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和吴世春坐了趟出租车 就拿到上千万融资:前11对战平台CEO再创业

语言: CN / TW / HK

姜黎曾是War3(魔兽争霸3)的骨灰级玩家。

文 |铅笔道记者 南柯

这是被一家机构放鸽子两个月后的新融资故事。

去年5月,简造游戏创始人姜黎被一家机构“跳票”:明明已经确定投资却突然变卦,让此前一直埋头研发产品的团队,陷入资金链危机。

他只能寻求新的融资路径。大约2个月后,他遇见了吴世春——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后者当时正在孵化一个创业课程,姜黎报了名,成为了吴世春的学员。

第一次上课,第二次上课,第二次课后的出租车上,3次经历,姜黎“搞定”了吴世春。

2019年7月初次上课,他的项目方向和团队能力得到了吴世春认可。第二次开课,吴世春为他对接了副总裁。开课结束后的出租车上,他与吴世春都在一路聊项目,还没达到目的地,对方就顺利投资他的简造游戏。

2019年10月,简造游戏获得上千万元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吴世春等。

姜黎想做的事是:希望自研引擎和编辑系统,让玩家能轻松创作游戏地图(War3、王者荣耀等),人人都能做游戏。游戏地图是一种游戏自定义玩法,在地图中,玩家可以按照自己的规则创作游戏。

姜黎本人曾是中国知名对战平台——11对战平台 CEO,他们曾让中国DotA的用户在线突破百万,也是最早推动魔兽争霸3(War3)自定义地图商业化的团队。拥有众多War3资源的他们去年8月受邀成为了王者荣耀地图(自定义玩法)的5家开发商之一,目前正在为王者荣耀全力输出。

CEO姜黎和CTO魏越闽均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团队核心成员来自起凡游戏的核心研发团队,曾研发了3款大型MOBA端游。

注:姜黎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魔兽游戏资深玩家创业

游戏是一个快速变化的行业。随着时间推移,当一款游戏的画面表现、引擎技术等落后于时代时,就意味着将被淘汰,即便是现象级游戏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但身为War3(魔兽争霸3)的骨灰级玩家,姜黎却从中看到了不一样的机会,他想让这款经典游戏焕发新活力。

2014年,虽然受到《DOTA2》与《英雄联盟》的冲击,War3用户数量整体下降趋势不可逆,但姜黎却惊喜地发现,War3等RPG类游戏(角色扮演游戏)的用户增长速度不仅没有减缓,还有增长迹象。

同时,他观察到,近几年业内也有一些变化。当游戏地图(游戏地图不是指真正的地图,他指一种包含了游戏规则、美术资源的游戏玩法)作者能够通过创作游戏地图上传至游戏平台赚钱时,就会有非常多的人把游戏地图创作从爱好变成职业,这样UGC模式的商业模型也就能跑通。同时,游戏玩家在创作游戏地图时也增强了游戏内容的丰富度,这一点是普通的商业游戏产品所无法比拟的。

另外,他还了解到,国内外也已经有了不少给经典游戏创作游戏地图的公司。在海外,一些名不经传的小公司,虽然只有几个人的小团队,但是通过给经典游戏《我的世界》做游戏MOD,每年的收入能达到近1亿美元。除此之外,国内一些游戏大厂也不断向UGC模式发力。

当时,姜黎担任起凡游戏副总裁、11对战平台负责人。他认为,以War3 为代表的RPG类游戏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受欢迎。“他们团队为War3生态贡献了大量的工具和开源地图,让地图作者作图越来越方便。从2017年中旬War3地图商业化之后,地图作者的收入爆发式增长,从最初的月入几千元,到如今月入百万的已经不在少数。

在姜黎看来,魔兽地图是个巨大的玩法宝藏,多数玩法在移动端体验不到。另外,目前由魔兽地图衍生的独立游戏已超过10款,其中有5款都是爆款游戏。

考虑到自己是魔兽争霸多年的老玩家,又有管理及经营方面的经验,他决定基于手游端的大趋势,将来通过推出更加合乎现下作者与玩家要求的编辑器以及平台产品,为玩家创作游戏地图提供更好的服务,可以将类似于War3的这种经典游戏的玩法带到移动平台来,让手机用户也能体验到多种玩法。

游戏版“抖音”

2015年开始,姜黎与团队虽然为War3做了大量的改动,无奈这款游戏还是太过于陈旧,又只能在PC端运行,无法享受移动化的红利。因此从那时起他们便萌生了打造属于脱离于War3的引擎、编辑器工具的想法。

类似于抖音的拍摄剪辑系统能够帮助用户降低拍摄门槛,这套编辑系统的目标是可以帮助玩家降低游戏地图创作门槛,使地图作者通过创作的游戏地图或收费道具赚钱。

“War3地图能赚大钱,这表明这个方向是可行的。”2018年底,姜黎团队从起凡游戏独立出来,成立简造游戏,从帮助优秀的地图作者把作品移植到手机平台为起点,终极目标是打造成像抖音一样的UGC游戏平台。

在姜黎看来,仅仅有了引擎和编辑器能够让玩家去创作还不够,基于在起凡和11对战平台的工作经历,团队有大量的地图作者资源。因此,团队开始签约高质量的地图创作者,让他们产出一些比较火的地图,同时与一些工作室进行深度合作生产内容。

“这些地图作为官方资源,能够充斥游戏平台内容量。在选择进行创作地图的游戏时,团队青睐玩家基数大、可以独立发展、有商业化潜力的游戏。”姜黎表示。

接着,一方面,团队通过前期签约作者扩充平台内容资源,当平台内容量聚集到一定规模时,再把编辑器工具完全开放给所有的玩家,实现UGC制作。所有的玩家就可以自由上传所创作的游戏地图,类似于现在很多用户用抖音工具上传自己制作的短视频。

另一方面,团队会选择玩家创作的现象级游戏地图投入资源,与作者一起把它打造成一个精品,从一个游戏地图把它孵化为一个完整的手机端游戏产品。

姜黎解释,“用这个模式开发游戏,相比现在市面上大量的商业游戏,它的游戏内容有很强的稀缺性和独特性。同时,它的开发成本会很低,所以团队的试错成本就可以比较低,研发的游戏成功概率就更大。”

在商业模式上,除了孵化精品地图开发成体系化的游戏产品创收,还有两种创收方式,一种是地图作者来创作内容,团队跟作者合作分成;另一种是随着平台聚焦用户量的增多,平台就有流量价值。

出租车上敲定投资

姜黎介绍,此前,团队已经与一家投资机构谈妥,对方口头允诺进行投资。去年5月,直到当他再次确认投资情况时,对方却表明这轮融资的钱估计要再等几个月才能到账。

“之前想着有这个投资方在,我们也没怎么在融资上再花精力,就一直在做业务。”姜黎表示,对于这个项目,当时团队已经投了近200万了,这轮融资如果不能及时到账,团队就很危险。于是,团队决定果断去找别的融资门路。

为了更加有针对性地去找投资人,姜黎和团队决定从有类似投资经验的机构和投资人入手。

“我们和投资圈打交道不是特别多,也没有很多资源。在找投资机构时候,我发现梅花创投的吴世春投过游戏领域,又正好看到他在一个创投平台上做创业孵化课程,于是我就报了名。”姜黎回忆。

第一次开课的时候,听完姜黎对项目的简单介绍后,吴世春就表示对他们的项目比较感兴趣,想要进一步了解。

第二次开课的时候,在姜黎汇报完PPT后,吴世春就让梅花创投副总裁与他进行对接。

在课后返程的出租车上,吴世春与姜黎一路上继续沟通。后来没等到达目的地,吴世春就答应了要投资简造这个团队。

“我们这个项目是当时他那期课程中投的第一个项目,也是唯一一个项目。”说到这里,姜黎感到很自豪。

在姜黎看来,能够被吴世春看中,简造游戏的优势在于团队。CEO姜黎和CTO魏越闽均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团队核心成员来自起凡游戏的核心研发团队,曾研发了3款大型MOBA端游,同时团队拥有11对战平台的成功研发、运营经验,其11对战平台峰值DAU 400W,魔兽RPG月流水800W。

魔兽发展到现在已经快20年了,这些创作工具的进化也是历经了无数网友和开发者的精进,所以魔兽地图手优化的开发门槛非常高 。“正是我们过去积累的研发经验,才可以支撑我们去做玩家原创工具。”姜黎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