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科幻剧让我明白,没钱还真的不敢死

语言: CN / TW / HK

在科幻片中,我们能看到不少针对意识的抽离与上传概念的探讨。

单单是《黑镜》,就曾多次讨论这个问题。在《白色圣诞》中,人的「意识副本」就被用作「人类正本」的个人助理,背后的代价是折磨和操控;堪称《黑镜》系列中最温情的《圣朱尼佩洛》,则创造了在人过世后可安置其意识的「天堂」。

▲《圣朱尼佩洛》中的虚拟世界

亚马逊的新剧《上载新生(Upload)》和《圣朱尼佩洛》有点像,它将背景设置于 2033 年,并假设届时人类已经找到「扫描」意识的方法。

人在将死之时,可选择「用传统的方式」死去或上传自己的意识,在一个虚构世界里「活着」。其中,Lakeview 是市面上配置最好的逝者虚拟世界。在生的人也可以戴上 VR 头设进入这个虚拟世界,和去世的亲人互动。

▲ 男主女友进入虚拟空间,和死去的男友一起准备其葬礼

不过,《黑镜》的故事虽然充满警世意义,但作为单元剧,那些故事通常以「窄视角」来将我们吸到角色故事中,背景只是淡淡地衬托。

这也是《上载新生》和它们不同之处,(至少)在第一季,故事就花费不少笔墨描绘了未来的社会设定。更重要的是,它不仅充满了对现时技术发展和社会的反思,同时,还是一部可以让人笑出声的喜剧。

(剧迷提示:以下包含部分剧透,但我会尽量不往故事主线核心走。)

「哈哈哈」地看科技伦理讨论

因为故事定在了 13 年后的近未来,不少技术的猜想都和我们现时对技术的讨论相契合,但以更轻松的讽刺喜剧情节来呈现。

譬如,自动驾驶。

理想状态下,解放了开车的双手,通勤时间我们可以休息、享受娱乐或者是学习提升自我。但也有人提出,自动驾驶反倒会让工作进一步入侵我们的生活,从前的通勤,在自动驾驶语境下就变成「可(bei)以(po)」处理工作的情景。

男主 Nathan 是一名程序员,在自动驾驶车上第一幕就是被生意伙伴追着改代码。改完一部分后,Nathan 就坚决拒绝继续工作。

我们以前的文章也讨论过,汽车的驾驶座没了,车子室内空间也大了,很可能就成为移动的卧室。

至于 「在危险情况下,自动驾驶汽车应该保护车主还是行人」 这种更偏伦理道德的讨论,故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 决定权在车主手里。而且,故事中的情景并不是 我们此前讨论那种「必须二选一」的两难困境 ,而只是平常的驾驶。

这也意味着,未来的马路上,路人并没有任何话语权。然而在行人差点被撞飞后,Nathan 女友还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句:「我更在乎我们。」

除了汽车,未来的单车也有自动导航功能,一人用完了自动去到接近下一个用户的地点。

有趣的是,在现实生活中,美国出行公司 Lyft 虽然也在研究自动驾驶,但其实却是Uber 已经在着手将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到电动车和滑板车上了。

在购物方面,未来的便利店不仅没了收银员,导购员也消失了。走在货架旁,不知从何而来的一道光扫你一下,就能测出你身体所缺的营养物质,并给出购买建议。

这看起来很不错耶,是吗?

直到有一天你得去买避孕套。

而在吃方面,未来 3D 打印机将成为微波炉一般普及的工具。从正餐到咖啡饮料,3D 打印机都能随时打出来。

想吃名厨 Jamie Oliver 设计的菜式?在 Twitter 上下载就行!

前提是,你的「脂肪墨盒」得装满,而且,确保你用的打印机是「Google 三星」牌的哦。出人意料的是,看似「高科技」的 3D 打印食物是穷人的食物,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非合成的真正食物。

除了「Google 三星」,故事里还「预测」未来大批我们熟悉的巨头们会跨界合并,推出各种奇怪服务。

英特尔和肉类公司 Oscar Mayer 合并了,而诺基亚则搭上了快餐连锁塔可钟(Taco Bell),今日「王者」Facebook 居然被连锁面包品牌 Panera 收购了!这些新巨头们都分别推出了什么?大家可以自己看剧慢慢发掘。

在联网的未来世界里,算法推荐依旧是第一王道。不过,显然在十多年后,我们还是没有解决人工智能的偏见问题。

所以在约会(pao)软件上,亚洲女孩只能配对上餐厅员工和瘾君子。

而在 Lakeview 里的服务 AI 虽然乍一看都长一个样,但它们却拥有各不相同的刻板印象特质:慌张的餐厅服务员、势利的宾客部、疯狂挑逗男主的服装部员工。

总的来说,该剧在介绍完「炫酷」的科技后,都会补一刀吐槽。

没钱,真连死都不敢

讲完了外部世界,接下来让我们讲讲虚拟世界吧。

一方面,虚拟世界 Lakeview 的确很「天堂」,因为平时为了健康忍口的 Nathan 终于能放心开吃在现实生活中热量爆炸的「枫糖浆培根甜甜圈」。

前提是,你得在早餐时间内吃,否则时间一到一切都会消失。

Lakeview 就跟酒店一样,在早午晚餐自助餐时间,包餐用户如 Nathan 能免费吃上东西。但如果想额外点餐,或是想吃房间小冰箱的东西那就得另外付费 —— 应用内购买。

事实上,在 Lakeview 里大部分休闲娱乐活动都要钱。

草坪所有人都能去,但要打高尔夫球,先得几百上千美元来买球杆。

如果你富裕如 Nathan 的新朋友,那你还能边打高尔夫,边唤出生前结怨的顶级高尔夫球手来为你鼓掌。

不止休闲活动,连「生病」都成为了一种「服务」。Nathan 邻居因为「健康」久了太无聊,开始按分钟付费体验感冒,如果想打喷嚏?麻烦支付 1.99 美元。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想,这里的人都死了,他们哪里拿真美元来支付 Lakeview 的应用内购买?

虽然故事没直说,但我认为富豪大爷之类可能生前就设好了账户,而那些原本就没法获得收入的人更多是依赖家庭支持。

譬如,意外身亡的男孩上载意识的时候只有 13 岁。他的妈妈因为想念孩子,多年来都不让他的形象成长,长久保持在她回忆中的模样。

男主 Nathan 也因家境不好,无论是上载本身还是在 Lakeview 的日常消费,都挂靠在富家女友的银行账号上。一惹毛了对方,分分钟可能被删除。

这不得不让人反思,到底这上载是为了逝者的继续生活,还是为了他们活着的亲人的心里好受些?

只要涉及到了钱,就会有阶级分化。

在 Lakeview 的底层,住着一群被称为「2G 族」的住客。

当你的存在基于数据,那流量就是你活动的基础。「2G」正如其名,一个月只有 2G 流量,用完了他们就会冻结。他们看不到美丽湖景,只能望着窗外的蓝屏。

所有书籍、食物、衣服都只能用最基本的「免费版」。因为书籍只能试读前几页,这男孩一直不知道原来《哈利·波特》里有魔法。而且,小脑袋一转,流量就会流走。

是的,穷苦 2G 族不仅没有物质生活,连思考都不能太活跃。

更可怕的一点是,在 Lakeview 里,无论是有钱人还是 2G 族,他们都没有在虚拟世界里创造收入的权利,没有「自力更生」这一说法,一切只能依附外部世界。

这些人生活再怎样糟糕,他们至少都是能给得起进入 Lakeview 费用的人,但在现实世界中,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永生」的门票。

在现实世界中,有组织抗议企业对「永生」的封闭,认为死后被「上载」应该是基本人权。

因此,当一家新的虚拟永生空间即将开业,限量放出免费入场名额时,一位母亲抱着才 14 个月大的婴儿在店外排队:「这是他唯一一个能获得永生的机会。」

但一个没有任何生活经历的婴儿,被上传后又能过怎样的「生活」?

可见,科技很可能不会成为让每个人都拥有创造力的工具,反倒会成为富人专享的阶级固化壁垒。

这个世界那么糟糕,为什么我还是想看?

这个故事设定的世界糟透了,为什么我还是忍不住想看?因为它实在太「仿真」了。

除了多种都能在生活中都能找到原型的设计,这些看似「高大上」的技术里,也藏了各种各样的 bug。就跟你小时候打游戏有挖掘和学习「ABAABB」的快乐,我们的主角和朋友们都是挖 bug 小能手。

他们不喜欢那个世界,虽然没有强大的工具,但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改变。

看着 2G 族悲催的 Nathan,想去自助餐偷食物来给他们(剧透:最后并没有做到);退役军人 Luke 则是 Lakeview 世界头号「羊毛党」,创造性地利用 bug 去吃吃喝喝喝,到处玩乐;一直被卡在 13 岁的 Dylan 也不认命,闯入「灰色市场」找新出路。

▲ 我单方面宣布 Luke 是 Lakeview「首席羊毛官」

这些不合群的「失败者」,死后还充满对更好生活的向往,我当然想看他们是怎样杀出一条新路的。

我之所以一直在强调该剧的喜剧性质,是因为我认为喜剧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传播工具。在接触陌生的概念,或是生活和我们截然不同的人群的相关信息时,喜剧能将这些内容友善化,让人「人性化」,更容易激发同理心。

大部分人都不想坐着听人分析商店里一扫就能知道你购买需求的技术的潜在危害,但大多数人在看到买避孕套一幕的尴尬时,都能笑着体会这看似无害的技术,还是有点不妥。在「哈哈哈」之后,也许会对科技有更多思考。

这让该剧成为了特别友善的科技伦理头脑风暴「糖果」。

最后,再说一个挺有趣的点,那就是这部剧的投资方 —— 亚马逊。

▲ Jeff Bezos 警告

如果未来真的能有 Lakeview,那它一定是托管在全球最大的云服务商 —— 亚马逊 AWS 上吧!再加上那一个个被 Luke 称为「比我们更懂我们」的广告推销,嗯,是内味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