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于压力?吉利德为何突然申请撤销瑞德西韦孤儿药认证?

语言: CN / TW / HK

虎嗅注:昨天我们刚发了: 《瑞德西韦获FDA孤儿药认定》 的文章,今天就发生了大反转:“3月26日,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向美国FDA提出申请要求,撤销其被授予瑞德西韦(remdesivir)治疗COVID-19的‘孤儿药’资格,并放弃所有与该资格相关的优惠权益。”本篇文章就来讲讲吉利德公司为何突然做出如此大转变?后续还将有哪些影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长庚医管研究(ID:cghmstudy) ,作者:医管师,头图来自:IC photo

吉利德 (Gilead) 公司的瑞德西韦 (remdesivir) 于本周一获得 FDA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疾病 (COVID-19) 适应症的孤儿药认定 (只是认定为孤儿药,并未批准该药) 引发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今日,吉利德公司发布声明表示,已向 FDA 提出申请,要求 FDA 撤销对瑞德西韦的孤儿药认定,并放弃与孤儿药认定相关的所有权益。吉 利德表示有信心可以在没有孤儿药认定的情况下加快瑞德西韦的监管审评。

吉利德在声明中还专门指出,孤儿药认定可以获得的好处之一是可以豁免在新药申请申报之前提供儿科研究计划的要求,这一过程所需的审评时间可能长达 210 天。

孤儿药认定让瑞德西韦陷入争议

从瑞德西韦被认定为孤儿药开始,就有各类组织公开发声反对,特别是患者权益倡导组织,都希望 FDA 撤销有关认定。这种争议主要关注几点:

第一政府是否通过与制药企业之间见不得人的联系来搞利益输送,比如Patients Over Pharma 就呼吁立即撤销这一认定,该组织的重点是揭露特朗普政府与制药业之间的联系。

第二,是认为这种认定缺乏足够的证据,比如知识生态国际 (Knowledge Ecology International,KEI) 主任则表示 , 他的小组可能会尝试说服 FDA 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认定该孤儿药。他表示,KEI 可能会先提交公民请愿书要求撤销该认定。

第三,是担心药物私有化带来对公众利益的损害,这一观点的代表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他认为“在纳税人投入数千万美元开发瑞德西韦之后,特朗普的 FDA 正在利用为罕见疾病设立的法律将治疗大流行性疾病的药物私有化 , 这实在令人发指。

65 年前,当 Jonas Salk 开发出脊髓灰质炎疫苗 , 他知道这将为全人类带来巨大的价值,因此他拒绝为其申请专利。现在,我们必须把人类生命置于公司利润之上。我们不能让制药公司垄断可以在这场危机中挽救数百万人的药物。”

撤销认定是不是就可以消除争议?还真不见得,认定为孤儿药带给社会的刺激虽然正反都有,但是撤销认定,也不见得就会博得喝彩!公共公民 (Public Citizen) 组织则就紧追不放,公开声称吉利德:

“今天所谓撤销的行动还不够,如果经证明瑞德西韦是治疗 COVID-19 的可行药物,那么全世界不能让一个制药商垄断该药,尤其是在考虑到已经对该药进行了大量公共投资的情况下。因此要求,吉利德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做出含糊的合理定价承诺,应该立即承诺向所有合格的制药商许可瑞德西韦的生产权以及所需的专有技术,以换取适度的特许权。”

孤儿药认定依据,能否撤销?

FDA 孤儿药认定旨在帮助公司开发针对少数人群 (在美国不超过 20 万人) 的治疗药物,并提供激励措施,例如研究的税收抵免和药物申办者的七年孤儿药专营权。虽然目前美国 COVID-19 病例数量低于 20 万,但有些人开始批评这一认定是对孤儿药认定的滥用。

21 CFR 316.29 关于孤儿药认定撤销的法规条款:如果 FDA 发现以下情况,则 FDA 可以撤销任何药物的孤儿药认定:

(1) 认定请求中包含不真实的重大事实陈述;(2) 认定请求省略了法规要求的实质性信息;(3) FDA 随后发现,在提出请求时,药物实际上不符合孤儿药认定资格。

根据这些撤销的要求,现在还不知道吉利德撤销申请的具体理由是什么,不过无论如何,最容易认定的就是孤儿药被滥用了,资格出现了问题。实际上,这不是瑞德西韦第一次被作为孤儿药认证, 瑞德西韦于 2015 年就获得过用于治疗埃博拉适应症的孤儿药认定。

Aphidicolin、吡咯烷四磷酸、奎纳克林和 ranpimase 也获得了针对埃博拉的孤儿药认定。而根据撤销孤儿药认定的法规,即使 COVID-19 患者人数超过 20 万阈值 (截至发稿之日,美国约有 55000 例确诊患者) ,也不会撤销瑞德西韦的孤儿药认定。因为根据吉利德公司一位发言人的说法:

“在请求孤儿药认定时,只有少数美国人受到了 COVID-19 的影响。”

撤销的影响:定价与专营期

孤儿药的价格可以定的很高,2017 年孤儿药的平均上市价格为 186,758 美元。伯恩斯坦生物技术分析师 Ronny Gal 周一在一份投资者报告中表示,如果该药获得批准并且与其它类似治疗药物定价一样高 (约 5000 美元) ,并且如果仅用于住院重症监护患者,Gilead 最终可能从中获得 110 亿美元的收入。

吉利德有可能对瑞德西韦定价过高,但是也有很大压力不能这么做,鉴于在美国可能被感染的人数,吉利德可能也不需要这样做。但更重要的是,孤儿药认定可能会否定美国政府为提高抗病毒药的供应 (如果其被证明有效的话) 而推翻与瑞德西韦相关的专利权的所有努力。

吉利德回答表示:

“为应对这一全球卫生紧急情况,吉利德一直在进行重大风险投资,并全天候研究瑞德西韦作为潜在 COVID-19 治疗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便在进行这些研究时以负责任的方式提供对瑞德西韦的紧急使用,并尽可能扩大其供应范围。如果证明瑞德西韦是安全有效的 COVID-19 治疗药物,我们将致力于让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患者都用得上且用得起这个药。”

而由于该治疗药物的所有专利期都超过了孤儿药认定的七年专营期 (这意味着在超过七年的时间内都不会有仿制药上市) ,因此,如果该药获批,吉利德获得孤儿药认定的另一个好处是用于其在研发方面的 25% 的税收抵免。

关于瑞德西韦目前有五个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Gilead 负责的有两个,该公司还表示正在生产两种瑞德西韦制剂 (液体和冻干剂) ,正在扩大其生产合作伙伴网络,并已经开始内部生产以补充瑞德西韦的产能。

正如所担心的,未知的是,如果瑞德西韦作为孤儿药批准,吉利德将如何定价? 而即使吉利德关于瑞德西韦孤儿药的撤销申请得到批准,在针对新冠病毒有效的情况下,那么瑞德西韦的真实定价会是多少?这才是现在人们开始担心的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长庚医管研究(ID:cghmstudy) ,作者:医管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