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初创公司推迟上市,华尔街为何与硅谷唱反调?|海外头条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

《海外头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最近,很多人嗅到了科技初创公司资金流逝所带来的阴霾的味道。

这些公司疯狂吸纳资金,靠一种昂扬的情绪和动听的故事经营着,只是,情绪和故事开始变得不吸引人了。

本期推介Vox网站的文章 《Postmates推迟上市的更大问题:华尔街正在与硅谷唱反调》 (Postmates’ new IPO delay says something bigger: Wall Street is turning against Silicon Valley),作者Theodore Schleifer。

WeWork在8月的时候,还是一家估值470亿美金的现象级独角兽公司,很快上市受阻,CEO离职,高估值瞬间变得像泡沫一样虚无。

而最新的例子是,据知情人士透露,估值超过20亿美元、预计将于2019年上市的外卖初创公司Postmates最近也表示,由于市场状况,该公司将推迟首次公开发行(IPO)。

作者表示,Postmates只是众多预计将于2019年上市、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之一。 随着年底的临近,一片阴霾笼罩着硅谷,每天都在上演不同寻常的争论与战争。

自今年来,科技界最引人注目的初创企业在上市后基本上遭遇了惨败:

Lyft的市值缩水了一半;

其竞争对手Uber股价下跌超过25%;

Slack和Peloton的股价远低于IPO价格;

当投资者对WeWork的高估值产生质疑时,该公司直接跌落现实,完全取消了IPO,没再公布自己的巨额亏损。

Postmates首席执行官Bastian Lehmann周五在一个创业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密切关注宏观经济,并暗示其他创业公司也应该重新判断当前的现状。

当被问及Postmates是否会在2019年上市时,莱曼表示这更多取决于宏观形势,而不是公司的准备情况。

但到目前为止,Postmates想要在2019年IPO似乎不太可能。据知情人士透露,Postmates最近向股东分发了文件,预期推迟至明年第一季度中期左右。这至少是Postmates第二次推迟最后期限了。

作者指出,考虑到其他科技初创公司在2019年的表现,Postmates的决定确实有些道理。

很明显,到2019年结束的时候,世界上其他地方对硅谷的信任,并不像硅谷对自己的信任那么多了。

根据追踪IPO表现的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2019年上市的32家科技公司的市值平均只上涨了约5%。2018年,这一数字约为13%。在2017年则有94%的回报率。

现在,市场情绪的变化不只从IPO数据也能察觉得到。

作者提到,上周,数百名投资者和创始人齐聚旧金山,讨论传统IPO的替代方案,这是硅谷对企业上市方式日益不满的最具体表现。在这期间,硅谷的创业者们还想象着华尔街可以对他们控制得越来越少的未来。

周一,对最近初创公司股价虚涨负有最大责任的孙正义(Masayoshi Son)表达了罕见的悔恨之情。

软银(SoftBank)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正向年轻企业投入逾1000亿美元,而孙正义对自己的投资记录感到“尴尬和慌乱”。

在软银最大的初创公司IPO失败后,这位以乐观著称的投资者不再逼迫创始人“疯狂”了,而要开始学着了解自己的局限。

不过,作者认为,虽然众多科技初创公司上市折戟,但当下这种悲观情绪却不会对整个风投行业产生太大的影响。

因为硅谷厌恶悲观论者,并有着某种集体错觉——即使IPO市场可能对多数公司不利,但不会对自己的公司不利。

投资者和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也倾向于对科技的未来进行哲学式的思考,坚持乐观的预测,毕竟美好的愿景才能让他们赚钱。

与此同时,硅谷追逐交易的基本操作也没有改变。

每家风投公司仍在不顾一切地争取下一家有潜力的大公司的青睐,估值还会被推高,直到最后在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华尔街拒绝时才会被戳穿。

华尔街与硅谷永远不会达成共识,但同样的故事将会一直上演。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