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影子敌人」,不止是诺基亚的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本文来源冯仑风马牛,作者风马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有人说, 5G 的故事一开始,就是一场中欧争霸赛。头部玩家有 4 个,华为、中兴、诺基亚和爱立信,旁边还有三星跃跃欲试却不得其门。华为和中兴,大家都很熟悉,诺基亚曾是很多人的手机启蒙者,虽然在智能手机时代突然败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重回通信赛场也不足为奇,唯独爱立信有些面生。

在功能机时代,爱立信曾联合索尼,想围堵诺基亚,二者明争暗斗,最终却被苹果和谷歌一锅端了。此后诺基亚手机部门卖身微软,爱立信深陷亏损泥淖,这两个来自北欧的难兄难弟各自猫冬。

这一次,爱立信为什么能在 5G 盛宴里分得一杯羹呢?

谁不想当那个掌握开关的人

爱立信曾有一个外号,「诺基亚的影子敌人」。事实上,当爱立信穿梭在热带雨林和宫殿楼宇之间架设电话系统的时候,诺基亚还蜗居在芬兰的诺基亚河畔,折腾着橡胶、木材和卫生纸呢。

1878 年,瑞典人拉斯·马格努斯·爱立信造出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话,由此带领爱立信公司走进了人类通信史。不过,正如瑞典这个名字是从荷兰语中借来的一样,爱立信的第一部电话,也是从别的公司技术中「借」来的。

此前,拉斯·马格努斯·爱立信只是一个匠人,一边做着乐器,一边修理电报机。这一年,当地电信商委托他,调校一批美国进口的贝尔公司的电话,他受此启发,自费购进了德国西门子的电话,几经研究,终于自己琢磨出了生产电话的技术。

令拉斯·马格努斯·爱立信尴尬的是,当时贝尔公司买下了瑞典首都最大的电话网络,垄断了首都市场,他的电话做出来也无处可卖,只能卖到市郊和其它国家。误打误撞,爱立信还没在本地做成生意,就先成了一个做出口贸易的公司。

虽然入门技术是「借鉴」而来的,但作为一个匠人,拉斯·马格努斯·爱立信还是对技术非常执着。做好电话不算完,为了能保证电话正常使用,爱立信立马开始研究怎么让多台电话同时接通,很快就弄出了多交换台手摇发动机。这种对技术的痴迷为爱立信赢得了很多市场。

1892 年,爱立信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外国通信公司,为中国提供了 2000 部长得很像咖啡研磨机的电话。不久,挪威、俄罗斯也纷纷用上了爱立信的电话。就连瑞典本土,也有电信公司嫌贝尔公司售价太高,找来与爱立信合作,重建了一个电话网络。

做得了乐器,也做得了电话的拉斯·马格努斯·爱立信

当爱立信迈进 20 世纪时,公司已经在全球拥有了 1000 多名员工,生产了 50000 部电话,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之一。1916 年,爱立信在天寒地冻的莫斯科,架设了一个能同时接驳 60000 台电话的交换机,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在这样的技术对照下,昔日的老大哥贝尔公司黯然失色。

在整个 20 世纪上半叶,无数企业因为两次世界大战而陷入危机,甚至破产,但令人称奇的是,爱立信不仅毫发无损,甚至于在战争结束之后,无需营销,通信订单便滚滚而来。

造成这种奇特现象的原因有二,其一,瑞典作为中立国,在战争中毫发无伤,其二,爱立信除了技术出名,更出名的是它选择客户的标准。有一位爱立信高管曾感叹过,「我们好像只有 76 个客户,但这些客户全都是一个个的国家。」作为提供基础电信服务的公司,爱立信抓牢了大客户,当这些国家摆脱战争、重建家园时,自然接到了无数订单。

早期爱立信接线员

不过,自成立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的爱立信,却在北欧邻居那里碰上了钉子。

1973 年,摩托罗拉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便携移动电话的原型机 Dyna TAC ,这款手机的鼻祖重约一公斤,相当于半块板砖。这半块板砖的威力不仅在于防身,更在于打破原本的室内和车载便携电话市场,堆砌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无线通信市场。

12 年后,摩托罗拉推出首款商用便携式移动电话 Motorola Dyna TAC 8000 X,售价 3995 美元,通信费用另算。来自芬兰的诺基亚闻风而动, 1992 年,推出首款量产 GSM 手机 Nokia 1011 。

相比之下,尽管提前一年,爱立信便已经推出了 GSM 手机,但这种创新却显得「为了创新而创新」,全公司上下仍然心系电话系统,这款 GSM 手机像是一张自我证明的奖状,贴在门面上,倨傲地将 GSM 手机商用的先机拒之门外。

从 1991 年到 2000 年,全球移动电话的用户数量从 6200 万猛增到 4.02 亿。等到爱立信终于愿意分出精力进入手机市场,诺基亚已经用清汤寡水的直板手机,在全球市场四处出击。

这一次被诺基亚盯上的,不是老家欧洲大陆,也不是摩托罗拉的大本营美国,而是爱立信 100 年前就已经标记的中国市场。诺基亚并不愿意和爱立信正面交锋,和爱立信喜欢抓牢大客户不同,诺基亚走的是「群众路线」,从芬兰讲究实用的群众中来,到中国渴望新时代的群众中去。

在新世纪的钟声敲响前,中国手机市场群雄逐鹿,破釜沉舟的诺基亚、坚持格调的摩托罗拉、犹犹豫豫的爱立信三方混战,华强北和一干国产手机品牌悄然崛起。短短几年内,手机价格腰斩,普及型手机降价多达 4000 元。

1998 年,硝烟散去,中国一跃成为继美、日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移动电话国家,诺基亚拿下了中国市场这张护身符,从此进入长达 14 年全球销量第一的巅峰时期。

这时的爱立信,尽管拿下了一部分 3G 移动通信系统的市场份额,却在手机市场份额从 18% 降到 5% ,犹犹豫豫,失了成为手机巨头的先机。

21 世纪的头 10 年,爱立信与诺基亚的地位几经调转。

诺基亚原本在 1990 年濒临破产,却因孤注一掷押中手机市场而翻身,相对应地,爱立信失去了手机市场的先机,只好和索尼合伙,成立索尼爱立信品牌重新杀回手机市场。另一方面,全球IT泡沫破裂,通信业滑入低谷,爱立信引以为傲的传统业务也陷入困境。

但很快,苹果推出了 Iphone 3G ,IOS 2x 版正式提供全球语言,谷歌紧随其后,推出开源系统安卓,开启智能手机围剿功能机的时代。这又是一个来自域外者的挑战。虽然早前爱立信已经拿出了智能手机鼻祖,能运行塞班系统的爱立信 R380 ,但和之前面对功能机的挑战一样,爱立信再次因为犹豫不决的态度失败了。

2012 年,爱立信把索尼-爱立信品牌的股份悉数卖给索尼,彻底退出手机市场,专注于 3G 和 4G LTE 网络运营服务。也是在这一年,诺基亚失去了全球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荣誉,大厦之倾,也只在倏忽间。

与面对新产品的犹豫不决相比,爱立信对技术的热情倒是一如既往。虽然在手机市场败北,但爱立信仍然拥有着全球 40% 的 3G WCDMA 市场份额,在制定 4G LTE 标准时,爱立信也是主要的制定者之一。

2007 年,土耳其数学教授 Erdal Arıkan 发表了一篇论文,提及 5G 的技术来源,此后各大通信设备商穷尽心力,都试图跑到世界的最前列。爱立信也不外如是, 2014 年,爱立信率先推出全球首台 5G 移动终端原型。2017 年,爱立信又推出了自己的 5G 平台。

到目前为止,在全球率先投入运营的 35 张 5G 商用网络中,爱立信已经为其中 21 张提供了设备,其中包括和韩国电信的合作、在弗劳恩霍夫研究所降低生产中的技术延迟,以及在 2019 年卡塔尔阿米尔杯足球联赛中的应用,可以说 5G 在工业、生活、娱乐方面的应用,爱立信都已经亮出了漂亮的答卷。

今年 6 月,爱立信曾发布过一份报告,称等到 2024 年底,全球 5G 用户数量将达到 19 亿,其中 35% 的流量将由 5G 网络承载,该技术将覆盖全球 65% 的人口。

5G 的万亿级市场,媒体已渲染许久了,和大家的热情期待一样,爱立信也把 5G 作为当下的重中之重。以往两次错失良机,这一次,爱立信学乖了。

9 月 17 日,爱立信耗时 18 个月改造的南京移动通信工厂投入运行。在这座新工厂里,爱立信安装了首条模块化设计的 5G 无线自动装配线,以及使用蜂窝物联网技术的自动报警系统,力求秀出自己在 「5G+AI+物联网」领域的肌肉。

爱立信已经「俘获」的各国运营商

如此雄心勃勃之下,也藏着爱立信孤注一掷的决然:今年第 2 季度,爱立信营收 548 亿瑞典克朗(约 400.5 亿人民币),净利润 18 亿瑞典克朗(约 13.2 亿人民币),要知道,去年同期为净亏损 18 亿瑞典克朗。从净亏损 18 亿到净利润 18 亿,不止是大规模裁员调整架构的功劳,更多的是在 5G 商用元年,对往期投资的回报。

不过,爱立信的考验远远没有结束。在全球市场上,爱立信的优势地区仅有北美,尤其是美国,而在广大的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爱立信的优势远远不及诺基亚、华为和中兴。

另外,由于参与了 4G 标准的制定,爱立信的 5G 技术难免对 4G 有路径依赖,更看重从 4G 到 5G的过渡。爱立信本来在中国的 4G 就处于劣势,相对于在 5G 技术上另起炉灶的本土友商,爱立信在中国的 5G 市场也难免受限。

5G 的重要性已经被科普太多了,这种高速度、大容量、低时延的数据传输,不仅仅是能让大家云游戏、云视频,更重要的是,它激活了企业级市场,为「AI+物联网」提供了可能。

正如爱立信自己所介绍的那样,在弗劳恩霍夫研究所, 5G 能让喷气发动机里的叶片制造延迟低于 1 毫秒,仅仅这毫秒之差,每年就能节省 3000 万到 4000 万欧元的不良品成本。

不论爱立信能在这场 5G 盛宴中抢到几分,在此前改变整个世界的百年通信风云里,它都是当之无愧的头号玩家。从 1876 年到 2019 年,从电报、电话到手机,爱立信经历了通信业从 1G 到 5G 的发展历程,与其说它是诺基亚的「影子敌人」,倒不如说,它是当下所有通信商的影子对手。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时而看看影子,也能让人生出「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危机感。有的人缺的是一口气,而有的公司,缺的就是危机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