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牵手今日头条,一次载入电影史的博弈对局

语言: CN / TW / HK

【猎云网(微信:)北京】1月26日报道(文/苏舒)

这个春节,应该会被电影史载入史册。

没有春节档的春节,寒风笼罩下一片肃穆,在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下,全中国的老百姓的心拧成一团。

本来已经无望于春节的电影人们,纷纷撤档。徐峥逆流而上,带着《囧妈》牵上了张一鸣的手,请全国人民免费看电影,暖热了在疫情下的人心。

院线电影乘上流媒体的快车,也引发了电影的行业巨大的地震,余波不断。

这个春节,武汉很难,中国电影很难,中国人民更难,但光明仍在,希望不断。

《囧妈》,一波三折

12月份,在武汉疫情还没有遍布全国的时候,春节贺岁档已经开始进行预告片、主题曲、推广曲等相关物料的投放,并开始进行各色路演。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疫情爆发的这么快,对于所有人来说防不猝防。扑面而来的疫情炒热了N95口罩,也给所有的春节档电影泼了一盆冷水。

这是徐峥、陈思诚等所有电影人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情况,而对于《囧妈》背后最大的投资方欢喜传媒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去年11月,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欢欢喜喜与横店影业就电影《囧妈》签订了一份保底发行协议。双方约定,保底票房为24亿。

换句话说,《囧妈》票房至少达到24亿元,欢喜传媒才会同意支付6亿元的制造费用,超出24亿元的票房盈利部分,两家分别按35%和65%的比例分成。

而作为徐峥囧系列三部曲的《囧妈》在定档时,是十分看好春节巨大的流量。但春节档的挑战并不是那么容易,前有陈思诚探案系列的《唐人街探案3》一骑绝尘,后有崛起的国漫IP《姜子牙》后起之秀,想要在春节档拿下24亿的票房,对于主打家庭温情喜剧的《囧妈》来说,实属不易。

其实这一点在预售票房就有所显现,《唐人街探案3》预售票在上映首日就达到了2亿,虽然位居第二的《姜子牙》和《唐人街探案3》有断崖式的下滑,上映首日票房为3944.4万。而《囧妈》在猫眼的预售票房的统计中上映两天票房仅为4108.2万,和《唐人街探案3》差了1.6亿的票房,仅为其1/6。

这样的数据对于欢喜传媒来说,不得不为之担忧。毕竟在24亿对赌协议中,如果票房并没达到,欢喜传媒将拿不到6亿的制造费用,而此前欢喜传媒投资《囧妈》共3.5亿元,以这样的数据来预估,欢喜传媒可能惨赔。

特别是遇上新型肺炎的疫情,今年的春节的流量并不被看好,甚至影视股集体跳水。

春节前四天,《囧妈》宣布提档大年三十。徐峥口碑暴跌,一时间被影院工作人员骂的狗血淋头,另外一边的竞争对手陈思诚的“不干折损同行的事为产业尽所能”一条微博明嘲暗讽。

即使后来徐峥百字道歉信,也没能挽回多年积累的好口碑,反倒是道歉中拉带他人引起新一轮的骂战。

可是,还没等网友把徐峥骂上热搜,春节撤档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除了《囧妈》外,《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夺冠》等7部春节档影片纷纷宣布撤档。

这是第二次春节档影片全线撤档,而第一次则是非典肆虐全国时。春节撤档,对所有电影人和电影片方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非典时期撤档的《炮制女朋友》、《紫蝴蝶》,分别是由赵薇和章子怡主演,但就这样强大的明星效应下,由于延期上映的原因,票房一路遇冷,直接让片方赔掉了底裤。

而就在短短的24个小时内,徐峥坐上了今日头条这辆刚出发的过山车,带着他一路狂奔。

大年三十上午,徐峥联手字节跳动将《囧妈》上线流媒体的事实公之于众,今日头条以6.3亿的价格买下了《囧妈》线上独播,并且免费向公众开放。

消息一出,原本口碑暴跌的徐峥,从人人喊打到“我欠徐峥一张电影票”,口碑和路人缘直线上升,好评一波接着一波。此外,截止收盘前,港股欢喜传媒大涨43.07%,收报1.96港元,一天内市值暴涨18.6亿港元。

而这一次《囧妈》上线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流媒体平台,引起的行业地震足以为让往后十年的电影人心有余悸。但这样的新形式在全球也并非没有先例。

Netflix也曾经一度想将院线电影与自己的网络平台同步播放,2014年Netflix牵手IMAX公司合作共推《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2015年3月花费1200万美元购买的新片《无境之兽》提供线上点播服务,并尝试进行影院同步网络上映。

这两次尝试均被包括AMC在内的顶级院线联合抵制,Netflix想掀起电影行业的地震终被制止。

Netflix这一想法被还未远逃美国的贾跃亭在中国尝试过一次,2015年11月乐视作为影片《消失的凶手》的出品方计划将为其全屏影视会员带来提前一天“超前点映”。

但乐视在最后一步刹住了车,“为了消弭误会,维护影院院线利益,乐视影业与乐视会员部门经过紧急协商,决定停止即将举办的线上点映活动。”

有了乐视的前车之鉴,《囧妈》在一天内迅速攀上今日头条,加之疫情下全国大部分影院关停的推力下,直接完成了贾跃亭未完成的梦。

此次和《囧妈》这次网络上线,对于参与对赌协议的保底方横店影业来说,不仅损失了1.5亿宣发费,终止保底发行的合作又是雪上加霜。

而横店影业所在的浙江省电影行业在当晚率先发布关于电影《囧妈》网络首播的声明,称全国影院为电影《囧妈》放映投入相当大的费用,此次“《囧妈》行为”,给全国影院带来重大损失。

在浙江省电影行业发声没多久,上海、南京、徐州、苏州、无锡等多地电影行业从业人员也联合发布《关于电影〈囧妈〉网络首播的联合声明》,谴责《囧妈》网络首播是“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而欢喜传媒则是“置他人利益而不顾”。

其实这些声明条款就是对《囧妈》越过院线在流媒体上映导致电影行业改革的讨伐。对于各地电影行业的联合讨伐,《囧妈》和今日头条暂未回应。

就像是一部电影本该使电影制作方、出品方和影院三方收益,但今日头条联合《囧妈》打破了这一局势,开启了电影上线的全新模式。

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共建长视频布局,对标优爱腾

每一次的国难都是行业重新洗牌的一次机会,虽然说这样的机会是无奈且灰暗的。

在2003年非典肆虐全国时,待在家里的人们开始尝试网上购物,几个月的时间,在零售业掀起了惊涛骇浪,成就了淘宝和京东,行业布局翻天覆地。

此次《囧妈》抛开院线直接上线流媒体,或许也会开启电影播放方式的变革。至少今年的春节的先例,无论是对于欢喜传媒,还是字节跳动来说,都是双赢的局面。

自快手凭借40亿拿下2020年春晚独家互动伙伴的资格后,今日头条一直处于24小时备战状态。而这一次的春节,抖音也拿出了20亿的红包活动正面迎战快手。

抖音和快手旷日持久的短视频大战,就拿下春晚这个大型推广现场来说,抖音表面上虽然败下阵来,但是此次由今日头条出面拿下《囧妈》的独播权,相当于给自己旗下的APP做了最大规模的推广。

看似是一场春晚与《囧妈》流量大战,实则是快手和抖音并驾而驱。

而今日头条旗下的APP也因为这一次的免费首播,一洗此前内容平庸的口碑,在各大应用商店应用排行前十名久居不下。快手花了40亿换来的流量,字节跳动用了26亿,这样算来,抖音着实不亏。

此外,字节跳动(即今日头条母公司)一直在悄悄布局长视频内容,目标直对优爱腾(即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

2018年8月,西瓜视频正式宣布全面进军自制综艺领域,未来一年西瓜视频将投入 40 亿元,打造移动原生综艺 IP。

去年3月,字节跳动投资了一家艺人经纪公司——泰洋川禾。泰洋川禾主营业务为艺人经纪,虽然有以papi 酱为核心的短视频博主,旗下艺人还有 Angelababy、周冬雨、陈赫等一众知名影星。字节跳动拿下这一资源,同样是为此后大肆扩张长视频内容奠基。

此外,据「深响」报道,字节跳动对于长视频内容的考虑非常全面,内容包括剧集、电影、综艺甚至是儿童内容。其中,字节跳动已经买下诸多“长尾剧集”版权,并开始在旗下各大短视频APP上推出。

此次今日头条接轨《囧妈》,直接连线院线电影,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也为此后的大肆进军长视频试水。

另外一边,《囧妈》上线今日头条,对于欢喜传媒来说,也是大获全胜。

自《囧妈》开启预售之后就被《唐人街探案3》狠狠地甩在身后,《姜子牙》也一度综合票房领先于《囧妈》。相比于徐峥囧系列,网友更看好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而此前囧系列电影,也从未挑战过春节档,24亿票房的对赌协议,对于《囧妈》来说,着实不易。

而现在欢喜传媒因撤档终止了与横店影业的对赌协议,甚至可以直接拿到今日头条的6.3亿,有豆瓣网友算过一笔账,《囧妈》此举相当于在未上映时净赚两亿元左右。并且加上今日头条牵头的流量应用共同打造“首映”流媒体平台,换句话说就是今日头条不仅免费给《囧妈》打了广告,还会进一步推动欢喜传媒旗下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的发展。

“欢喜首映”是欢喜传媒自2017年就开始独立运营,2019年3月开始试运营,《疯狂外星人》的全网独播权就是“欢喜首映”拿下的。

“欢喜首映”不仅承载着电影资源,还包括了欢喜传媒旗下的自制电影、纪录片等资源,也是欢喜传媒进军长视频领域的一个武器,但“欢喜首映”也一直存在资源少,盗版侵权的弱点,此次与今日头条合作,相当于搭上了字节跳动这匹黑马。

未来字节跳动的各个平台将为欢喜首映平台导流,为欢喜传媒的影视项目做推广;而欢喜传媒则为字节跳动提供植入广告,提供联合出品方的署名权等。这样的联合,对于优爱腾来说,是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隐形对手。

这次《囧妈》越过院线直接线上,是电影院线发行和流媒体的矛盾在这次疫情的背景下大爆发的结果。而这次矛盾的结果就是影视业和互联网的深度合作。有知乎网友表示,这次合作可以让进入瓶颈的互联网公司寻找新的增长点,通过影视业的内容创作能力带动流量。借这个机会打破高品质影像二供网络平台的惯例。

改革是一个行业不断前行的动力,在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肆虐全国的期间,《囧妈》和今日头条的合作受到了普通群众的一致推崇,以这样一种新的形式出现同样也是流媒体平台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

优爱腾作为视频领域的三座大山,也并非没有新的尝试,此前爱奇艺也主打原创视频内容,上线网络大电影就是一次浅尝辄止的试水。

优爱腾一直在院线和网络同步的泥沼中挣扎,此前火爆的《我不是药神》、《哪吒》都是在院线上映后,将近大半年时间才在线上上线。对于线上平台上来说,一直受到院线的压制,而此次《囧妈》的创新,对于优爱腾这样有着丰富资源的领头羊来说,或许也是一条可以开辟的新捷径。

当然,借助这样一个契机成长起来的新模式,在未来能否走下去也是一个未知数,毕竟讨伐还未结束,改变一个行业,需要很长的时间,走很远的路。

但是就目前在全国抗争新型冠状病毒的背景下,《囧妈》带来的欢乐,的确给处于水深火热中的老百姓一丝温暖和希望。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