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互联网春节偷袭战

语言: CN / TW / HK

【猎云网(微信:)北京】1月23日报道(文/苏舒)

春节不打烊,这句话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春节七天长假,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阖家团圆好日子。但在互联网大佬眼里,却是突出重围、改变战局的逆袭机遇。

春节期间,马化腾可以祭出QQ医生直击周鸿祎腹部,并且上线微信红包,抢占移动支付市场,挑战马云王牌业务。

还是春节期间,姚晨骑着驴带来了赶集网,吓坏了58同城的姚劲波,前后花了5个亿反攻才保住江湖地位。

同样也是在春节期间,滴滴程维和快的吕传伟之间来了场世纪“烧钱”大作战。背后陪跑的马化腾和阿里不甘示后,在移动支付领域大打出手。

于是,有不少互联网人发出感慨:互联网人的春节不是节,是搞死对手的天赐良机。

1

2010年的春节,对于已经忙碌了一整年的周鸿祎来说,本应该是放松的最佳时机。却因为他重要战友齐向东打来的一个电话,让他不得不放弃海南的日光浴,直奔回北京。

这个电话大致的内容就是,腾讯开始在PC端捆绑推广QQ医生了,而这款被腾讯自诩为保卫QQ信息安全的软件,实际上是一款可以杀毒的网络安全应用,其功能和360安全卫士有很高的相似度和重合度。

这个消息足以让周鸿祎提起十分的精神去应对腾讯。他曾经想过这个可怕的事情,但没想到这件事会来的这么快,还是在这样一个应该轻松美满的假期期间。

对于马化腾来说,在春节提前捆绑QQ医生这一步棋,只是按部就班走进他早已布好的棋局之中。

前一年,QQ用户在PC端的占有率增速严重放缓,而那个时候,移动手机还并未普及,2G、3G的网络根本无法带动手机QQ的快速增长,并且旧版本的QQ在使用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的电脑垃圾,导致电脑卡顿,用户体验并不好。

同时,腾讯在各个领域疯狂的“模仿式创新”,其实是来自于没有找到下一个战略增长点的极度焦虑。而BAT已经占据了搜索、电商和社交三大风口,中国互联网第一波格局已经瓜分完毕。

腾讯和360在表面上业务交集不多,但是腾讯和QQ的业主主要还是客户端应用板块,除了社交应用外,马化腾想占领网络游戏、新闻门户、电子邮件、影音的雄心也逐渐显露出来。而安全业务几乎是唯一一个同样具备全民刚需属性的应用。

在这样的背景下,马化腾终于亮出进攻安全应用的利剑——QQ医生。而春节这段时间,是所有人都最为放松的一段时间,也是他最好一招制敌的时期。

但是在360安全卫士在安全市场的占有率已经高达80%-90%,这一次偷袭该怎么打,对于马化腾来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终于,在马化腾团队冥思苦想下,决定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单方面宣布和周鸿祎的360杀毒软件开战。

周鸿祎立刻从海南飞回北京,紧急召集360的高管团队,甚至在国外休假的高管也被迫折回北京。

马化腾在春节发动的偷袭战,可谓是打的周鸿祎措手不及。被捆绑的QQ医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举拿下二三线城市的市场。

其实早在前一年的12月,腾讯就推出了QQ医生,并且在推出的QQ医生3.2版中,增加了系统保护和杀毒功能,还捆绑了诺顿半年免费特权。

接下来几个月,QQ医生进一步升级为QQ电脑管家,偷袭360的行动从暗到明,很快拿下了互联网近半数用户。

至于后来双方产品争夺乃至上升到著名的3Q大战,此乃后话。

这段时间,周鸿祎和马化腾没有少过明争暗斗。双方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各执一词。在手段上,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并且随后爆发著名的3Q大战,此乃后话。

2

十年前的中国,中国微小企业大概有5300万家,而在这些微小企业眼中,互联网还时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顶点。此时,有一个人看到了里面的商机,通过一个平台,把这微小企业拉进了互联网的格局之中。

这个人就是姚劲波,而这个平台就是58同城。

2010年,58同城的营业额达到了1100万美元,在这家公司成为全球分类信息第一平台的路上,仅剩下唯一的对手——赶集网。

而58同城的流量、日活均在赶集网之上,在这样好的态势下,姚劲波也可能只是想好好过个年,却没想到赶集网看中的就是春节的超级流量。

两虎相争,必有重伤,并且还有一只老虎早就提前做好了准备。

赶集网是什么时候筹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春节来临,无从知晓。但从来后的态势来看,赶集网的万全之备确实杀得58同城措手不及。

就在姚劲波在湖南老家过年的这段期间,赶集网强势入驻央视和各大卫视黄金档广告。此外还在公交地铁上线了广告。

微博女王姚晨咧着大嘴骑着驴,哼着人尽皆知的《小毛驴》,结尾大喊“赶集网,啥都有”4亿的广告费,成功洗脑了一波58同城的用户。

能成功给人洗脑的广告收益是快速且直观的,从姚晨“骑驴”的第一天起,赶集网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从此前的200万,赶超58同城,直奔冲500万日活量,实力收割一波58同城的用户。

赶集网的广告带来的效益是姚劲波没有预料到的。

当姚劲波意识到赶集网洗脑广告给58同城带来的威胁之后,不甘落后的他也发起了新一轮的广告轰炸,地铁公交移动电视等平台一个不落,用两倍的价格请出杨幂深情呐喊“这是一个神奇的网站,58同城……”

春节广告大战最激烈的时候,两家打得不可开交,一天要烧掉上千万元的广告费。

在这之后,姚劲波曾称赞赶集网的电视广告,表示这是互联网行业大规模借助电视视频媒体推广的一次创举,其推广无疑促进了整个生活信息行业的发展,广告是相当有用的。当然,姚劲波事后也总结了这一次的春节广告大战是58同城“千万美金的教训”

据58副总裁陈晓华透露,因为58同城错失了先机,前后不得不花了5亿元进行反攻。

如果说姚劲波没有在第一时间跟进赶集网的广告大战,或许就不是58同城并购赶集网了,又或许杨浩涌现在也不会出来卖二手车了。

3

滴滴在西伯利亚那场大雪的洗礼下,迅速成长。

2012年11月3日,大雪弥漫了整个北京城,外出的人因等不到出租车开始烦闷起来,电光火石之间想起了还有滴滴这样一种打车软件,就试用了一下,结果很快就打到了车。

事后程维回忆起来说,“其实我想想就后怕的,你看2013年、2014年的雪下的那么少。如果没有2012年的大雪,我也不敢想(滴滴结果会怎么样)。”

程维这个冬天过的很是快活。

在北方市场和摇摇招车、百米出租车之间刚打完两场稍显胜势的滴滴,更想乘胜追击,翻过黄河,直捣上海。

在入攻上海前,程维给手下悍将张博下达死命令:“拿不下上海,就别回北京。”

虽然已经有了进攻上海的计划,但在上海成功站稳脚跟的滴滴,直接的对手就是快的。

一山不容二虎,终究需要一战。只是这一战,缺少一个契机。

2014年的春节,成了滴滴偷袭快的最佳时刻。春节可以成就神话,也可以没落神话,这一点在程维心中始终坚定不移。

2014年1月10日,滴滴打车推出乘客免10元、司机奖10元的策略。10天后,滴滴当时最大的对手快的推出同样补贴。

这个新年的中国人民似乎一下子奔向了小康,只要出门就打车,反正不用自己掏钱。

2月17日,快的打车宣布乘客返现11元,司机奖11元,并宣称永远会比竞争对手多1块钱。2月18日,滴滴打车宣布乘客返现12元,当天,快递打车宣布乘客返现13元。

这就像小孩子之间比身高,一定要比身边的人高出一截一样。当然,这场闹剧最大的收益者却是高高兴兴拿着手机打车的老百姓。

这场“烧钱”大战看似是由滴滴和快的发起的,实则背后是马云和马化腾之间的战争,快的滴滴背后的小额支付市场,是马云和马化腾眼中的一块鲜美的蛋糕,谁能拿下,谁就能在移动支付领域取得优先话语权。

所以,当快的拿到了阿里的大笔融资之后,滴滴则迅速找到了腾讯这座大靠山。

马化腾大笔一挥,滴滴到账几千万,快的着急拉上阿里,跟进补贴大战。不到一周的时间,滴滴烧没了一个亿,快的这边也是元气大伤。

这场闹剧最终还是滴滴采用了乘客随机免6-15元的补贴进而宣告结束。

据公开消息称,截止5月17日,滴滴补贴费用超过14亿,快的补贴费用也超过10亿元。但是滴滴和快的用24亿换回了用户和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的习惯,这一点就足以让阿里和腾讯心甘情愿掏钱来战。

春节这一战,虽然滴滴和快的看似两败俱伤,但是在市场份额上,他们分别由此前的41%、39.2%一跃到51.6%和45.3%,两者份额达97%。自此,中国网约车市场再无可以与之抗衡的公司。

直到2015年快的滴滴合并,中国网约车市场再不会看到春节“烧钱”大战那样的盛况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至少这一次,说滴滴和快的大获全胜也不为过。

4

滴滴和快的的那场大战,随着背后大佬逐渐浮出水面,滴滴带来的小额支付是腾讯反超支付宝的一个重要机会。

而这个机会,随着滴滴和快的大战,日渐明晰。阿里和腾讯在移动支付上,似乎也到了一争高低的地步。

有自媒体人曾写到,阿里和腾讯,本来业务是错位发展,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阿里有支付宝,而腾讯当时没有支付平台。腾讯有微信,而阿里没有新的超级流量入口。

腾讯没有支付平台,这一点在马化腾心中始终是一道坎。而此次春节偷袭马云老巢的行动,在马化腾心中已经酝酿了许久。

于是,在2014年的春节,当马云还在澳大利亚享受春节假期时,马化腾决定上线微信红包。

支付宝此前不是没有过红包的玩法,但相比于支付宝,微信红包加入了“抢”这个动作,具有游戏性、娱乐性,也比支付宝的讨要性更具人性化。

同时,伴随着微信强大的熟人社交场景,微信红包从上线的那一天开始便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

从除夕到初八,微信红包吸引超过800万用户,这个800万用户,直接推动了微信红包摇身一变成为全民的狂欢场。

“微信红包一夜干完了支付宝花了10年干完的事情”一时间流言四起。

马云也不得不提前结束春节假期,迎战微信此次的“珍珠港偷袭”。但是春节的庞大流量是支付宝无法预估的,以至于在这次春节之后,支付宝只能和微信支付在移动支付市场中平分秋色。

马化腾这一次春节偷袭,实在是互联网史上一次奇迹般的胜利。至此之后,相信马云每一次春节都不敢轻松如意的和家人们享受生活了,毕竟在某个春节难保不会有下一个马化腾出现。

或许马化腾这一次的成功偷袭给王兴一个新的思路,春节偷袭,应该是干掉对手的最佳手段。

“要么牛逼,要么滚蛋”的王兴,带着他一手呵护长大的美团,在春节期间给了李彦宏的百度外卖致命一击。

美团在2013年第二季度就开始了尝试外卖业务,到11月份正式上线,发展迅猛。之前虽然也有饿了么提前进军外卖市场,但相比于已经成熟的饿了么这个劲敌来说,2014年中旬上线的百度外卖这只小蚂蚱还是更容易对付一些。

据媒体报道,在2015年第三季度,百度外卖还是呈现蒸蒸向上的趋势,北京的订单量是美团的10倍,在第四季度,百度外卖还是呈现上升趋势。

李彦宏本来做的好好的搜索引擎,非得过来抢王兴一波食,这怎么能让王兴如何能忍?

但此刻的王兴,还在按捺住性子,在等一个契机。大不了就是像滴滴快滴一样,齐头并进。要么就是像马化腾一样,让马云后悔过年度假。当然,在王兴心目中,肯定是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2016年春节,百度外卖拿着日益增长的好成绩向李彦宏申请春节假期,骑手可以回家过个好年,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谁曾想到,美团在春节之后立刻开始大肆招聘骑手。

这一下打的李彦宏措手不及。百度骑手还在其乐融融享受春节假期的时候,美团的小黄人已经开始在全国各地发力。

虽然这一次偷袭没有像马化腾那样成功,但后来百度外卖的消失,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两虎相争的局面,与这一偷袭或多或少有所牵连。

5

互联网春节偷袭战自此靠一段落了。前有马化腾杨浩涌,后有程维王兴,每一次偷袭战都尤为经典,并且每一次都足以改变互联网格局。

春节除了大批次的人员迁徙外,也是互联网公司流量爆发的最佳时期。随着中国互联网日益强大,春节的年味也从“拜跑年”转战视频拜年、红包拜年。

互联网逐渐改变了中国人过春节的方式,春节也同样给回馈给互联网一个迅速成长的机会。春节带来的庞大流量可以成就一家互联网公司,也可以让一家公司没落到尘埃。

而这样的流量大战,在任何一个互联网人的眼中,都是自我突破的黄金阶段,也是搞死对手的最佳契机。

春节不打烊,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显得尤为重要。毕竟,谁知道会不会有对手在春节出其不意,攻城略池,一战成名。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