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欧洲创企融资超360亿美元,VC生态走向成熟

语言: CN / TW / HK

【猎云网(微信号:)】1月16日报道(编译:油人)

美国和中国的风险投资交易往往引起公众最多的关注,但是流向欧洲的风险投资却在悄然上升中。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在过去五年中,风投界已在48个国家/地区向欧洲初创企业投资了超过1220亿美元。

对于欧洲初创公司而言,2019年是创纪录的一年,企业募集的资金超过了360亿美元,创下了五年来的新高,比上一年增加了70亿美元,同比增长率为25%。自2015年以来,欧洲初创公司筹集的资金增加了一倍以上。

欧洲在2019年的强劲增长与全球整体风险投资的同比下降趋势形成了鲜明对比。对于美国和加拿大,预计投资额将小幅增长。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是过去十年全球风险投资的顶峰,从2017年到2018年同比增长47%。

北欧地区占据了其中的大部分资金,确切地说是186.3亿美元(北欧包括英国、斯堪的纳维亚、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英国在过去一年的交易量和交易额均位居该地区之首。瑞典是2019年欧洲融资轮的第四大国家。

西欧在2019年融资了149亿美元。西欧包括德国、法国和瑞士——按交易量和交易额都位列前六。

东欧和南欧(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和波兰)在2019年融资了25亿美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交易量可能会下降。但是,2018年和2019年的早期交易量——A轮和B轮融资——持平于1000轮,后期阶段的风险交易量同比增长了16%。由于融资轮次的大部分差异都归因于种子期,我们可以预计这些数字将在2020年增加。

就交易量而言,英国迄今为止排名第一,2019年交易量为1425笔,交易总额为143.1亿美元,占2019年欧洲融资额的40%。德国位居第二,去年共进行了444笔交易,总额达66.5亿美元(18%)。法国紧随其后,在2019年共达成425笔交易,总额达43.9亿美元(12%)。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2019年最大的一轮风险投资是伦敦的OneWeb,该公司在三月份由软银领投的一轮融资中筹集了12.5亿美元,这也是欧洲公司唯一一轮超过1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伦敦的Deliveroo凭借其5.75亿美元的G轮融资排名第二,德国的Flixbus凭借其5亿欧元(约5.55亿美元)的F轮融资排名第三。

欧洲初创企业的投资者

让我们看一下每个阶段(种子、早期和后期)欧洲初创企业中最活跃的投资者。

投资种子期欧洲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包括投资额通常在10万美元以下的种子前/加速基金,以及投资额在50万至300万美元之间的种子基金。

领先的种子前投资者包括匈牙利国家风险基金Hiventures Investment Fund和瑞士的Venture Kick,后者为瑞士大学的企业家提供种子前资金。SOSV和Techstar是录取欧洲加速器项目的全球加速器。Startup Funding Club是一家英国的商业天使俱乐部。

德国High-Tech Grunderfonds、英国Seedcamp和法国Kima Ventures都是最活跃的种子阶段投资基金,领投了规模较大的种子轮融资。

2019年活跃的早期投资者(A轮和B轮)包括Idinvest Partners、Partech和Bpifrance,它们都来自法国。下一组投资者是Index Ventures、Parkwalk Advisors、Balderton Capital和Downing Ventures,它们都是英国公司。Northzone来自瑞典,Speedinvest来自奥地利。Earlybird Venture Capital、Global Founders Capital和HV Holtzbrinck Ventures都来自德国。

在后期融资轮中最活跃的投资者包括欧洲和全球参与者。后期融资包括C+融资轮以及1500万美元以上的风险投资。

在此列表中处于后期阶段领先地位的公司是投资银行高盛和投资于成长期创企的Insight Partners,两者的总部都在纽约。Eurazeo是一家总部位于巴黎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公司,也主要进行后期阶段的投资。

Atomico的合伙人兼研究主管Tom Wehmeier表示:“我们今年看到的一个重要发展是,海外现在也分享了我们对欧洲技术的本土信念。今年在欧洲的所有投资中,有21%涉及美国或亚洲投资者。这一数字自五年前以来翻了一番。此外,这样的投资来源在后期交易中尤其重要。”

伦敦Accel合伙人Luciana Lixandru谈到欧洲融资生态系统的变化时说:“现在欧洲肯定有更多的资本可供使用。十年前,人们曾有这样的刻板印象,即欧洲创始人还不够有野心。”

Wehmeier表示:“我们目睹了第一代欧洲科技初创公司的成功,看到它们成为取得更大成功的平台。这很重要,因为拥有一个技术生态系统需要三件事:人才、资金和信念。第一代成功已经孕育了人才,并正在从欧洲基金吸引越来越多的资金。但是持续的成功也使人们相信这种生态系统的潜力。信念可以帮助今天拥有出色创意的人成为明天的创始人。正是由于人们对创企寿命的不确定性,人们放弃了高薪公司工作的安全性。它改变了资本配置和投资。”

随着许多公司积极参与风险投资,我们看到了整个欧洲发展壮大的生态系统。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