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两次疫情里,中国电商改变了什么

语言: CN / TW / HK

17年前的SARS疫情,助推了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企业壮大,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电商会带来什么改变?

 | 《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 |  徐昙

图片来源 |  被访者

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了整个商业领域,一些重度依赖线下的领域,如餐饮、影院、商场、酒店等几乎陷入停摆的困境。

危机的另一面永远存在着机遇,只是它掩藏在焦灼和慌乱之下,很难被发现。 就像17年前的阿里巴巴,如果不是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推到生死边缘,不会找到一个互联网的入口。

从2003年“非典”至今,中国互联网经济17年的高速发展,改变了中国人衣食住行的消费模式,面对2020年初的这场疫情,人们在生活、娱乐和工作上都比2003年拥有更多的主动权。

如果从2003年、2020年,中国遭遇的两次疫情来观察,可以看到在17年的时间维度下,互联网经济在中国的发展、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高度发达,以及互联网对社会化力量的整合,对疫情起到了一个缓冲垫的作用。

更重要的启示是,超前的技术和商业变革,永远可以让企业在突如其来的“黑天鹅”面前掌握主动。

新机遇: 从to C走向to B

回望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把阿里巴巴推到了生死边缘。同年 5月6日,一名参加广交会的同事被确诊为浙江省的第四例非典病例。 当天下午4点半,马云站在公司的桌子上,向全体员工宣布了隔离通知,要求所有人在两个小时之内撤出办公室,在家办公。

“当时的阿里巴巴代表的基本上是一个to B的电商,to C的电商还没有发展起来。 那时候展会都停止了,跟现在一样,见面交流洽谈生意的机会也没有了,所以当时阿里巴巴受到很大的影响。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还记得当时大部分同事回家时还没有电脑,甚至没办法宽带上网。

彼时,年轻的阿里才刚刚达到收支平衡,一旦总部所有人被隔离,高速发展的阿里可能面临骤停的境地。 但疫情让市场发生着悄悄的变化。 阿里并没有停摆,相反,特殊时期,见面交易直接被切断,不出门的人们开始尝试在网上购物,阿里巴巴网站流量暴涨了7倍。

卫哲对《中国企业家》说: “回过头来,‘非典’反而加速了电子商务在B端的普及,并且看到了一些to C的苗头,后面才是危中有机,孕育出了阿里巴巴今天最大的一块业务板块: 淘宝。

17年后,2019年12月末,新冠肺炎疫情让武汉陷入困境,2020年的春节成了最紧张和揪心的一个春节,和当年的“非典”相似,众多行业一夜受困,酒店、餐饮、商场门可罗雀。

现在是嘉御基金创始人兼董事长的卫哲这次同样看到了“危中有机”: “消费端的电商已经从商品走向了服务,比如说过去几周来,最明显的服务是在线教育,和带有一定O2O性质的生鲜服务。 这个to C的方向更加显现出来。 我们也看到了产业互联网的很多苗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互联网2.0的苗头。

生鲜电商的数据表现的确亮眼。 一位盒马内部人士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疫情期间盒马的线上单量猛增,一度造成运力不足,随着线上单量的增多,线下拣货的压力也在增大。 从除夕(1月24日)至初九(2月2日),京东平台上的生鲜销售也同比增长215%,全国卖出了近15000吨生鲜产品。

电商分析师、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也看到,疫情期间生鲜电商的订单涨了大概三四倍,单价翻了一倍,销售额涨了七八倍,“这其实挺夸张的,以前生鲜电商是要补贴的,现在只会赚钱不会赔钱”。

“17年前,整个电商行业普及了to B的电子商务生意,看到了to C的苗头。 但这次,2020年已经是to C得到了普及的时代,或者说to C的作用更加显现出来时,我们又重新看到了很多产业互联网(即to B)的苗头。 ”卫哲认为,这样的背景下,除了生鲜电商板块会加强渗透外,一个更大领域是在企业端的电商,即企业服务。

冲击与影响: 从商家到平台

一名电商分析师同样认为B端服务在此次疫情的刺激下会更受关注,但新机遇的验证需要较长的时间,目前电商平台和商户受到的冲击是面临的更现实的问题。

“现在不是2003年了,”从业十余年、微博上拥有20多万粉丝的鞋厂电商老板杜晓风@风中的厂长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当时电商尚处于萌芽时期,‘非典’疫情让出门的人变少,对电商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现在电商发展成熟了,产业链上各个行业环环相扣,因此这次疫情对电商的冲击很大。

杜晓风的企业位于浙江杭州,这里是中国电商的大本营,供应链上下游一应俱全,农历大年初十(2月3日),本应到了返工时间,杜晓风问了一圈周围的生产工厂,发现他们基本上都未开工。 2020年的招工形势会比往年更加严峻,复工时间也都不确定。 2月10日以后,才有少量以杭州本地人为主的工厂开工,温州的工厂普遍要3月份以后才能开工了。

杜晓风曾算过一笔账,自己的工厂光是停工一天,加上外贸的损失,具体日亏肯定超过了1.5万元。 2019年正月初十的时候,杜晓风公司的营业额已经十几万了,2020年同期却不到两万。

工人返不了厂,工厂开不了工,商家没有了货,物流又发不出货,环环冲击,电商平台不可能独善其身。

“很多中小商家受影响,等于是供应端受到影响,尽管消费需求整体在往线上转移,但在供应端的物流、生产和原材料都跟不上,我们就受影响,平台业务依旧难跑起来。 ”某电商平台的内部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记者直言。

卫哲将电商分为了平台型和自营型: “因为现在一头是消费端,一头是供应链端,两边都受到疫情的影响。 平台型的电商对供应链端的把控力是偏弱的,包括拼多多等在内,但它消费端的需求应该不会受影响,甚至可能会更旺盛。 包括生鲜类电商,做得好与不好其实拼的是后端供应链的能力,后端没有货源,前端消费需求就算再旺盛也解决不了,所以现在比的可能是各家公司的供应链把控问题。 这样,带有一定自营性质的平台,比如天猫超市和京东,除了把控货源以外,在物流方面还有一定的控制能力,这种平台会在这次疫情当中体现出更强的竞争力。

“平台其实受影响没那么大,平台上的商家受影响更大,因为商家的库存卖不掉。 ”李成东认为应该更关注平台上商家受到的影响,“后期能否弥合这段时间所受的影响。

目前,具体到电商行业,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很难做出量化判断。 这个行业产业链上的每一家企业都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经济“威胁”。 而阿里等平台已经形成了更完善的生态模式,生态链上任何一环受到冲击,同样能一环一环传导到平台,影响到整个主体。

生态共荣: 大平台赋能小商家

牵一发而动全身,电商平台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2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与蚂蚁金服集团发布《阿里巴巴告商家书》,推出六大方面20项特殊措施,扶助中小企业发展。 其中,阿里巴巴将免去所有天猫商家2020年上半年的平台服务年费。 菜鸟对2020年3月31日前新入仓商家减免2个月仓租。 全国口碑商户免除商品佣金至2020年2月29日,武汉口碑商户免除商品佣金至2020年3月31日。 更早些时候,2月3日,蘑菇街推出了数项优惠举措,以期用直播的方式,帮助商家提振销售。 拼多多则提出对于在疫情期间坚持承担物流补贴成本、维持运营和发货服务消费者的商家给予补贴。

一名服装商家认为,此次疫情也改变了很多商家的经营理念,会更加重视线上有运营或物流优势的渠道。 电商行业从业者彭宇(化名)评价说,这次疫情下,电商整体真的表现不错,特别是阿里。 当大众都被隔离,物流成为最关键的力量,不止是个人,整个疫区相关物资的运输都需要物流。 自建物流把整个销售链条都串联起来了,所以平时不觉得物流的重要性,一遇到这种特殊情况,作用就愈发凸显了。

17年间,互联网不断进步迭代,把电商推向了一个更大却还不够稳定的世界。 如果说,2003年“非典”期间阿里要全力保证网站不宕机,今日,阿里操作的已经是一个庞大的商业经济体,不仅要抗风险,还要肩负更多的社会责任。

所幸的是,马云很早就提出阿里生态圈的概念。 为了促使企业在边际效应极低的互联网进一步发展,防范竞争对手,培育新的盈利点,阿里建立起来了一个循环商业竞争体系。

疫情期间,在手机上轻轻一点,用户就能在线上购买,线下收货。 这背后,调动的不仅是盒马或淘宝装在用户手机里的APP,支付宝、菜鸟等多个业务线均参与其中: 供应链解决了商品采购问题,菜鸟解决了物流及成本,电商和零售生态则能将商品输送到需要的用户手中。 货源、资金、运输、交付等整个产业链,在互联网基础设施下如同齿轮般运作。

据《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蓝皮书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为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数字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作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电商行业中的一些超级平台们在2020年疫情来临之际注定表现不凡。

END  。

制作:全莉  校对:张格格  审校:高欢欢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