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降薪,现金流缩水近50%,齐家网能否走出行业寒冬?

语言: CN / TW / HK

齐家网2019财年溢利仅5081.9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7.45亿元下滑了93%。

作者 | 宿艺   编辑 | 子淇

来源|壹观察

继汽车行业大幅降薪之后,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也开启了降薪节奏。

3月16日,齐家网董事会主席邓华金签发了一封内部员工信,宣布管理层开始降薪。

虽然邓华金在这封内部信中用了“能像我们一样活得很好的企业更是万里挑一”、“托付奋斗的港湾”等各种修辞,但难掩齐家网目前面临的行业与公司成长两大挑战。

随后齐家网于3月27日发布的2019年财报也印证了这一点。

数据显示, 齐家网2019财年现金流同比缩水近50%年內溢利仅5081.9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7.45亿元下滑了93% ;应付账款达5.1亿元,同比增长34%,总负债约6.9亿元,增幅高达18.9% ......

1

齐家网现金流大幅缩水背后

齐家网发布财报后,业界也出现了各种解读版本。

但财报数据背后的关键数据,才是是一家上市公司真正的“成色”检验。

以“应付账款”为例,这属于一家企业应该支付给合作伙伴或者是下游企业(大多数是中小企业)的账款。但因为“账期”等各种原因,还存留在该企业的财务体系之中,也因此会进入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成为上市公司的业绩组成之一。

近期京东发布2019财报之后,就被媒体和分析师们发现其“ 应付账款高达904亿元,应付账款账期更是长达54.5天”。这与同期京东持有的645亿元现金/现金等价物对比“缺口”非常明显,并因之后的神舟电脑起诉京东讨要3.383亿元拖欠货款一起成为媒体与业界关注的热点事件。

在齐家网财报中,同样可以看到这一类似情况:

齐家网2019财年应付账款达5.1亿元(同比增长34%),同时应收账款相比来看仅1.05亿,中间现金流的“截流”高达4亿元。相当于把自身的现金流周转风险转移给了自己的合作伙伴。

与此同时, 齐家网总负债约6.9亿元,而其现金/现金等价物(现金流)却仅约4.1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约7.8亿元大幅缩水了近50%

实际上齐家网现金流大幅缩水、应付账款大幅增长的原因,财报中已有体现:

首先,齐家网销售与营销广告的开支高达4亿元,与去年同期3亿元提升了34% 。

但明显提升的销售与营销投入,并没有带来与之相匹配的用户转化和质量提升。财报数据显示,齐家网2019年每月独立访客数量提升了约22%,其中单用户为平台带来的平均收入约990元,与2018年的989元相比基本持平。

齐家网的模式是做平台,而推广费用则来自合作伙伴的“推广位”。过于偏重流量营销的做法,实际上偏离了平台存在的意义。平台建立的初衷应该在“平台-合作伙伴-用户”三赢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平台不顾成本来攫取用户流量,最终买单的却是入驻企业和用户。

家装品牌东易日盛董事长陈辉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把所有的钱投入营销好比一口'毒牛奶',但很多公司都在喝。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家装企业有种意识错位,还停留在用营销、价格战的方式把别人给挤走的“初级阶段”。

其次,在占比公司营收超过四成的“自营设计与建筑业务中”传统的“家居装修服务”业务当年营收1.05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2.09亿下滑49.8%。“房地产精装服务”增速明显,但也同时带来了高成本,高消耗现金流,以及更长的资金周转周期。

在疫情对房地产的冲击之下,这种 偏重新房业务的“房地产精装服务”模式,预计会在2020年迎来更大挑战与增长不确定性

第三,财报显示,齐家网2019财年“投资活动”令现金流减少了4亿元;“融资活动”大约减少了2989万元;并且“于一间联营公司的投资减值亏损”约1299万元。

齐家网的投资建材+线下门店的“重资金”模式,之前一直是媒体与业界争论的话题。

齐家网上市之前,三年亏损16亿,巨大的压力之下,让齐家网希望切入建材供应链从而降低成本,同时获得被投资企业的利润。

2014年,齐家网成为海鸥卫浴的第二大股东,2015年对博若森装饰进行投资,2019年4月,齐屹科技与好莱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同年连续加大在装修材料的投入。平台之外,齐家网也大力开展自营业务,旗下拥有齐家尚典等多个装修品牌 ,自营室内设计业务及装饰施工。

但从齐家网的财报来看,各种“投资”、“联营”不仅没有获得更高的资金收益,相反还带来两大难题:

一个是显著消耗了宝贵的现金流;另一个是作为互联网家装平台企业,这种“既做裁判员,又养运动员”的做法,会带来非投资企业与合作伙伴的不信任感,进而削弱作为平台的公信力与竞争力。

同时,在整个中国家装行业都受到普遍冲击的情况下,齐家网这种投资建材+线下门店的“重资金”模式,再加上低现金流,以及应付账款的大幅提升,无疑加大了企业自身的冲击效应与经营风险。

2

齐家网的模式之痛

销售与营销广告成本高企,“既做裁判员,又养运动员”的平台模式,让齐家网越来越像一家传统家装企业。

不过与真正的老牌传统家装品牌相比,作为互联网家家装平台企业出身的齐家网,又面临着对用户强感受的施工环节的弱把控力。

据睿财经使用天眼查调查发现:“齐家网司法风险超过180条,远远高于同行业公司,天眼查同时显示周边风险超过5400条,多为追偿权纠纷、装修合同纠纷、侵权纠纷等,2019年齐家网涉及的纠纷已开庭19次,几乎是月月打官司”。

另据315投诉平台统计,共收到齐家网消费投诉40多例,大部分都是因质量、施工等问题与售后沟通无果后才选择投诉。之前包括人民网等多家媒体都对齐家网与消费者的装修问题进行了报道。2017年,《北京晨报》曾报道,齐家网合约装修公司施工质量粗糙,半途跑路,消费者多次跟齐家网投诉,维权无门。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同样在“用脚投票”。

2018年7月,齐家网以“齐屹科技”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4.85元,由于投资者认购热情不足,导致公司此次发行只募集了10.72亿港元,少于发售前预期的17.79亿港元,并且上市当日即跌破发行价。

当年10月下旬,其股价最低跌到了2.8港元/股,最高跌幅达42.27%。

截止齐家网公布2019年财报的2020年3月27日,齐家网股价仅2.5港元/股。公司总市值跌破30亿港元(29.85亿港元),折合约3.85亿美元。

根据其上市前C轮融资最后一笔1000万美金对应的1.17%股权测算,当时的估值高达8.55亿美金估值。这意味着,该轮投资者已经录得大幅账面亏损。

面对低迷的股价,齐家网开启了密集回购模式,从2019年6月19日开始到2020年1月6日,齐屹科技已经创造了超过70次的股票回购记录。

在港股市场,回购操作指的是公司从二级市场收回已经流通的股票,并进行注销,这种操作通常都能起到令股价企稳的作用。

但令业界与投资者感到诧异的是,齐屹科技(齐家网)在回购的同时,其高管包括董监高巍、田源也在对其股票进行大规模减持。记录显示,两人分别于6月21日、7月10日 、9月16进行了大规模减持,合计金额超5600万港元。

公司进行高频回购,高管却大量套现,往往是证券市场的大忌。

例如小米集团副董事长林斌在2019年8月21日、22日、23日连续三日卖出共计4130.7万股小米股份,套现约3.7亿港元,林斌减持频繁减持引发了投资者对小米的信心不足,进而早晨股价动荡,创下了其当年8月以来的最高跌幅。

另一个让投资者和媒体感到对比明显的是,汽车等行业的企业宣布高管降薪往往都有明确的策略和幅度,比如《车东西》整理的下面这个部分车企降薪资料。

▲ 资料来自“车东西"

而齐家网董事会主席邓华金在致员工内部信中仅提到了“管理层则自愿主动降薪”,却没有提及任何的数值和幅度。再加上齐家网高管之前在资本市场密集的抛售行为,不仅让外界和媒体对其“感恩同心”的态度与诚意。

疫情冲击之下,也是行业洗牌之时。保持健康的现金流,多赢的健康商业模式,以及获得合作伙伴、员工与用户的认同至关重要。

对于齐家网来说,可以做到快速调整掉头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