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软件补强五策

语言: CN / TW / HK

【编者按】我国高端制造业严重依赖欧美工业软件,国产工业软件较国际最高水平落后达30年。多位业内专家呼吁,我国工业软件方面明显落后,成为易遭“卡脖子”的短板,建议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培育国产工业软件健康发展。

本文转自《瞭望》,作者余蕊/罗姣娣。经亿欧编辑,仅供业内人士参考。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中发现,我国高端制造业严重依赖欧美工业软件,国产工业软件较国际最高水平落后达30年。 多位业内专家呼吁,我国工业软件方面明显落后,成为易遭“卡脖子”的短板,建议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培育国产工业软件健康发展。

设立产业扶持基金

业内人士建议,从国家战略高度重视国产自主工业软件,提高其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政策扶持中的优先排序。“ 明确工业软件业的牵头主管部门,加快制定相关扶持政策,建立核心技术发展保障制度,其中国家专项资金必不可少。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中国电子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晓兰表示,政策扶持应聚焦软件核心技术攻关,打造一批汇聚活跃创新主体和开发者的开源社区及平台,推动长期“卡脖子”的工业软件研发,打破高端工业软件对国外的高度依赖。

为防止“跑部钱进”,部分专项资金可采取产业引导基金模式市场化运作,充分支持成熟商业化的软件产品和企业。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陈放认为,建立专项资金外的补助机制,鼓励设立市场化运作的产业引导基金,进一步优化科技资源配置,强化软件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为核心关键技术发展提供优质金融服务,打造专项工程与市场投资双轮驱动的良好局面。

在财税政策方面,工业软件企业希望优惠政策能更多落到实处。专家建议,可以考虑改变增值税“先交后退”政策,直接将工业软件开发企业的增值税减到3%;准许工业软件公司分支机构享受与总部相同的优惠政策,同样予以税收减免;废止个人以非货币性资产投资需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政策;严格监管各地政府随意增加对企收费等。

推进科技成果转化

科技成果转化是“老大难”问题,作为工业与技术结合体的工业软件,缺乏商业化更不是一般的“短板”,而是致命的“断板”。

30年来,国内积累下来的较有基础的CAD、CAE等核心工业软件技术,集中在几家大学科研院所内部。业内专家建议,鼓励骨干企业、科研院所合力攻关关键基础问题和重大共性技术,短期内将原有技术基础扎实利用起来,促进技术成果产业化,然后逐步补齐短板,向国际软件巨头看齐。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国外工业软件公司也有不少脱胎于科研机构。如美国仿真软件鼻祖MSC公司,上世纪60年代从一款数字模拟结构分析软件起家,如今已成为全球仿真软件行业的龙头老大。也有些工业软件巨头原本是制造业企业,如法国达索系统诞生于达索飞机制造公司,美国UG出身于麦道公司(现被西门子收购成为PLM部门),美国PTC公司则与美国国防工业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关系密切。

无论出身科研机构或制造业企业,欧美工业软件巨头的共同特点是背后始终有政府支持的影子。比如,早期承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国防部、能源部等国家资助项目,对美国工业软件企业发展壮大起到巨大作用。其中MSC公司成立不久就于1965年获得NASA合同,为其改良NASA结构分析软件并获得NASA授权进行商业化开发。

加快突破商业化瓶颈

欧美工业软件业发展的另一共同点,就是频繁地并购整合。行业排名前5位的仿真软件公司,在过去10年并购次数高达65次。传统工业巨头如西门子、通用电气等也多次并购软件企业,加上自身大量的工业数据积累,逐渐由“硬”转“软”。

“目前,与其说它们是电气设备巨头,不如说其是提供工业解决方案软件的翘楚。”中国科协智能制造学会联合体智能制造研究所副所长林雪萍说:“ 每一次整合都会酝酿出一个更大的知识宝库。人类工业知识迅速聚集,使得这些工业软件企业成为工业界最聪明的工业公司。

林雪萍建议,为促进工业软件科技成果的实际应用和商业转化,主管部门的装备制造工程和项目应更大程度对国产软件开放,重大工程项目应更多与国产软件企业合作,有实力的大型工业集团也应更多地投入自主工业软件研发和商业转化。

事实上,我国军工企业也孵化出了技术水平相当高的工业软件。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下属中国飞机强度研究所,其研发的大型结构分析软件HAJIF早在1985年就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目前已升级到很高版本,适用性强。但却局限于内部使用,没有大规模在民用市场推广普及。

注重基础研发教育

在芯片设计和生产领域,如何将越来越多的巨量单元器件以快速且最优的方式排布到芯片上,一直是个难题。如今任何一部智能手机,芯片里都集成了三四十亿的晶体管。显然,如此大规模的器件摆放和绕线无法靠手工完成,而需要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

近两年,福州大学数学与计算机学院副教授陈建利提出一种新算法,无论理论证明还是实测程序都表明了其最佳性,因而成为国际EDA领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在2017年6月获得DAC(设计自动化大会)最佳论文奖、11月夺得ICCAD(国际计算机辅助设计大会)的CAD竞赛冠军,都是大陆学者首次。他还有一篇论文获得ICCAD2018最佳论文提名奖。

因此,中航工业集团信息技术中心原首席顾问宁振波建议,督促各大高校注重基础研发教育,加大基础研发人才培养力度,为工业软件企业提供人才支撑。同时,改变单纯考核论文发表的评价体系,鼓励科技人员投身基础科研。

北京索为系统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阎丽娟也表示,中国IT人员目前约有500万人,工程技术人员有四五千万人之巨,应充分调动这些人开展工业软件研发的积极性。

借力云计算实现赶超

采访中,专家也表示,尽管国产核心工业软件较国际领先水平有30年差距,但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为我国实现赶超提供了机会。

近几年,在线仿真平台兴起。如上海数巧的Simright云仿真平台、北京蓝威的EasyCAE云计算平台、北京云道智造、杭州远算科技的云格物平台,以及压铸领域的北京适创科技等。在线仿真是新兴市场,美国也有Welsim平台等,都试图在在线领域打破传统软件巨头的垄断。

林雪萍认为, 一方面在线平台无法盗版,可以较好地避开盗版问题;另一方面,其全新的架构设计和快速的服务响应更符合中小企业需求。 建议鼓励在线仿真平台等工业软件的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实现赶超。

阎丽娟也建议,在发展工业软件的同时,应注重发展工业软件平台,即在一个平台上连接、集成各种工业软件,建立统一的数字模型,通过中性指令集(不依赖于某一种工业软件的指令)驱动各种工业软件。

她表示,原来从事复杂制造的工程师需要使用几十种功能不同的软件方可完成一项复杂设计任务,学习强度和工作强度都很大。工业软件平台可以驱动上百种工业软件,取代工程师重复性劳动,工作效率能够提高10倍,并且中间的设计、运算过程可追溯,提供了产品研发过程的证据支持。

分享到: