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僱員新規、訴主管部門,優步和Lyft都急了

語言: CN / TW / HK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懂懂筆記,作者懂懂筆記,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在優步(Uber)幾周前一怒為“求生”,向紐約市相關部門提起訴訟後,Lyft也上演了併肩子上戰場的戲碼。

Lyft在上週五對紐約市提起訴訟,希望廢除該市一項法律中對網約車在交通擁堵地區空駛時間(數量)的限制。

No.1

無限期延長“限制”

Lyft發言人坎貝爾·馬修斯(Campbell Matthews)在一份宣告中表示:“Lyft支援城市綜合擁堵治理收費,這是減少交通流量的最有效方式。”但他強調,紐約市計程車與轎車管理委員會(TLC)匆忙、隨意的做法,對紐約交通狀況而言是一個重大的倒退。

Lyft認為,多年前TLC創造了一個效率低下的計程車牌照系統。如今的規定並不是對解決交通擁堵問題的積極嘗試,而且在傷害紐約市的出行乘客和司機。

這麼急於大官司,Lyft到底為了啥火燒眉毛的大事?

在2018年8月,紐約市針對TLC的提議首次通過一項法律,規定Uber和Lyft等服務機構運營汽車數量的上限。紐約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Bill de Blasio)對此表示,此舉旨在解決交通擁堵問題,併為網約車平臺的司機提供更高的工資。

這項法律定在一年後(也就是上個月)應該到期了。但在今年6月中旬,在TLC的“參與”下,市議政廳投票決定無限期延長這項法規。

這麼一搞,Ube和Lyft一下子都炸毛了。

這一限制的出臺首先得到了紐約出租車行業從業者及公會的支援。相關機構表示,由於Uber和Lyft的介入,當地計程車行業的工資水準大幅下降,使得司機對未來的長期就業無不表示擔憂。

據當地媒體報道,計程車行業因遭受衝擊,導致了此前多位司機因無法治療重症並出現生命堪憂的狀況。當然,不只是計程車司機遭遇工資待遇降低的問題。據紐約時報報道稱,近40%的網約車司機也應該有權獲得醫療補助,因為他們的工資低於正常標準。

可是剛剛經歷了加州推行“僱員法案”的Uber和Lyft,顯然不想再次經受類似的打擊。如果加州的平臺司機都成了僱員,再趕上紐約無限延長對網約車的限制,這豈不是要了親命?

No.2

監管部門的決心有多大?

顯然,紐約市市議會對於法規的延續,有著類似加州州政府部門一樣的堅決。

紐約市長德布拉西奧表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這些網約車平臺公司一直在利用勤勞的司機,使我們的街道擁堵不堪,司機也陷入貧困。我們將進一步對這些公司車輛的空駛時間進行新的限制。這意味著司機的工資會更高,我們城市的街道也不那麼擁擠。”

在德布拉西奧看來,這些限制的成效將使夜間高峰時間的車速提高10%,而且由於空駛車輛數量受限,應該會讓出租車及網約車平臺司機在最繁忙的時候增加收入——每小時淨工資提高20%。

目前紐約市已經明確要求Uber、Lyft、Juno和Via的司機,每單最低淨價為每小時17.22美元,根據德布拉西奧的說法,這一規定生效以來(尤其在2019年2月1日至5月19日期間),幫助司機群體額外賺到了近1.72億美元。

TLC此後制定了一項新規定,限制網約車平臺的司機在核心區域的空駛時間。管理委員會要求Uber和Lyft將空駛時間從41%減少到31%。

如果上述公司未能遵守,TLC表示將保留暫停或吊銷其在紐約市經營許可證的權利。TLC發言人對此表示,“這是對該市減少交通擁堵以及為司機爭取權益的最大努力,我們將為了爭取更安全、更順暢的街道,以及維護司機的權益而努力。”

那麼,拿著運營牌照權的TLC,對當地出行市場的影響有多深?又為什麼對網約車平臺出臺有這麼多“限制”?

早在70多年前,紐約市創造了計程車牌照這一規定。當時,為了確保計程車公司安全、透明地運營,計程車牌照成了一項民眾喜聞樂見的新鮮事物。不過也有分析人士認為,進過多年的發展,如今它已經成為一個只有銀行和貸款機構才能從中受益的體系。

近30年來,“計程車牌照”制度使得希望從事運營的司機要先做出選擇——要麼付上千美元(每月租金)租一輛車;要麼揹負沉重的債務,用貸款支付牌照的購買費用。

但是網約車平臺的出現對這種體系提出了挑戰,讓“計程車”出現了另一種方式。

No.3

TLC與網約車平臺的宿怨

隨著網約車平臺的出現,更多司機可以在牌照制度之外獲取外快,不必像計程車司機一樣12小時輪班,而且絕大多數車費直接進了司機的口袋。

美國勞工研究局去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在過去幾年中將“計程車司機”作為全職或兼職職業的普通人增加了三倍。這不是因為有更多的人從事傳統出租行業工作,而是因為他們在網約車平臺接單並提供服務。

網約車司機的收入多了,當地出租司機和管理部門的收入自然就少了。

原因如此簡單,TLC與計程車行業工會自然要利用手裡的資源和能力,對網約車平臺展開“制衡”。

在得知限制規定將繼續延期後,Uber不僅立刻開始上訴,其發言人也公開表示,“這項限制規定已經威脅到了網約車司機的靈活性,過多的管制只會讓交通情況變得更糟。這種限制過於武斷,而且參考了一種有缺陷的計程車運營模式,沒有考慮到司機們是如何受到先前法規的影響。”

Uber方面指出,這一限制將導致另一個“牌照制度”,這可能會使更多網約車司機減收甚至破產,對他們的生活造成進一步傷害。

面對生存難關,Uber的老對手也盡棄前嫌,與其跳進了一個戰壕。Lyft發言人在一份宣告中表示:“對共享出行的進一步限制,將導致公眾乘車次數減少,司機的收益降低。”

他強調,市長應尊重市議會去年通過的立法,並允許各方在討論延期或任何新規則和收費之前,審查關於該限制規定對社會影響的報告。”

總之,這件事似乎成了一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糊塗賬。

德布拉西奧市長提議延長基於網約車平臺的運營車輛的限制,目的是保障城市交通的順暢,重建一直為人詬病的牌照系統。雖然這將保護那些從舊體系中獲利的大銀行和計程車公司,但對網約車平臺來說卻是一個壞訊息。

網約車平臺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司機和車輛上路,這樣可以為平臺創造更多的收益,回報投資人。而且他們堅持認為司機將會因為挑戰“牌照體系”而接到更多大單,獲得更多收入。但是計程車行業協會及機構則表示,越來越多的計程車司機受到影響,將會大幅減少正規計程車司機和車輛,最終意味著除曼哈頓市中心以外的地方可能很難叫到計程車。

這個糊塗賬,究竟怎麼破?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絡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