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电话正在杀死「电话」

语言: CN / TW / HK

你好,这里是 XXXX,请问您这边考虑买房吗?

你好,我行现在推出了一款年利率 5% 以上的理财产品,特面向新老用户……

股票内部消息通知,帮你最快完成交易。

如果以上这些电话你都不熟悉,都没接到过,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能是天选之子了。毕竟这年头,接到骚扰电话不算什么,没接过骚扰电话才是一个新鲜事。

你接到的骚扰电话越来越多了

据全球通信平台 First Orion 2018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 年骚扰诈骗电话(以下统称垃圾电话)占到了美国所有移动电话的 29.2%,而 2017 年这一比例仅为 3.7%。

这一趋势还在继续。

▲ 图片来自: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11 月,美国人一共接到了创纪录的 57 亿个垃圾电话呼 叫。以美国 3.27 亿的人口计算,每个美国人在 11 月平均接到了至少 17 个垃圾电话。

在美国监管机构试图进行干预的情况下,57 亿个 垃圾电话 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个数字比 10 月的垃圾电话呼叫数多了 17 亿,一切都在证明垃圾电话在以不可阻挡的态势疯狂增长。

▲ 图片来自: Vice

据 FCC 估计,仅仅是在处理自动电话上浪费的时间,每年就会给美国人带来 30 亿美元的损失。而《消费者报告》则报道称,现在 70% 的美国人已不再接听陌生号码的电话。

截止目前,美国的用户已经收到了大约 490 亿个垃圾电话,比 2018 年全年还要多。YouMail 的首席执行官 Alex Quilici 则表示到 12 月底,美国消费者可能会收到近 600 亿个垃圾电话。

垃圾电话剧增的背后,和机器人电话技术的成熟是分不开的。

▲ 图片来自: James Sutton on Unsplash

我大三那年为了赚钱去了一家全国前三十的地产公司做兼职话务员,一百一天。据说地产公司会把话务员叫做小蜜蜂,因为他们会发出嗡嗡的声音。打电话在一个开放的大房间里,地上三四十台手机随你选,没电就换一台充电继续打。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我每天大概会打五六十个电话,我效率巨高的同事有时候能打一百个电话。我们的宣传语统一是「你好,这里是 XXXX,请问你这边有考虑买房吗?」由于工作环境压抑封闭,我做了十天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这个案例主要是说明人工打电话真的很贵。就算一个话务员细致认真,一天能打一百个电话,成本也是一块钱一个了,还不算成功拉人看房和卖房的提成费。这还是廉价的大学生劳动力,如果是专业客服,需要交税,工资更高,那成本也更高。

如果成本一直这么高,那垃圾电话还不会这么多。

但可惜的是,成本极低的机器人电话来了。

机器人电话是技术发展的另一面

在今年的315 晚会上,央视就揭开了一条用高科技进行数据收集和机器人外呼的灰色产业。

在那条产业链中,我们接到的垃圾电话基本都由机器人拨出。从 315 记者现场演示来看,机器人的对话语调几乎能以假乱真。这种机器人每个售价在 3000 元左右,据其中一家研发公司中科智联的工作人员介绍,每个机器人一天能呼出 1000 个电话左右,相比人工,他们效率惊人。

为了逃避监管,机器人研发公司还用上了更改显示来电号码的方式,即使用户将骚扰电话向监管部门举报,监管部门也很难追查到真正的骚扰者。而这些号码的获取同样廉价且高效,这些「营销公司」使用的探针盒子可在用户的手机搜索 WiFi 信号时捕获对方 MAC 地址,再与后台大数据进行匹配,从而转换成手机号码,有的产品甚至能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

小声比比 也曾做过骚扰电话的相关试验,测试结果是机器人客服话术成熟,心理素质强大,还能完全无视用户对隐私问题的追问。在厚脸皮程度上,机器人完全吊打人类话务员。而他们的价格也极为低廉,平均每个电话只要 2 毛钱。

对于一些话务员需求旺盛的行业,机器人的存在就是核武器(也是人类话务员失业的核武器),让电话连接用户的流程达到了最高效。

如果你用另一种浪漫的角度来看,你也可以说。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从未如此多的机器人在持续呼唤人类。 虽然大部分的人类都不想回答他们,只想对他们说闭嘴。

▲ 图片来自: latimes

除了骚扰电话令人烦躁外,机器人电话制造的骗局也令人绝望。《消费者报告》就表示目前垃圾电话骗局造成的直接损失约为 2.852 亿美元。

正义网 曾报道过一个贷款诈骗案件,诈骗团伙专门购买了一款 AI 机器人,由两名技术人员负责日常维护。他们将非法获得的手机号码和一套诈骗话术导入机器人,由机器人不间断地拨打电话,寻找目标。而真正的业务员只需戴着耳机,根据接听电话的用户对贷款的态度将其分类即可,接下来诈骗团队还会进行后续的诈骗行动。

CV 智识也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当代骗子分两种:懂 AI 的和不懂的」。

▲ 图片来自: Hannah Wei on Unsplash

现在的机器人电话客服甚至可以识别出你的方言,为了和你拉关系,它自己也能说方言。在一起 AI 伪装「老板」事件中,行骗者就是讲出了带有德国腔的英文,才成功骗走 22 万欧元。

只能说,如果你觉得客服小姐姐声音好听想加微信,对方不愿意给或给不出来的话,那对方可能是机器人客服。但如果对方给微信号很快的话,你更要小心了,对方很可能是诈骗团伙的机器人客服。

为了限制机器人的电话,人们不再接陌生电话

随着机器人打出的电话越来越多,各国政府也不是毫无作为。

中国在年中就发布了《 中国债务催收行业立法论纲 》,其中就提到了机器人催收的问题,其中提到的不法催收行为也包括机器人电话催收,因此也在法律限制范围之内。

▲ 图片来自: 长江日报

美国两院则在上月达成了一项协议,他们的「 Pallone-Thune TRACED Act(帕隆-熊恩 TRACED 法) 」力图遏止自动语音电话的泛滥。

我们的协议将要求电话运营商核实电话,并以一致且透明的方式阻止漫游电话,而这一切都无需向消费者收取额外费用。该协议使 FCC 和执法部门有能力迅速追捕诈骗者……现在是让美国人重新使用手机的时候了。

但上月才达成协议,今年才立法都来的太晚了,对于饱受电话骚扰的普通用户而言,这都不够。

毕竟就在协议达成的那个月,骚扰电话又增加 17 亿。

而用任何手段限制垃圾电话都比想象中的难。CNET 的编辑 Roger Cheng 就表示:「立法会有所帮助,但尽管如此,这些骗子、这些电话接线员都是聪明人……他们能够不断的领先对手、升级比赛。」

事实上,用机器人打垃圾电话的人确实很聪明。

在 1983 年,当大部分宣传还在广告牌、影视被人上下功夫时,加利福尼亚州的候选人 Tony Inocentes 就选择使用电话销售机进行宣传。在他败选之前,他已经发起了三十多万个自动呼叫。2011 年加拿大联邦大选时,机器人电话也曾因误导投票者而引起争议,被众人所关注。

而现在,这些已经玩过电话宣传的聪明人要开始限制另一群力图赚钱的聪明人了,这听上去就不会一帆风顺。

打击骚扰电话的另一种办法是让运营商联合起来,使用一套 「Shaken/Stir(暂称为震动/搅拌)」系统 来确定哪些电话是垃圾电话。当一个电话呼出时,它会发送一个数字「令牌」或「签名」的数字标记,该标记在接通另一端之前将被验证。

对消费者来说,他们只是会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一个通知,确认一个电话是经过验证的还是未经验证的。如果未经验证,那这是一个机器人电话的可能性则更高。

但这套系统的问题在于,它要求世界各地的电信公司通力合作,共同验证每一个通讯电话。如果每个服务提供商都不验证呼叫,就会增加合法呼叫被系统「捕获」的可能性,从而破坏系统的可靠性和可信度。

不管是法律还是系统,都需要时间才能发挥效用,其作用也未可知。但在法律出台、系统面世之前,普通人打击骚扰电话的行动一直在 持续进行

有的用户选择用应用程序来组织垃圾电话,诸如 Nomorobo、Number Shield、Privacy Star 都是常用的选择;还有人选择和垃圾电话一端的人「演戏」,一会说自己是警察,一会说自己是正在执行任务的特种兵来戏耍机器人;但更多的人只是不想被骚扰而已,所以他们选择拒绝所有未知号码的电话,反正想找到你的人总会找到。

而选择不接陌生电话的人也越来越多。只要一个人想找到你,他绝不会一个电话没接就不打第二个,他也不会只尝试电话这一种方式。

只要想联系你,有很多方法,不一定要选择电话。

为了躲避激增的垃圾电话,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了「杀死」电话。

题图来自  Liam Seskis on Unsplash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