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能成为谷歌新当家?皮查伊的登顶之路

语言: CN / TW / HK

盛赞溢美,无以复加。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上周宣布,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则辞去Alphabet的CEO和总裁职位,但继续留在公司董事会;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兼任Alphabet的CEO职位。

2012年的皮查伊

2012年和2013年,我在谷歌I/O大会上曾经两次采访过皮查伊,有过面对面交流的直接体验。自己从事科技媒体十年,也采访过不少行业巨头高管,但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很特别。他个子瘦高修长(也许和吃素有关),说话声音很轻柔,有些慢条斯理;面对媒体包围,神情甚至有些羞涩,没有其他职业经理人那种刻意的活力四射和宏亮嗓门。

为什么二少要隐退?

此次人事变动也意味着一个创始人时代的结束。1998年,两名斯坦福大学学生佩奇和布林共同创办了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在随后的二十年时间,谷歌的版图从单纯的网络搜索引擎逐步发展扩大到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服务,如今掌控着全球88%的网络搜索份额,85%的移动平台份额,年收入超过1360亿美元,市值达到9300亿美元。

曾经的“谷歌二少”也已经变成了中年人,他们的身家之和超过了1100亿美元。如今46岁的两人决定提前隐退,把Alphabet庞大的业务组合完全交付给了47岁的皮查伊,包括谷歌、Android、Chrome、Youtube、Waymo、Fiber、Loon等等诸多业务。

不过,皮查伊的角色只是超级大管家。谷歌的最终话语权依然牢牢掌控在佩奇和布林手中。凭借着超级投票权B类股的设定,佩奇和布林虽然只持有谷歌11%的股份,却控制着高达51%的投票权。这意味着,只要他们两人愿意,可以越过董事会决定谷歌的一切事务。

实际上,佩奇和布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交班也在市场预期之内。两人虽然牢牢掌控着谷歌话语权,但并不是乔布斯那样控制所有细节的完美主义管理狂;相反,佩奇和布林对日常管理并不是特别热衷,甚至不愿意替公司抛头露面。

2001年,佩奇和布林就在投资者的建议下找来前Novell董事长兼CEO施密特出任谷歌CEO职位,将管理工作让给施密特长达十年时间。虽然佩奇2011年重新出任谷歌CEO,但他也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因为身体原因多次缺席谷歌I/O大会。而布林的工作兴趣更是放在谷歌X实验室的未来技术上。

实际上,佩奇和布林早就处于半退休状态。2015年他们对谷歌进行了结构重组,成立控股母公司Alphabet,皮查伊则负责其中最关键的互联网业务,而两人则淡出了日常管理公司的职责。看得出来,两位创始人对皮查伊这四年的工作业绩感到满意,才会放心把整个Alphabet全盘托付给他。

过去两年时间,佩奇不仅谢绝了总统特朗普的互联网商业领袖接见会,更拒绝了美国众议院的传票,没有参加网络监管听证会,让皮查伊一个人接受了近四个小时的盘问,引发了美国政界的强烈不满。众议院甚至特意留出了一把空椅子,羞辱本应出席的佩奇。如今的谷歌正面临着沉重的反垄断监管压力,但两人隐退之后,也不需要再为此费神露面了。

用长期研究谷歌的哈佛商学院教授格林斯登(Greenstein)的话形容,佩奇和布林都是无心插柳的创业成功者,早期甚至想出售谷歌。他们俩的性格,或许更乐意做一名大学教授,在实验室里工作(而不是管理着一个商业巨头公司)。

在交班皮查伊之后的上周五,1995年的斯坦福计算机博士佩奇和布林突然造访了斯坦福大学校园,敲开昔日求学的学院大门,和相差二十多年的师弟们亲切交流。或许这才是他们所向往的生活。

意外接管Android部门

如果说佩奇和布林交班是无所求的隐退;但对印度移民皮查伊来说,这却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从2013年开始,迈入不惑之年的皮查伊逐渐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全盛期,从谷歌一位并不起眼的部门高管开始,一步步接手了市值9000多亿美元的互联网帝国谷歌。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和2015年,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 DELL a)和皮查伊两位印度移民先后接管了全球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巨头微软和谷歌。在两人的运营下,两大巨头市值都翻了三倍,如今市值总和已经超过2万亿美元。

皮查伊进入谷歌核心高管层是在2011年。2011年,佩奇重新担任谷歌CEO之后,对谷歌管理层进行了重大调整,分成七大业务部门,皮查伊出任Chrome业务高级副总裁。原先负责搜索业务的美女高管玛丽莎·梅耶(Marissa Meyer)正是在此次重组中被边缘化,从而为次年离职出任雅虎CEO埋下了伏笔。

其他六大部门负责人分别是:Android部门负责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广告部门负责人苏珊·沃茨基(Susan Wojcicki,后来负责YouTube)、搜索业务负责人阿兰·尤斯塔斯(Alan Eustace)、社交业务负责人维克·冈多拉(Vic Gundotra)和Youtube负责人萨拉卡·卡曼加(Salar Kamangar)、商业部门负责人杰夫·休博(Jeff Huber)。

在当时谷歌七大业务部门高管中,皮查伊的资历和名望都不是最高的,媒体曝光度也是最低的。然而,这个最低调的高管却压倒了其他几位资深甚至创始元老,成为了谷歌两位创始人钦定的接班人。而其他六大负责人中,只有两人还留在谷歌,其他都已经离职。

实际上,皮查伊接管Android部门原本是一个意外。2013年,被称为Android之父的鲁宾因为性侵女下属的丑闻被迫离职。为了不影响谷歌的声誉,佩奇压下了这桩丑闻,表面上让鲁宾去掌管谷歌新业务,实际上给了他体面离职的机会,还送上了高达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

就这样,皮查伊在2013年兼管了Android和Chrome两大部门。2014年,皮查伊成为谷歌所有互联网产品的运营负责人,接管了搜索、YouTube、Chrome、Android、地图等核心产品团队。2015年,佩奇重组Alphabet之后,皮查伊正式成为子公司谷歌的CEO,统管所有互联网业务。三年时间,皮查伊就成为谷歌的大管家。

显然,皮查伊的表现令佩奇和布林感到满意,至少业绩和股价都是可见的。2014年谷歌营收仅有660亿美元,2018年则是1360亿美元;2015年皮查伊出任谷歌CEO的时候,Alphabet的市值还在3000亿美元级别;而四年之后,Alphabet市值已经高达9300亿美元。

随着他此次出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原先其他的新业务部门也将向他报告,包括无人车Waymo、前沿技术实验室Google X、智能家居Nest、光纤业务Fiber、风投业务GV、生命科学业务Calico、气球网络业务Loon等等。仅仅六年时间,皮查伊就接管了整个谷歌网络帝国。

为什么在那么多资深高管和创始元老中,佩奇和布林选择了性格最低调的皮查伊来接管谷歌?他并不是一个夸夸其谈的人,之所以一路晋升到最高层,依靠的是实际的业绩。

微软突袭验证皮查伊眼光

先简单回顾一下皮查伊的成长经历。皮查伊1972年出生在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马杜赖Madurai,他在印度种姓里属于最高贵的婆罗门(Brahmin,纳德拉也是婆罗门);没错,皮查伊和正统婆罗门一样是吃素的。但皮查伊家境并不算富裕,小时候家里都没有 冰箱 ;他父亲是个电气工程师,母亲是名速记员。

在马德拉斯的印度理工学院拿到冶金工程学位后(他在这里遇到了未来的妻子),皮查伊来到斯坦福大学就读数学和半导体物理。1997年,25岁的斯坦福毕业生皮查伊进入半导体公司应用材料出任产品经理,但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份工作,因而去了美国最好的商学院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就读MBA,并获得了代表优秀学生的两大荣誉(Siebel Scholar和Palmer Scholar)。

2002年,商学院毕业的皮查伊进入顶级咨询公司麦肯锡负责管理咨询。2004年愚人节,谷歌发布Gmail的同一天,皮查伊加入谷歌出任产品经理。他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谷歌工具栏Toolbar(2000年底推出),在微软IE浏览器上提供一个便捷搜索的工具。

皮查伊亲手打造了火狐浏览器上的谷歌工具栏。工具栏的成功让皮查伊获得了谷歌高层的注意,但真正让他得到高层信任的事件发生在2006年。皮查伊向时任CEO施密特报告,要求开发一款谷歌专属浏览器,但施密特考虑到微软和Mozilla已经在这一领域占据着绝对优势,对谷歌能否在这一领域成功持有怀疑态度。

皮查伊于是直接找到了佩奇和布林,向他们阐述专属浏览器对谷歌的意义所在。在他看来,微软进入互联网业务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谷歌如果没有自己的浏览器,很容易被微软通过浏览器设置打得措手不及。

2006年4月,两位创始人同意给皮查伊资源,让他来领导这个浏览器团队。虽然施密特名义是CEO,但真正拍板的人还是两名创始人。2005年,佩奇和布林自己做主斥资5000万美元买下了创业公司Android,决定打造移动平台。而施密特是在交易决定才得知这一消息。

2006年10月18日,一则行业重大新闻验证了皮查伊的前瞻眼光,更让佩奇和布林对皮查伊夸目相看。那一天微软在新发布的IE 7浏览器中,突然将默认搜索引擎从谷歌改为自家的 Windows Live Search。微软开始策划进军互联网搜索业务,而当时的搜索业务负责人正是纳德拉。

微软只是改个默认设置,就让完全不知情的谷歌彻底懵了。2006年到2008年从事Chrome项目的前谷歌工程师杰弗里·内尔森(Jeffrey Nelson)回忆说,谷歌内部把这一天称为Doomday(末日)。他作为直接知情人,否认了财富杂志此前的报道,即皮查伊是在微软重大调整之后才要求开发Chrome浏览器,实际上Chrome浏览器立项是在当年4月份。

这对谷歌打击有多大?影响比 苹果 在iOS 6中把谷歌地图换成苹果地图更大。2006年的时候,谷歌大致有4亿多用户,其中65%的流量都是来自于IE浏览器。没有了默认引擎身份,意味着谷歌可能会损失近3亿潜在用户。

皮查伊的核心作用在此时展现无疑。他当时正负责谷歌工具栏和谷歌桌面两大软件,与OEM厂商对接进行预装;这两个原本并不起眼的软件成为了谷歌反击微软的基石。谷歌通过这些软件跳出窗口,请求用户重新将默认搜索引擎改回谷歌。

世界末日成为了虚惊一场。这一方面要感谢网景公司此前的牺牲,遭遇反垄断诉讼之后的微软,无法像九年前那样直接肆意通过自己在桌面系统的主导地位摧毁竞争对手。另一方面,2006年微软的Windows Live Search产品并不成熟,体验和谷歌无法相提并论,用户纷纷继续回到谷歌搜索;2008年微软才从雅虎挖来了陆奇主管互联网业务。

Chrome成为浏览器之王

在经历了2006年10月的惊魂之后,皮查伊的浏览器项目被谷歌列为重要战略产品,获得了优先开发资源保障,还挖来了火狐浏览器的几位关键研发人才。2008年9月,就在雅虎杨致远拒绝微软466亿美元收购报价之后,整合了谷歌搜索以及全家桶服务的Chrome浏览器正式上线,迅速获得了1%的市场份额,当时IE浏览器份额是66%。

在IE浏览器和火狐浏览器占据绝对优势的浏览器市场,皮查伊领导的Chrome团队令人大跌眼镜地杀出一条血路,打了一场漂亮的后来居上战役。2010年夏天,Chrome浏览器市场份额首次突破10%,IE浏览器份额跌破50%,火狐浏览器34%;到了2012年夏天,Chrome市场份额首次超过IE和火狐,一举成为全球最大浏览器。

Chrome浏览器的成功使得皮查伊得到了佩奇和布林的信任,也在行业内打造了自己的声名。2008年,皮查伊成为谷歌产品研发副总裁。2009年,Chrome OS项目也正式立项(2011年正式推出)。随后他还曾经负责过Gmail和地图产品的研发。

2012年皮查伊接受我专访的时候,谈到“简洁、迅速和安全”是Chrome浏览器成功的秘诀所在。在随后几年的时间里,Chrome市场份额继续稳步增长,而IE和火狐却持续下滑。现在Chrome浏览器的市场份额是60%,而IE和火狐的占有率仅有9.5%和6%。(数据来自市调公司W3Counyter)

两次离职传言也帮助皮查伊得到了晋升机会。2011年,Twitter曾经试图请皮查伊出任产品研发负责人;佩奇亲自挽留了皮查伊,随后晋升他出任高级副总裁职位,主管整个Chrome部门。2013年底微软鲍尔默宣布离职之后,媒体报道微软董事会曾经联系过皮查伊。最终微软云业务负责人纳德拉成为微软新CEO,而皮查伊也成为了谷歌的互联网业务主管,并在次年出任了谷歌CEO。

在谷歌诸多高管中,皮查伊并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现的人物。但他在Chrome部门的亮丽业绩,他本人的谦逊性格,却让皮查伊得到了佩奇和布林的赏识,在公司内部的政治斗争中站到了最后。

此外,还有一件小事值得一提。皮查伊还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拒绝了谷歌董事会价值数亿美元的巨额股票授予,理由是“自己已经拿的够多了”。2014年,皮查伊负责所有互联网产品,他当年拿到了2.5亿美元股票授予;2015年,皮查伊晋升为谷歌CEO,当年拿到1亿美元股票授予;2016年,皮查伊又得到了2亿美元股票授予。

2017年和2018年,他的基本薪酬仅为133万美元和188万美元。虽然皮查伊的确几年时间拿到近6亿美元的天价薪酬,但有几位职业经理人会拒绝再来一个价值数亿美元的大礼包?皮查伊这次拒绝拿钱,或许使得佩奇和布林对他又多了几分信任。

谷歌帝国大管家的位置并不轻松。他接过的是一个已经步入中年的谷歌帝国,虽然市场地位如日中天,但也面临着业务增长放缓的挑战,还有严峻的反垄断监管压力。过去几年时间,皮查伊明显衰老了许多,也出现了不少白发。

除了在欧洲遭受27亿美元天价罚金,不得不调整Android业务模式之外,谷歌在本土美国也面临着来自联邦司法部和48个州监管部门的联合反垄断调查。最初的反垄断调查目标还是搜索业务,但现在已经扩大到了Android平台。二十年前,微软正是在如日中天的时候遭受反垄断调查,逃过被分拆命运后,就此陷入业务停滞困境。

皮查伊将如何带领谷歌化解这场最大的危机,这或许是他职业生涯的终极挑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