各项物资紧缺、工作及心理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很多“重灾区”内的员工已经出现消极与抵触情绪,部分地区已经出现员工离职潮。

交通情况的影响

湖北宜昌一家拥有15家门店的连锁药店的店长表示,很多员工的家在行政村,交通阻断后,甚至有的上班需步行2个半小时,连锁总部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为员工提供集体宿舍,甚至有部分领导将私家车提供给员工过夜。

疫情本身的刺激

由于口罩等医疗物资的短缺,人们纷纷涌向药店。湖南千金大药房总经理罗凯表示,目前已经出现店员被隔离的情况,“过年后很多地方排长队买口罩,人群聚集,一旦接触了后续被确诊的患者,我们的员工就被隔离。”

员工内部有各自微信群。某连锁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也表示,员工内部的恐慌往往影响很大,“店员也是人,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都不想来上班了。政府要求100%开门,不开就会受批评,可人手远远不够!我们老板每天被骂的半死……”于是,不管是慰问红包还是临时奖金,部分中小连锁在人力端的成本大幅度提高。

频繁检查的压力

在湖北、湖南、河南的部分地区,各个层级的市场监督管理人员频繁出动检查,据了解,有的门店甚至一天之内会有3批检查人员到店。售价情况、是否明码标价、产品来源进货单据……“店员应付顾客就捉襟见肘,还要应付各种检查,他们压力太大,很多人就不想干了。”

因此在疫情过后,曾经离职的员工会有不同程度的行业分散,“或者去餐饮业,或者干脆在家做微商。有的员工走的时候跟我聊过,她自己内心也有愧疚,就算疫情过去也不太愿意回来了,怕面对我们。”某连锁大区经理表示,“就算行业回春,人手问题也没那么乐观,毕竟很多竞争对手也要招人嘛!”

政策

目前各地政策对连锁药店均有一定程度的扶持,但价格依然是敏感话题。总部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某连锁经营者大吐苦水:“口罩、酒精一类本来就没有多少利润,其他的品类我们没精力也没可能去做爆款,开店就面临各种检查,几倍工资还招不来员工,不开店房租一样交,账面上有窟窿了。”

众所周知,连锁药店30~40%的毛利属于正常现象,但在疫情期间,很多毛利空间被打压。早在1月8日,浙江省医保局已发布《提升药品集中采购功能推进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全覆盖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其中包括,定点零售药店销售集采平台药品(纳入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在线交易的医保目录内药品),只能加价15%,且最高只能加价200元。

根据四大上市零售药店企业的报表中我们不难看出,如果商品售价低于33%毛利,门店基本会处于亏损状态。浙江省某中型连锁负责人表示,其产品结构中,医保产品占70%左右,“15%的利润我们根本承担不了,水电费和人工费怎么办?我一个口罩买一块多钱,就罚我好几万……”

商品

众所周知,现金流是药店的“命门”。但在疫情期内,除消杀、清热解毒类产品以外,很多品类根本不在恐慌中的老百姓的关注点之内。

某小型连锁营运部吴经理感叹:“现在节前主打的‘年货节’,很多东西卖不动,唯一的进账就指望消杀类和免疫力一类的产品。偏偏前者挣不到钱,后者卖贵了居然也有人举报。”

福州某连锁区域经理也颇显懊恼,“之前我们主打的产品是预防酒精肝的,节前货也囤了,招牌也打出去了。结果疫情爆发,商品结构还没来得及调整,现在调货又非常难……这是一个重大失误。只能自己想办法填坑。”

各项成本在抬头,部分未及时调整的品类在压架,效期产品无法消化,最终资金链出现问题。河南、陕西、安徽三地药店联盟总经理郑华童表示,目前药店联盟成立专项资金,目的就是帮助一些中小型连锁辗转腾挪,“我们的成员单位都是具备一定规模的连锁,少部分成员现金流的情况不容乐观。此外据我所知,部分小连锁、单体店已经出现资金问题,正在想方设法通过个人拆借度过难关。”

疫情过后,是否会迎来补偿性反弹?

2020年,是药店人20年来 “最痛苦、最忙碌”的一个春节。出于药店人的义务,领导层必须坚持开店,一线员工盯着层层压力冲锋陷阵、忙碌不堪。前文所述,一些中小型连锁在疫情期间同样处于寒冬期,各项成本递增的同时也都在对春天翘首以待。然而真实的情况并未如此乐观。

大环境之下,不容乐观

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服务行业。2003年SARS肆虐,以北京为例,餐饮业遭遇大洗牌,近5000家餐饮店出局,餐饮门店歇业率达70%。虽然日后餐饮业迎来巨大反弹,但与其行业属性密不可分,对于药店端较难有参考性。

反观药店,目前第一季度盈利受损情况较为严重。康佰佳医药连锁总经理刘中华对后期的业绩反弹持不容乐观的态度:“药品是刚需,但还需要一些其他品种的冲量作为利润来源。虽然疫情过后,老百姓的保健意识会增强,但由于长久歇业等原因支付能力降低,我们门店的部分品类拉动点会受到影响。更严重的是,有些小连锁、单体店首先要努力活下去,盼望疫情拐点尽快出现……疫情结束还需要多久?他们能否撑得住?都不知道。”

对医保报销的忧虑

一般来说,在管理部门与药店医保结算工作运转正常的情况下,保守估计全国平均的结算时限为2个月左右。且审核完成后医保管理部门通常会预扣部分(10%左右,各地区标准不同)作为保证金。

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出现拖延药店医保结算资金的情况,且并非个案。面对疫情,截至2月6日我国各级财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资金就已达667.4亿元,目前正在向千亿数额迈进。在此背景下,不少连锁负责人对疫情过后的医保报销持担忧态度。某连锁总经理对此忧心忡忡:“经济影响,财政必然吃紧,医保本来就是财政支出大头,这是我担忧的方向。”该企业的数家门店医保占比已经达到业绩的40%左右,“医保资金压了三四百万,这笔款我能顶两到三个月。如果后续出现汇款延期问题,怎么办?希望呼吁政府认同药店民生行业的坚守与付出,希望可以适当协调。”

小型药企、经销商困局,或在未来影响药店毛利率

与此同时,供职于某药企的业务经理赵先生也认为,“从2003年非典数据看,当时所有跟经济活动有关的一切,都在疫情结束后迎来补偿性反弹。但是很怕熬不过这一段。”首当其中的,就是一些小型药企与药品经销商,“库存出不去,药店也没有心思给你卖这些东西,他们就完了。”

值得警惕的是,当部分小药企、经销商资金链断裂,无法在春暖花开之日重焕生机时,给予连锁药店的负面影响往往是“潜移默化的”。

“就这么说吧,大药企对小连锁的重视程度不高,都靠着中小药企和部分经销商给予优惠政策、释放经营压力。如果很多能够给予门店较高毛利产品的小药企和经销商倒下了,我们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

对此,康佰佳医药连锁总经理刘中华也做出预判:在疫情过后,或许会掀起一个规模不小的整合潮,上市公司会针对中小连锁展现优势,同时,部分地区并购成本可能不升反降,“毕竟受疫情影响,无法生存的小连锁博弈能力较低。”

疫情,只是让很多问题提前浮出水面

虽然目前政策对药店利润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按照行业趋势,就算没有疫情,药店行业的毛利率也会逐年下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或许,此次疫情的发生只是让许多问题提前浮出水面。湖南千金大药房总经理罗凯坚持认为未来将会是大中型连锁的春天。没有精细化管理能力、没有经营特色的中小连锁很难生存甚至会消失。“比如你在四、五线城市,如果做不到区域龙头或者区域特色,再遇到一次大范围、公共性的卫生事件,风险就大得多。以这次疫情为例,供应商对接百强连锁,你的口罩根本拿不到。带量采购之后,一些处方药保证百强连锁,对部分中小企业零投放。”

没有规模优势,小连锁必须靠经营特色在未来生存下去。开有20多家门店的康佰佳医药连锁正在逐步落地“家庭医生”的概念,大部分门店入驻大型社区,配套西医诊所、老年配套活动室、小型中医馆、理疗馆等多种模块,“我不求一个大店走了多少规模的货,我只想要把自己的门店推向家庭,成为社区内的家庭医生。”目前,康佰佳医药连锁主打的“民间版的社区卫生服务站”正渐渐自成体系,虽然零售端毛利率会下降,但整体毛利额逐渐上升,总经理刘中华表示,“大量社会群体会到药店取药用药,可能我的毛利率只有15%了,但毛利额反而增长到2~3万。未来的处方外流如果能够实现,情况会更好!”

武汉秋友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尚锋也表示,许多连锁药店的管理费用(刨除员工工资与房租等),多者甚至占到整个销售额的20%左右,“这个比例太高。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行业人员素质提升的同时施行精细化管理。疫情消退期或完全消失后,我们中小连锁不妨看看超市,为什么他们在维持较低的毛利水平同时仍旧能够赚到钱?这一点很值得思索。”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