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与乱象齐飞,在线教育还值得资本宠爱吗?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本文来自创业邦专栏锌刻度,作者李季、李觐麟,编辑佘倩文,创业邦授权转载。

2020的四月,行业的浮躁一览无余。

从瑞幸的崩塌到爱奇艺被做空,再到好未来的自爆造假……中概股历史上从未陷入过如此尴尬境地。而尴尬背后隐藏的表面和平也因此被彻底撕开。

虽然近年来,资本青睐、前景向好再加上在线教育赛道的火热,让教育培训行业保持着高关注度。但依然掩饰不了倒闭跑路、资质成谜、模式瓶颈、投资收益低等现实硬伤。

“短途幽暗,长期可期”也许是对当下国内教育行业的中肯评价。

在线教育中概股的集体危机

一夜之间,中概股仿佛遭遇了团灭,或被做空,或者自爆。在瑞幸财务造假风波过后,好未来、跟谁学也陆续“遭殃”。

先是好未来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例行内部审计中,发现新业务线轻课一位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通过伪造合同及其他文件的方式虚增销售收入,好未来已就此事报警,该员工目前被依法拘留。”

自爆的结果,及时的反映在了好未来的股价上,原本上涨的股价迅速下跌28%,随后市值蒸发超过400亿元。

实际上,好未来的冒着股价大跌的风险以零容忍的态度自爆,与瑞幸事情有关,更与两年前被浑水机构做空有关。

当时,浑水机构投入超过1000个小时研究好未来,并用长达70页的报告声称好未来涉嫌以欺诈性的手段夸大了收入与利润率。致命的是,浑水机构接连发布四份报告做空好未来,并且最后将矛头对准了好未来核心培优业务,给了好未来一次重击。

血淋淋的教育之后,好未来此次选择在中概股面临危机之时大胆自曝,其实是在努力将风险降到最低。

目前,好未来股价已经跌至52.06美元。但已有业内人士预测,好未来此次自曝造假的轻课业务并非其核心业务,营收贡献较小。因此即便短期内股价下跌,未来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也有可能再次遭遇集体诉讼。

除了好未来,还有另一家赴美上市的教育机构身陷水深火热之中。2019年6月6日,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的跟谁学,作为首家盈利的K12在线教育公司,一时风头无两。

但早在今年2月底,做空机构Grizzly就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称跟谁学财务造假,2018年虚增74.6%盈利、刷单伪造学生数量、老股东抛售股票等。面对这份报告,跟谁学只表示“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直到4月3日,跟谁学发布经审计的2019年财年年报,显示其净收入为21.149亿元,同比增长432.3%。然而,漂亮的年报数据也没能避免再次随大流被推向风口浪尖。随后,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针对报告中的质疑一一作出回应,并表示诚信是跟谁学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所有数据经受德勤审查,没有造假。

截至发稿时,跟谁学股价跌至30.47美元,跌幅达到6.1%,中概股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集体危机。

资质硬伤桎梏行业发展

无论周遭的质疑声真实与否,好未来、跟谁学等在线教育机构的危机都已成既定事实。而在这背后,更难以忽视的,其实是这些机构长久以来尚未解决的顽疾。

平台资质、教师资质问题一直是行业狂奔发展背后的乱象之一。此前,据锌刻度调查发现,有不少机构需要在报班、选班、分配老师之后,才向家长展示教师资质。也就是说,只有在付款之后才能看到授课老师的相关资质。

曾在某全国连锁的大型围棋培训机构任职的一名授课老师告诉锌刻度,“现在很多培训机构在教师资格证和专业技能资质上面其实存在一些不规范行为,有教师资格证的教师和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教师混合上岗是很常见的事情。”

可事实是,根据《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的规定,在线教育机构需要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示培训人员姓名、照片和教师资格证等信息。所以,即使学员或家长不提出查看资质的要求,在线教育机构也应该主动公示平台及教师资质,否则属于违规行为。

除此之外,外教资质在行业内不规范的地方同样比比皆是,“比如某知名英语培训机构就是自主给其教师颁发‘教师资格证’,但很多家长并不知道此‘教师资格证’并非国家相关部门颁发。”从事培训行业的Ada对锌刻度表示。

她还提到,很多不具备任何从业资格的,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外教,更是以兼职的形式到一些较为偏远的培训机构或者私立幼儿园中任教。

从在线教育市场的大环境来看,能够做到所有资质齐全的企业并不占多数,例如在招聘网站上搜索“在线教育”相关职位时,就能看到五花八门的企业发布的信息,无论是专业度、还是合规度,都存在质疑。

还有更离谱的,有消费者向锌刻度投诉称,某在线教育机构以诱导消费的方式忽悠其购买课程,并用“无忧教育分期”的美名让消费者背上金融贷款。然而随后的课程质量,却并不如预期,课程体系混乱,也没有针对性课程。“宣传时不断强调的‘学英语几天走上人生巅峰’到最后完全是一句空谈。”该消费者表示。

即便抛开做空机构所言的造假行为,在线教育市场上的多重乱象,也在不断透支着消费者的信任。在从高速发展转变为高质发展的进程中,仍然等待着一场彻底的矛盾肃清。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

对资本来说不是一门好生意

好未来财务造假,跟谁学遭做空,近日接连曝出的相关消息,让整个教育行业都绷紧了神经,2020年开年,火热的教育赛道会不会因此冷却?

针对好未来这次自爆财务造假是否动摇了投资人对教育机构的投资热情,某风险投资基金经理Ivan觉得不能一概而论,关键看企业的动机是什么?

他认为,对于主营业务集中在国内的公司,只要不影响它的在中国的办学资质,现金流不出现问题,学校运作正常,那么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一切财务报表上的问题,并不能完全左右资本对行业前景的判断。好未来的虚假合同、老师工资造假,最明显的就是做大成本,从而降低所得税。但只要其盈利模式是对的,能赚钱,其实资本都是愿意去投入的。“该怎么估值就怎么估值,最多在估值上稍微打点折。”

投资人Jeff也向锌刻度表示,一直打算在境内融资的企业,出现相关问题其实影响也不会很大,但是如果想获取美国资本的青睐,或者以美国上市为目的的企业,影响就很大了,“恐怕近几年,短期投资机构都不会再碰了,这次瑞幸带来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

在Ivan 看来,“如今的教育培训行业本来就是轻资产,全靠老师和培训内容,产业链非常脆弱,一旦出问题,会倒闭得很快。”

从去年10月,韦伯英语跑路,在行业内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到好未来2020财年净利润大幅度下滑,也许就在印证着教育行业的脆弱所在。

因此,资本也在不断地收缩对教育企业的投入。

据黑板洞察提供的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3月教育行业融资达到20件,相较于2019年同期减少了14起。虽然总体融资金额是接近2019年同期10倍,但其中猿辅导的10亿美元就占据2020年3月教育行业融资总额的83.7%。不难看出,虽然有大体量的融资出现,但整体融资体量和数量与同期相比同期呈现出明显下行,整体形势并不乐观。

之前在国内疫情爆发之后,停课不停学一度让在线教育炙手可热,很多公司都想入场来瓜分这个香饽饽。

某互联网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锌刻度,2月初,他们就准备在一周之内立马打造一款网课平台的相关项目,但经过一番筹备和讨论之后,最终还是放弃了,“其实平台技术并没有太大难度,但教育行业受政策风向的影响比较大,如果没有持续的资本和核心资源的支撑,对于要追求短期收益来说并不是一门好生意。”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