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建良:七年间,我所经历过的减半故事

语言: CN / TW / HK

整理 小玲儿

出品 耳朵财经

5月13日,《耳朵财经》邀请了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在耳朵财经区块链长征华南社群进行分享,原文如下:

我是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今天很高兴能跟大家分享我在行业内的一些故事,它比较感性,所以在这里我不做科普式的教育,更多的是讲我如何在这个行业一路走至今天?当然其中有很多坎坷,但我觉得只有经历过这样的一些风风雨雨,最后才能够达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时间回到2013年,群里有人在2013年时就已经关注到这个新兴的行业吗?2013年,我当时还在银行工作。我刚工作几年,对新事物非常感兴趣,当时也有幸参与我所在银行的网络金融的筹建工作,也算是在银行里面接触到比较前沿的科技以及讯息的部门。

当时比特币以及加密货币是一个非常新的事物,2013年,它在小范围的极客群里开始慢慢传播。身边正好也有这样的朋友,所以很巧,有这个机缘让我了解这个领域。

但大家知道可能很多人看到一个新事物或新领域的第一反应是它能否挣钱?该怎么购买?怎么炒作?怎么在高点抛?都是一些关于短期投机的想法,我认为这也合理,毕竟大家都想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某个领域发挥自己的价值。

因为我本身从事金融行业,所以对金融化有一定的敬畏,对风险的把控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我当时进入这个领域时,做了很多功课,因为在金融业务中,对于你所投资的标的物,或是你所接触的资产,其实是需要有一个充分的理解。只有了解和懂得你所从事的行业和所参与的新领域后,你的投资决策才会相对正确。当然这也可能会错失一些良机,收益和风险有时候就是个矛盾体。

那我和大部分人都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很多人入币圈通常是以买币的形式,因为这是门槛较低的方式,但我会花一定时间去研究和分析比特币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为什么能运作,它的去中心化到底能带来什么?它的网络安全和网络共识靠什么维护?顺藤摸瓜,我慢慢接触到挖矿。

基于这个路径,我研究挖矿。虽然我也是一个理工男,但很久没有接触偏技术层面的东西了,重新捡起来也花了不少的功夫。不过最终我还是成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矿工。大家可以猜猜当时挖矿的疯狂局面。

我用一组数据进行对比。我入手的第一台是阿瓦隆一代的矿机,这个矿机在2012年底的预售价格大概是9000人民币,而我差不多在2013年4月左右线上购买矿机。但当时没有新矿机,都是二手存量矿机,那二手存量矿机的价格达到多少呢?我的亲身经验告诉你,我买那台矿机花了30万。

当时的阿瓦隆矿机图

这增幅非常夸张,差不多有30多倍,当时的热度不亚于2017年、2018年那一波的高潮。也是比特币在全球真正起来的元年。所以很不幸,我也成为了众多的韭菜之一,上了这趟车。

2013年,是行业比较好的发展时期,BTC从年初的几百人民币到年尾的差不多八千人民币,可以说它是一个非常耀眼的投资标的。也是这一年,很多中国民间投资人都关注到这个新事物的诞生,我觉得这是第一次比特币在真正意义上作为新兴投资产品进入大众视野。

很多人抨击比特币是新一代的南海公司、新一代的郁金香泡沫,确实暴涨之后必然会带来暴跌,任谁都逃避不了这样的模式。在2013年底、2014年初,整个行业相对低迷,作为矿工的我,在2013年时已经在不断增加投资。早期我有几台矿机,到2014年时,我最多有200多台矿机。当然这已是我更新换代后的阿瓦隆第二代矿机了。当时挖矿难,它也不像现在,虽然我也是早期比较集约化、专业性的矿工,我们也在东部浙江也找了一些专业矿场,自己开始集中化运维。因为我们认为这个行业可以走很远,所以加大投入。2013年,差不多在BTC第一次减半后,整个行业确实迎来了一波行情,当然这也有时间的后置性。暴涨带来的往往是惨痛的市场,所以我们也经历了矿难。2014年时,BTC从8千多跌至9百多,当时很多矿工都破产了。这时大家不能不寻求更低廉的电价,也是在这年,矿工开始西迁,他们把设备和矿场搬到四川等有廉价或免费电价的地方,这应该是矿工的第一次迁徙。

这差不多是我七年中经历的第一个阶段,属于初入行业,花了学费买教训,但在整个过程,我还是非常激动的,因为我参与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可能它的未来会改变很多,但当时我也不确定它到底会变成怎样。直到很多年以后,才发现当时的选择是我在无意中做的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大家肯定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参与其中的?行情不好时大家是怎么熬过来的呢?这可能也是因为最近的行情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好,在减半的预期下,币价也没有真正到达令人满意的位置。可能更多的是我们需要维持自己的现状,并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以让自己过冬。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现在就需要思考的问题,如何让自己更加坚信自己所从事的行业,以及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更好的积蓄力量,以在行业爆发前期,抓住下一波上升的周期。

2014年和2015年处于明显的行业低谷期,在这期间,很多知名的圈内公司和从业人员慢慢淡出了,因为在低谷期,整个交易量也低迷,而且整个市场的容量也非常有限。在这样的环境下,其实很难长期养活一些创业团队和个人,所以有一些币圈的朋友都离开这个行业,而那段时间也是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阶段。

我举个例子,深圳当时有一个媒体叫比特邦,早期的知名度跟巴比特相当。它在这个行业里也非常活跃,但随着行业进入低迷期后,他们整个团队改变方向开始介入传统互联网家装领域,一旦离开这个行业,再想回来就非常困难了,这也是给我们的一些借鉴吧。

2014年邵建良接受采访报道

在整个矿业进入低迷期后,我也不得不关闭浙江沿海地区的一个矿场,把一部分矿机迁移到西部,维持最小化的运营状态。具体的过程我也不赘述了,因为难过的时刻大家都不太愿意回忆,即使是现在想想也挺不容易。

那时圈内一个好朋友徐义吉做比特币峰会,我对第一届的印象深刻,那时行业还不错,后来的两届相对都不太容易,但他坚持下来了。很多时候坚持很关键,特别是在一个有希望的行业里,而这个希望在还不确定时就更需要我们做出一个相对明智的决定,如何让自己在这个行业中生存下来。

时间慢慢转至我认为的第二个阶段——成长期,是2015年到2017年。这时还有人活跃,但频率不高,即使有一些相关的聚会,但大家不得不讨论区块链技术,因为在那时,国外把比特币底层技术提至一定高度,包括国际上大金融机构都在探讨如何用区块链技术提升银行业务或解决金融业务弊端。

与此同时,国内也掀起了学习区块链技术的热潮,随着这些推广,慢慢就到了2016年,行业已经有了复苏的迹象。如果此时,你有参与这个行业,会发现整个行情相对平缓,但表现又不错,慢慢的大家就恢复了信心,并回归这个行业,做一个与行业有关的事。

渐渐的到2017年和2018年,我认为这是整个行业相对高光的时刻,也是非常疯狂的一年。基本上比特币冲上2万美金,整个行业到处流传着一夜暴富的神话,而ICO项目也遍地开花,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年,我也开始从事投资,在年中,我们也成立了相应的投资基金,我们开始陆续布局这个行业。

早期的一些项目,特别是早期行业从业人员的项目,前期表现不错,一部分是源自于他们可能对于行业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另一个更大原因是他们踩对了时机。在行业起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点很重要,很多时候大家会说:风口来了,猪也起飞了。但我认为真的要成为风口上的猪,在此之前,你首先得趴在风口前,这一点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这样,包括现在的我们也是如此。

目前这个阶段,我认为属于行业盘整期,也是冷静期,我们经常会讲一句话,讲我们很多从业的投资人员,就是2017年,我们靠运气挣的钱,却在2018年、2019年都靠实力赔完了。虽然这是一句笑话,但我们不难听出其中的一些道理,很多时候一些普遍性的挣钱机会来自于运气,也就是来自于大趋势,我们只要能把握大趋势,即使你可能不是非常优秀,但我相信你也能够在里面分得一杯羹,赚到属于自己的钱。

邵建良参会图

其实这也是老生常谈,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我自己的体会也是如此,在错的时间做对的事儿,它还是错。在对的时间做错的事儿,它也是错。只有在对的时间我们做对的事,可能相对来说这个结果会比较完美。

当下大家可能也感知到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这个行业还有没有机会?往后到底怎么才能在这个行业里面生存?现在的钱还要不要抄底,投资比特币等等,这都是现在很多人内心所怀疑的,质疑自己之前的选择,包括接下来可能要做的选择。

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你想依赖外部,依赖别人来帮你选择,或者说别人告诉你这事情靠谱等,但这往往不现实。没有人会为了别人的决定买单。

在这个阶段,我们为自己能做些什么呢?这时我觉得更多的是要加强自己对于投资标的的深刻理解,而不是肤浅看价格的涨跌,听所谓的路边消息,看所谓大咖们的一些分享。这些都不是你的东西,它是别人的东西。花时间研究一下比特币的底层,虽然可能看起来比较枯燥乏味,但我们可以找一些比较好的读物,让我们通俗易懂的理解我们所参与的行业,我们所投资的标的,我们真金白银到底花在哪里?这个功课是你需要做的。

当然,如果你能够机缘巧合或者说通过自己努力搭上行业内比较头部的企业列车,那我觉得在下一次行业起飞时,你将会是受益者。头部都有哪些企业呢?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七八年之后,在行业里屹立不倒或穿越牛熊的是哪一类企业,大家可以分析一下这些企业凭什么能够生存下来,它一定有独特的竞争优势和行业壁垒,独特的用户需求和盈利能力。

在这样的企业中学习或工作,你能够快速积累前人花很多代价所积累的经验。这也是当下对这个行业比较感兴趣,想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可以思考或参考的点。

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加上减半的行情,再加上全球疫情对于经济的冲击,这些双重因素的叠加,导致今年的币价可能从短期上看并不会有特别好的表现,包括行业里也有人跟我说感觉今年比2019年更冷了,行业的从业人员又少了一批。这都是身边发生的事,但相对也正常,任何一个新事物的发展,都会有这样的曲折过程,这无法避免。这无外乎是看大家是否对行业的终点抱有信心,如果抱有信心,那我们肯定能在这条路上找到一些可以休息和停靠的地方。

邵建良参会图

在这些停靠的地方,我们可以稍作休息补充一些能力,养精蓄锐,以迎接下一个目标的到来。当然在全球经济这样的发展下,更凸显社会对新技术、新行业的需求。大家知道比特币诞生的背景就是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当时全球的央行都在增发货币去刺激经济的发展,如今这个情况是否似曾相识?2020年也是因为疫情爆发,全球的经济都在倒退,各个央行其实也开始着手增发货币。

这给经济注入更多的流动性,但同时也社会进入了通过膨胀的快车道,这对于公民个人财富来说,是一个挑战。在这过程中,什么资产的保值方案能让我们抵抗通胀,抵抗全世界的经济衰退。或许我们从事这个行业,它可能就是一个解决方案,但它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这也需要大家冒险,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那高风险自然也需要我们做一些不一样的决策。

展望第三次减半后的整个区块链行业,加密货币仍会引领全球创新领域阵地,而以加密货币为代表衍生出来的更多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包括以太坊等新的商业化的智能合约和的进步,以及包括今年我们可能关注比较多的IPFS新一代去中心化的存储商业系统的推广,这些我们认为未来势必会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这些新技术应用领域的突破,我相信可能又是一次七年的轮回,在这个过程中,就看我们在座的各位是否能够让自己真正与行业捆绑,让自己随着行业的发展,获得行业成长的红利,未来可期。

以上是我对今天主题的一些思考和分享,希望我自己的一些经历能让大家能够更好理解这个行业。听我讲故事肯定是没有用的,更多的还需要大家对过往历史数据进行分析,对自己现在所接触项目以及行业技术的关注,这些才有助于大家更好的理解行业,以及投入到行业中。这些没人能替你做,这是我给大家的一个建议。

最后感谢大家来听我分享自己的一些经历,也感谢耳朵财经提供和大家进行交流的分享平台,再次感谢大家,谢谢!

责任编辑:卿玲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